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說 > 都市言情 >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徐海插手
                      <fontcolor=red><b></b></font>

                      聽到這里,周童點了點頭,深深的看了季中通一眼,就是哼了一聲。

                      “季中通先生,來吧,三招之后,放過青龍武館。”

                      周童的話說的很淡然,似乎一切對于他而言,都是過眼云煙。季中通目光一凝,冷哼了一聲,就腳下猛的一踏地面,直接沖上前去。

                      轟。

                      一掌猛然的打了出去,季中通的手掌很強。宗師的實力全爆。

                      可以說,季中通也算是兌現了自己的承諾,絕對不會留什么后手。

                      轟。

                      只是這一招,要落在周童身上的時候。周童手掌一動,數道毒針射了出去。

                      那毒針劃破空氣,讓周圍的空氣都是震蕩開來。

                      季中通看到這里,冷哼了一聲。

                      “你真的以為對于宗師而言,毒針有什么意思吧。”

                      轟。

                      在季中通的手掌拍出的瞬間,就將那些毒針震飛了出去。

                      周童看到這里,腳下猛的一踏地面,面對那樣的一招,催動全部的力量。

                      喝。

                      一聲沉喝,周童的一巴掌甩了出去。

                      轟隆,巨響過后,周童面對季中通的攻擊,直接倒退了十幾米遠。

                      嘶。

                      看到這里,吳瞎子和鄭連海苦笑了一聲,他們已經是知道周童根本不是季中通的對手。

                      周童雖然擋下了這一招,但此刻身上的痛楚,恐怕只有他一人知道。只是周童依舊是平靜的表情,他目光一凝,看向季中通,就是淡然的一笑。

                      “季中通先生,您似乎沒有使用全部的力量吧。”

                      聽到這里,季中通眉頭一挑,無奈的搖了搖頭。

                      “你這小子雖然狂傲了一點,也算是華國的一個人才,我是惜才。”

                      說著,季中通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

                      “不過我也是有底線的,你現在退下還有機會,不然的話,我下一次出手,絕對不會怎么簡單了。”

                      周童在平靜一下自己身上的氣息后,就無奈的搖了搖頭。

                      “季中通前輩,不要在勸我了,我絕對不會退出的,第二招吧。”

                      說是第二招,但季中通卻已經感覺到周童氣息不穩。

                      這第二次出手,他相信就算剛剛一樣的力氣,周童依然是擋不住。

                      想到這里,季中通無奈的搖了搖頭。

                      “周童,第一招我用了六成的力量,這第二招,我會用八成的力量,你想清楚了。”

                      周童愣了一下,重重的吞了一口口水,就是點了點頭。

                      “前輩動手吧,我已經想清楚了。”

                      周童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沒有絲毫的猶豫。

                      這一幕,讓青龍武館的眾人,都是微微有些動容。

                      其中一個血氣方剛的弟子,更是叫嚷了起來。

                      “周童先生,您不需要為我們硬撐下我。退出吧。就算青龍武館散了,您也要或者呀。”

                      聽到這里,周童愣了一下,回過頭來,在那些青龍門的弟子看了一陣,嘴角一撇,淡然的一笑。

                      “青龍們,不僅僅是你們的,也是劉青龍前輩的希望,你們不能放棄。”

                      說著,周童笑了起來。那笑容依舊是自信,但眾人已經感覺到周童的氣息不穩。

                      撲通。

                      鄭連海等弟子,皆是撲通跪在了地上。

                      “周童先生,不要在堅持下去了。”

                      “對,周童先生。”

                      那些青龍武館的弟子,滿眼淚光,他們寧愿青龍武館,不復存在,也不希望周童出什么問題。

                      只是對此,周童無奈的嘆了一聲。

                      “你們都給我占起來。”

                      這一聲冷喝,在整個武館內傳蕩。吳瞎子,看到這里,也冷哼道。

                      “季中通先生,您真的是要斷了青龍前輩的命脈嗎。”

                      青龍武館是劉青龍一生的希望,可能對于劉青年而言,除了傳播華國武術,就是培養幾個有名的弟子。

                      而現在季中通的行為,無疑是毀了劉青龍的希望。這個已故人的希望。

                      此刻就算是吳瞎子,也有些火氣上來。

                      聽到這里,季中通看在全場的眾人,嘴角一撇,哼了一聲。

                      “斷了青龍前輩的血脈嗎,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劉青龍教授的不過是我們天道門的武功,而且,不夠純粹。如果這些弟子,想要學武,完全可以去天道門。”

                      說著,季中通看著那些弟子,冷然道。

                      “各位,如果真的想要學習的話,我們可以給你們一個機會,天道門,愿意收下你們。”

                      天道門,在華國武術界,算是泰山北斗辦的存在。很多武者都想要加入其中,如今季中通將這些人招進天道門,無疑是給了這些弟子一個機會。

                      只是在場的弟子,沒有一絲的東游,始終是一副淡然的表情。

                      “我們死也要留在青龍武館。”

                      “對,守護青龍前輩。”

                      這說出了在場大部分人的心聲,就算是季中通也愣了一下,面對這些青龍武館的弟子,他能說些什么,只能嘴角一撇,無奈的搖了搖頭。

                      “好,你們愿意留下就留下吧。不過,我也實話告訴你們,周童是擋不下我的三招的。”

                      說著,季中通似乎負氣一般,一掌猛然的拍了出去。

                      轟。

                      又是一道巨響,季中通的一掌強悍到了極點。瞬間功夫,讓整片空間都是震蕩了起來。

                      眾人恍惚了一下,都是非常擔心的看著周童,他們知道,此刻的周童很有可能擋不下來。

                      周童看到這里,也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

                      “這幾乎是季中通全部的實力了嗎。我一定要擋下來。”

                      想到這里,周童手掌一翻,將全部的符印拿了出來,往一處猛然的祭出。

                      轟。

                      季中通看到周童的符印,也是眉頭一挑,隨即冷笑了一聲。

                      “以為使用符印就能夠擋下我的攻擊嗎,你把我想的太簡單了。”

                      轟,轟。

                      隨后,季中通的攻擊,在周圍響起了一陣陣巨響。

                      瞬間,那幾十到符印全部都引爆。

                      只是在季中通穿過了第五枚符印的時候,他恍惚了一下。

                      “這,這些符印的防御能力在增強,難道他用了什么奇特的排列方式。”

                      想到這里,季中通愣了一下,目光一凝,忍不住在周童那一道道符印上看了起來。

                      這一恍惚的功夫,他那一掌的力量,已經減弱到了百分之五十。

                      轟。

                      依然是一掌打出去,周童依舊是倒退了幾步,但比起前一次,顯然要強一些。

                      周童看到這里,淡然的一笑。

                      “季中通先生,這是第二招了。”

                      此刻的周童云淡風輕,就算是季中通看的都是恍惚了一下。

                      “好小子,你竟然是符印師嗎。”

                      周童撇了撇嘴,“怎么樣,季中通先生是后悔了嗎。”

                      如今已經擋下了兩招,最后一招無疑是代表了一種可能。

                      只是周童真的能夠擋下來嗎,想到這里,眾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因為這最后一招,季中通絕對會使用出全力。

                      就在眾人為周童擔心的時候,一道冷峭的聲音傳了出來。

                      “季中通先生,沒想到呀,我竟然會在這里遇到你。”

                      聽到這里,季中通和周童同時回過頭來,就看到一個蘇溪的身影出現在兩人的面前。

                      這人周童非常的熟悉,黑市一品堂少主,趙無極。

                      趙無極一臉風輕云淡的看著季中通,但季中通臉上的表情卻有些不好看,他苦笑了一聲,無奈的看了季中通一眼,就是搖了搖頭。

                      “趙無極少爺,您是來干什么的,難道也是為青龍出頭。”

                      趙無極一個黑市的人,在季中通眼里,完全沒有必要為一個不相干的人出頭。

                      這不由的讓他的目光,集中在周童的時候。

                      趙無極撇了撇嘴,冷哼了一聲。

                      “我是為周童先生出頭。”

                      聽到這里,季中通釋然了,因為在這種時候,趙無極也只能為周童出頭。

                      只是看著周童和趙無極的樣子,季中通苦笑了一聲。

                      “你不會是想讓周童參加世界武術大賽吧。”

                      趙無極淡淡的道,“為國爭光,有何不可。”

                      季中通無奈的搖了搖頭,“你應該明白那武道大賽是怎么樣的激烈,你是想讓這么好的一個苗子去送死嗎。”

                      趙無極眉頭一皺,“這就不用您操心,我只想告訴你。你如果動了周童先生,就是和黑市作對。”

                      黑市實力不同一般,就算是趙無極,也不敢輕易招惹。

                      想到這里,趙無極心頭自有一種傲氣。

                      季中通看著趙無極的表情,也瞥了撇嘴,冷哼了一聲。

                      “趙無極少爺,你真以為自己能夠左右兩大勢力嗎,我今天也就告訴你了,就算你在,這周童我照樣要打,這青龍武館,我照樣要廢。”

                      廢了青龍武館,是季中通師父的意思,這也是為了天道們的面子。

                      季中通是一個忠于師父的人,為此就算是付出自己的一切,他也愿意。

                      在廢了周童過后,他已經想好了,直接退出天道門,任由黑市的人如何報復。

                      只是就在季中通,朝著前方走去的時候。一聲長嘆傳了出來。

                      “中通,有些事何必哪。”

                      聽到這里,季中通愣了一下,抬起頭來,看著那緩緩走來的青年,不由眉頭一挑。

                      “徐海先生,您來了。”

                      趙無極看著那走來的中年,也連連恭敬的說道。

                      “徐海長老,您一定要保護住周童,他是一個天才,日后必然是華國梟雄級別的人物。”

                      聽到這里,徐海眉頭一挑,僅僅是掃了趙無極一眼,就朝著季中通走了過去。

                      “中通呀,我算是你的長輩吧。”

                      季中通愣了一下,雖然兩人看起來年齡差不多,但是這徐海的輩分卻在他之上,就算是說是長輩也沒什么。

                      想到這里,季中通點了點頭,就是淡然的一笑。

                      “徐海先生,的確算是長輩。”

                      徐海無奈的嘆了一聲,“那竟然是長輩,這件事就算了吧。”

                      話音一落,季中通眉頭一皺。

                      “徐海先生,你應該知道我的脾氣,這絕對是不可能。我一定會完成師父的遺愿。”

                      季中通說的很堅定,似乎非要出手。

                      “如果你非要動手的話,我只能插手了。”

                      徐海也不是婆婆媽媽的人,竟然季中通要出手,他自然要攔一攔。

                      兩人都是華國武道界的強者,此刻的交鋒,讓在場的人都是沉寂了下來。

                      '
                      (www.ykanxiaoshuo.com = )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 5分赛车彩票怎么玩 曾道中特开奖 北京快3遗漏 11选5黄金一胆 江西时时一天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最新 四川时时变数字 02彩软件下载 广东快乐十分最快开奖结果查询 20019年六开彩开奖结果新闻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 新疆时时如何看走势 体彩开奖号码 12选五开奖结果走势 北方推倒胡赖子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