•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說 > 都市言情 > >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雷厲風行
                      凡是和飛刀門有所勾結的人,都露出擔憂之色。

                      上面派了這么強大的陣容,自己有可能走狗屎運被忽視嗎?

                      顯然,他們想的有些多了,任何罪狀在一個有著超強情報網的國家面前,都顯得不堪一擊。

                      他們的那點破事,都已經表現在明面上了,只要想查,就絕對有跡可循,三天內,陸續有南云省的大佬被警方帶走,而飛刀門四個總部,完全處在周童的監視下。

                      就算他們想要暗度陳倉,離開這里,也都變成了一件難以實現的奢侈事情。

                      三日后,當一切跟飛刀門有關系的南云省大佬,全部都被清理干凈的時候,周童漸漸地將自己的魔爪,伸到了飛刀門四個分部和總部那里。

                      現在,飛刀門核心人物,都已經全部離開分部,前往了總部。

                      剩下在飛刀門分部里的,都是一些小角色,同時,有些人聽到了消息,甚至還前來自首。

                      但周童之所以一直沒有動飛刀門的總部,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時機不夠成熟,他需要壓迫力,讓對方心中焦躁起來,等到時候一舉拿下,會省不少力氣。

                      這樣也能夠瓦解他們的心理防線。

                      下午四點鐘,將近二百名警力,前往平川區的飛刀門分部,將其團團圍住,抓獲二十一人,和大概三公斤的毒品,有兩人反抗,被當場擊斃。

                      警方有四人受了一些輕傷,但總算是大勝。

                      下午六點鐘,阿輝帶著一百名警力,前往東區的飛刀門分部,與此同時,火鳳和雄天分別前往另外兩個剩下的分部,至于周童,一個人坐鎮在飛刀門總部旁邊的一個小吃攤邊,喝著茶,沒有一個警察跟著他來。

                      因為警力本身就已經不夠用的了,這也是他的底氣所在。

                      他有足夠的自信,一個人鎮守住飛刀門的總部,這就是強大帶來的好處。

                      此刻,周童一個人坐在那里,飛刀門總部里卻沒有一個人敢出來,他們都懼怕周童,懼怕周童的力量。

                      半個小時后,一個震撼的消息傳出。

                      飛刀門剩下的三個分部里的所有人,全部都已經覆滅,凡是一切相關人員,都已經被抓走了。

                      火鳳雄天和阿輝他們三股勢力,此刻如同潮水一般匯聚在一起,朝著周童前來。

                      一個小時后,飛刀門的總部門口,已經拉起了警戒線,不讓任何無關的人匯聚在那里。

                      所有看熱鬧的人都被警方驅逐后,周童才帶著火鳳,阿輝還有雄天他們漸漸地朝著房子里走去。

                      剛進到里面,就看到三十多位飛刀門的核心人員坐在中間,面色凝重,這是他們飛刀門的末日來了。

                      其余的小角色,當看到這么大的陣仗后,皆是都有些戰戰赫赫,顯然非常驚訝,事情儼然是已經超出了他們的預料之外。

                      “飛刀門,許久未見了,三年前我和王天齊兩人帶隊鏟除飛刀門,因為一時大意,讓你們余孽活著離開了,本以為你們會遠走海外,再也不踏足這片國土,可實在沒有想到,今日你們竟然還敢回來,并且販賣毒品,謀取暴利,今天看來是留不得你們了。”周童冷哼一聲,淡淡的說道。

                      飛刀門的一個頭目,他的名字每人知道,只知道他叫暴君,他此刻看著周童:“狼牙特種部隊的天狼少將親自前來覆滅我們飛刀門,真是好大的排場,就算今天飛刀門不復存在,也算是死得其所。

                      當年你就和王天齊以摧枯拉朽的姿態將我們飛刀門碾滅,今日同樣如此,當年飛刀門就倉皇逃竄,今日本想復仇,可沒想到最后竟然還是栽在了你們的手里。”

                      “如果還有一次重來的機會,我絕對不會去得罪你們飛刀門的。”暴君此刻聲音清冷的說道。

                      周童淡淡一笑:“可惜,你們已經沒有機會了。”

                      有時候,給過他們一次的機會,如果他們不把握的話,那就代表著失去最后的機會,永遠都不可能成功了。

                      “盡管我知道自己已經大勢已去,如同當年飛刀門門主一樣,但今日在場的大家,仍然愿意和飛刀門共存亡,此次,我們不在逃避,而是殊死一搏!”暴君帶著幾分悲涼之意,開口說道。

                      周童輕輕點頭:“那今日我就成全你們。”

                      緊接著,他讓火鳳等人動手朝前,外面所有的人瞬間如同潮水一樣沖了進來,足足將近四百多人,他們三十個人圍在其中,已經是在劫難逃了。

                      “動手!”周童揮了揮手,火鳳他們將幾個關鍵的人物盯住,剩下的那些人,在面對人數上的壓制,也翻不起什么風浪來。

                      不久,除了暴君三個主要核心人員外,其他的人皆是被打的失去戰斗能力,或者直接被抓。

                      而火鳳仍然和暴君陷入苦戰當中,他們都是內勁武者,實力的差距并不是很大,因此戰斗的時候,很難分出勝負。

                      “你雖然也很厲害,但和天狼相差太多。”暴君搖搖頭,旋即一聲斷喝,一拳直接打在火鳳的胸口上,緊接著,她整個人都橫飛了出去,大口吐著鮮血。

                      “火鳳?”周童臉色一冷,一個箭步沖出,一拳擊出,以摧枯拉朽的姿態砸在對方的臉上。

                      暴君也是駭然,這一平淡無奇的攻擊,竟然讓他連還手的力氣都沒有,一點花哨都不存在。

                      結果暴君竟然直接昏了過去。

                      而雄天那邊隱隱有壓制的狀態,不多時,暴君剩下的兩個手下,都被阿輝和雄天擊敗。

                      “我宣布,從今往后,再無飛刀門!”周童喝了一聲,大步離開飛刀門的總部。

                      而剩下的警方,將在場的所有人都是緝拿了起來。

                      一時間,這個消息震動了整個南云省,誰都沒有想到,在南云省竟然有著飛刀門這種地下世界的勢力存在,并且干出一些見不得光的勾當。

                      兩天后,飛刀門覆滅的消息,如同潮水一般,席卷整個地下世界……

                      某地下世界論壇,只有經過認證的殺手活著其他人才能夠登陸。

                      “聽說了嗎?飛刀門已經被天狼給覆滅了,何等強大勢力,一夜之間倒臺,世事真的是變幻無常啊!”有人感慨道。

                      “狼牙的頭兒,果然有氣魄,眼下能夠覆滅他們的人,也只有天狼了,華夏那邊也是下了決心,否則他們不會請天狼出手的,畢竟傳聞天狼已經隱退了。”

                      “此次,該不會是天狼重新出山的一個信號吧?如果真是如此,將來地下世界又要掀起一陣腥風血雨了!”

                      “我看倒是不然,天狼雖然厲害,可現在又不是以前武者的世界,熱武器的威力同樣不能小覷。”

                      “高規模殺傷性武器,毀滅力太強大了,一般情況下很少會動用,而武者則是可以化繁為簡,放到任何一個國家,都如同一超人一樣,豈不是比高規模殺傷性武器更有威懾力?”

                      對于天狼是否會重新出山,所有人都各執一詞,但有一點他們明白,天狼絕對不可招惹。

                      他可是飛刀門的覆滅者,華夏,更是不可侵犯。

                      想到這里,他們便越是駭然起來,所有人看向這一切的時候,都久久難以平復。

                      三天后,陸雨涵坐在周童的對面,問道:“飛刀門已經被徹底清除了?”

                      周童輕輕點頭,饒有興趣的打量著陸雨涵,今天她穿了一身粉紅色的紗裙,看起來又多了幾分青春洋溢,不免讓周童多看兩眼,至于火鳳他們,都在處理飛刀門的事情。

                      而他變成了一個甩手掌柜。

                      “以后你們再也不用擔心飛刀門的威脅了,不用懼怕了,至于你,以后跟著葉聽雨和我去海東市吧,也算彌補我對你們的傷害。”周童仍然是有些愧疚。

                      陸雨涵卻是嫣然一笑道:“此事又不是你的錯,要怪就怪他走錯了路,和你沒關系。”

                      盡管陸雨涵如此說,周童仍然有些于心不忍:“雖然你身體好了許多,但以你的能力,撫養葉聽雨長大挺困難的,而且你也需要結婚,找個好人家,不能將自己給耽誤了。”

                      “……”陸雨涵沉默了一會,說道:“要離開也行,但有一件事情,我必須去做。”

                      “什么事情?”周童問道。

                      “什么事情不重要,但重要的是,我需要你的幫助,你愿意幫我嗎?”陸雨涵顯然在說正事,不像是在開玩笑,表情很嚴肅。

                      周童輕輕點了點頭:“我當然可以幫你,現在你可以說,到底要我幫你什么了嗎?”

                      “明天,跟我前往陸家,當年有一些恩怨,是關于我父親的,還有屬于我的東西,我必須拿回!”陸雨涵認真的說道。

                      周童似乎已經知道陸雨涵的心思了,輕輕的點了點頭:“明天你來聯系我,我跟你一塊過去,至于在底線里的事情,一切我都可以幫忙。”

                      “好,謝謝你了。”陸雨涵微微一笑點頭。

                      其實,他對周童一點恨意都沒有,如果沒有周童幫他治療軟骨病的話,現在,她很可能都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因為從先前的時候,他的身體就已經很不好了,失去了太多東西,包括自己的生命。

                      而周童的到來,恰好改變了這一切,讓她有機會重新站起來。

                      而周童自然是不明白他的想法,他只是感覺有些虧欠葉聽雨和陸雨涵,如果有機會,他自然是選擇去報答啊。

                      “對了,那個火鳳和你什么關系,長得這么漂亮?”陸雨涵笑道。

                      周童淡淡的說道:“他是我老婆!”

                      “原來如此。”陸雨涵輕輕點了點頭,心中卻有一絲失落的感覺,明明他和周童只見了數面,為何會因為他有了老婆而升出這種感覺呢?到底是為什么呢?

                      “怎么了?”周童看他的樣子,覺得有些不對勁,問道。

                      “沒什么。”陸雨涵終于擺正了心態,就心底的那些想法全部隱藏起來,微微一笑道。

                      周童臉色露出一絲古怪之色,但陸雨涵不想說,他也就沒有去追問,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時隔數日,南云省飛刀門的事情,終于徹底處理完畢了。

                      今后,再也沒有東西威脅他了,周童感覺有些挺高興的。
                      (www.ykanxiaoshuo.com = )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体彩排列3走势图 好运彩彩票网 北京赛車pk10下载 内蒙古福彩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彩票收藏网 手机双色球投注器 重庆时时彩新版走势图 北京pk直播视频 快乐12稳赚技巧 重庆麻将必胜技巧 幸运飞艇两个平台对刷返点 四川时时11选5结果 新彩票走势网首页官网 时时和官方串通证据 香港开奖现场结果直墦 下载重庆时时龙虎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