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說 > 其他小說 > > 正文 第九十四章 我回來了
                      蝴蝶因為剛才的失態,面紅耳赤地坐在那里,一點都不知道自己該怎么去圓這個場面。如此看來倒是顯得自己把這事想得很齷蹉,人家那里一副高處不勝寒的藝術至高境界,卻被自己一瞬間侮辱了一般。

                      好在這個沉默的局很快就過去了,不多會兒莊有生就駛進了一片別墅區。

                      其實整個燒烤晚餐并不像蝴蝶想的那樣可怕,拘謹,其實相當輕松。因為他們請了好些人,一個院子里都是人。

                      除了進門時莊有生給哥嫂介紹了一下蝴蝶,大部分時間他哥嫂都忙于燒烤和招呼別的客人,根本沒有時間來理會他們兩個。

                      莊有生給蝴蝶裝了點燒烤的肉和沙拉等物,兩個人先在花園里坐了會兒,他的侄子跳到他們面前,和莊有生鬧了會兒,玩耍了一下就知趣地走開了,后來他們兩個就移到了莊有生的書房里。

                      蝴蝶早就吃飽了,把盤子擱在茶幾上,隨意瀏覽了一下他的書房。

                      蝴蝶算是見識過一些畫家和名人的書房,各有千秋。

                      有的擁擠,堆滿了古玩,有點雅致,古樸,怎么看像是把江南園林搬到自個家里來。

                      有的簡潔,還帶著現代風格。

                      林漠田的書房最最價值連城,他臥室里的那副幺七的水墨畫就足夠抵上幾套豪宅了。

                      林漠田還是認識了她一段時間,才慷慨地讓她一睹風采。那天蝴蝶在畫前站了良久,但是聽了林漠田對幺七的一番介紹,內心不由很是唏噓。為這位才女的一生感到凄惋。

                      作為外行,實實在在的外行,蝴蝶并不了解幺七遺留的作品到底有多好,只是知道在拍賣會上有多少個零就足夠說明一切了。

                      莊有生的書房,很簡單,甚至連幅畫都沒有,這還算是畫室嗎?

                      “你的畫室里沒有畫?”蝴蝶壓不住好奇心,還是問了出來。

                      “為什么畫室里要掛畫?”莊有生把沙發上堆放的書籍什么都搬到一邊的墻角里,以騰出地方,可以坐坐。

                      “那你的畫平時都放哪里了?”

                      蝴蝶雙手插在口袋里,四處打量著。

                      “都卷起來,架子上那些就是畫卷了。”

                      果然一個鏤空的鋼架上,足足從底到天花板一共六層,堆滿了卷起的畫,占據了一整面的墻壁。剛才初一進來居然沒有發現那些是畫。蝴蝶也是暗自好笑自己這個什么觀察力。

                      “都是你以前的作品?現在還畫嗎?”蝴蝶盡量說得輕松些,畢竟這次不是采訪了,沒必要搞得一本正經去討論他的繪畫,說不好還會露出些馬腳來。

                      說實話,上次那篇文章蝴蝶已經是窮盡其洪荒之力了,她所能施展的本領也就這些了,三斧頭之下,就再也沒有什么能耐了。好在還算是得到了莊有生的贊揚,不至于被他笑話自己才識不夠,舉著記者大旗誆人。

                      莊有生自然看出她并不是有心想和他討論畫畫。

                      他也的確不想討論,眼下應該是輕松的時刻,而畫畫則是完全屬于他的個人世界,在個人世界里,他并不想有人會打擾他。這幾乎就是所有藝術家或者作家統統會犯的毛病,無論你平時是什么樣的一個人,一旦進入創作階段,就需要的是絕對,絕對,完全的孤獨狀態,哪怕這個狀態會讓你癲狂,但是癲狂的那瞬間說不定就是藝術靈慧爆發的時刻。

                      所有這些人,都癡心等著一霎,驚魂的一霎。

                      “這陣子忙著學院的事情,也沒想到好的素材。坐吧。”

                      他示意蝴蝶坐下,他覺得這個略帶側面的感覺最好,臉的一半還映著快落的晚霞余光,輪廓雖然有些模糊,但更有種說不出的感覺。他一邊看,一邊在內心默默記下。

                      莊有生近來在忙兩件事,一件事是簽訂了學院的合同,下學期就開始擔任教授一職,還有一樁事就是在看房子,準備從哥哥這里搬出去。

                      叨擾哥嫂也有快一年的時間了,是該自己安頓自己了,不能總是這樣住在他們家里,雖然大嫂不說,但是自己必定還是要識趣些。

                      但是莊有生沒有說。

                      他看著蝴蝶坐在沙發上,蝴蝶并沒意識到此刻自己已經成了他的模特,她時而低著頭,時而又抬起頭帶著點傻傻的笑容,東張西望的,偶爾看到莊有生在那里注視著她,就不好意思笑笑,找些話題來打發。

                      其實從之前在院子里到進入書房,莊有生一直在默默關注著她,腦子里并沒閑著,琢磨該從個什么角度去畫她,因為腦子里一直在思考,偶爾就會走神。蝴蝶就看見他直愣愣看著自己。

                      蝴蝶渾身都沒好意思起來,好像起了層雞皮疙瘩。

                      他的目光好像還帶著點穿透力,凝神間還帶著深深地思索。

                      他在想什么?蝴蝶不敢問。她就邊上隨便翻了幾本繪畫方面的雜志,其實一點都沒看進去,純粹讓自己別傻坐著。

                      蝴蝶事后也不知道那晚到底是怎么挨過的,也不知道自己胡亂都說了些什么見鬼的話,反正后來還是找了個理由,讓自己快速逃離了那里。

                      在回程的路上,她感覺很輕松,好像忽然從某個陷阱中逃了出來。

                      她告誡自己,下次說話一定要小心謹慎。這種愚蠢的事情不能再發生了。

                      不過和莊有生的事情很快就讓她忘記了,她依舊恢復了上班的進程。

                      不想,入夏后的一日,忽然接到了潛水鳥的一個電話,他在電話里深深地說:“無極,我回來了。”

                      蝴蝶當時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激動地半天才反應過來,顫聲說:“你回來了?回這里了?”

                      潛水鳥的聲音可能也因為激動而略帶沙啞,輕柔地說:“嗯,我回來了,我再也不走了。”后半句像是給她的一句承諾。卻一下敲打到了蝴蝶的最柔弱的那一處,一下子迸出了眼淚。

                      那晚蝴蝶久久凝呆在那里,心潮起伏,情不能自已。三年了,他走了都三年,她以為他不會再回來。

                      那天他說他要離開魔都時,她內心其實很絕望。那天夜晚大家分離時,她是多么地依依不舍,但她不知道該如何讓潛水鳥知道自己的心情,不舍當中還摻雜著一絲恨。

                      因為那絲莫名的恨,讓她整晚都沒有好好對待潛水鳥后來和她說的話,她表現出一副漠不關心的模樣。

                      她知道,潛水鳥當時坐在她身邊,是多么難過。

                      在那唯一的獨處時光里,他們兩個就這樣白白浪費了。
                      (www.ykanxiaoshuo.com = )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新时时五星玩法 三分赛计划数据分析 山东快乐扑克开奖号码 极速时时官方结果 北京时时历史 湖南幸运赛车改版 寻找重庆时时彩网址 时时彩最聪明的玩法 北京时时彩的官网 重庆时时彩app老版本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新浪 360老时时结果 福建体彩31选7开奖现场直播 重庆时时彩官网app下载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江西时时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