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說 > 其他小說 > > 正文 第一百章 勾起了方蕓的痛處
                      方蕓就笑著說:“你看,她多喜歡你,是不是澤曦?”

                      她仿佛聽得懂一般,嘴里嗯呀發出聲音。

                      蝴蝶咯咯直笑,本想要過來抱一下,不過剛一接手,就覺得那種柔若無骨的感覺讓她又嚇得縮回了手,好像碰到了那種軟踏踏的動物。對了,某種可怕的軟體動物,要知道蝴蝶最害怕的就是那些不明軟體動物。

                      趕忙搖頭說:“哦喲,我不行的,太軟了,萬一腦袋掉下來怎么辦?”

                      方蕓就哈哈笑起來說:“沒事啊,腦袋怎么可能掉下來?”

                      蝴蝶最后還是不敢抱,方蕓喂好奶后,看見她先生正好從房間里走出來,就叫住他:“你去哄了她睡覺吧,她今天都沒好好睡。”

                      她先生就不聲不響接過了澤曦,又轉身進了臥室。

                      方蕓就一臉輕松地看著蝴蝶說:“總算讓她睡覺去了,走,我們吃飯去。”

                      蝴蝶分明感覺她先生的臉上表情總是怪怪的,說不出到底是為什么,方蕓不說,她也不好問。

                      方蕓如今可大不一樣了,顯然產后并沒有完全恢復,人像是吹過的氣球,一下子就從四面八方地鼓了起來。

                      臉似乎更圓了,臉色有點不太好,有點蠟黃。

                      倒是方蕓看到蝴蝶時拉著她的手,仔細看了半天,贊嘆說:“還是你保養好,一點都沒有變的樣子。”

                      蝴蝶只得感嘆說:“哪里不變了?都快成老女人了。”

                      方蕓就吐了吐舌頭說:“你成老女人,我不成老太婆了?如今我都是孩子他媽,我老公就直接這么叫,以前還蕓啊,蕓的,現在直接就是孩子他媽,你說我情何以堪?”

                      蝴蝶說:“你是孩子她媽了。”說完也笑了。

                      如今他們家吃飯得分批次吃,方蕓此刻陪著蝴蝶在廳里吃飯,她先生就在房間中哄孩子睡覺,一定要等她睡著了他才能小心地出來。

                      那種賊兮兮的樣子,蝴蝶開始不明白,后來看到他關門時稍稍發出了嘎吱聲,里面立刻發出了哇的一下哭聲,簡直讓人膽戰心驚。隨后他只能重新再走進去哄她。后來就干脆不出來了。

                      蝴蝶見狀開始有些坐立不安,似乎自己的到來打擾到了他們家的日常生活。

                      蝴蝶囁嚅地說:“不要緊吧?”

                      方蕓一臉無所謂,說:“沒事,你吃你的,澤曦讓他去哄。”

                      蝴蝶是吃得甚是不安心。方蕓不斷給她夾菜。

                      如今她已經成了家里的主婦,每天燒飯必須是她掌勺,她媽媽只是做個洗菜的下手。

                      蝴蝶就小心地問起她婆婆可來看過孩子。

                      沒想到這隨口的一問,倒是勾起了方蕓的痛處,她冷哼了一聲,說:“來過,很快就走了。就留下點雞蛋就完事了。”

                      方蕓雖然沒有細說,不過顯然她有很多難言之隱,只是她先生就在臥室,所以不便說,神情中那滿滿的憤怒和怨氣,一下子讓她的臉看起來鐵青扭曲一般的可怕。

                      方蕓從來就沒有在蝴蝶面前露出過這樣的神情,這讓蝴蝶忽然變得很惶恐。雖然她隱約感到他們之間是有些問題,不過顯然問題已經不是那么簡單了。

                      這一下子,蝴蝶更加變得如坐針氈,她很后悔自己來,早知道不應該來的。不過好歹把這頓晚飯解決了。

                      方蕓媽媽快速而麻利地吃完后,就進臥室把孩子抱到了她的房間,她先生一臉睡意地上桌吃飯,一頓飯也是悶頭不響。

                      蝴蝶和方蕓對坐著,突然間也變得沒啥可說的。蝴蝶只是干干地賠著笑。

                      方蕓總是一邊夾菜,一邊裝作很輕松的樣子,和蝴蝶搭話。說了些大學里的事,蝴蝶偶爾提及了廖英晨。

                      方蕓就笑笑說,真的,你真的遇見她了?她怎么樣了?還是那個樣子嗎?我說不?上次我是看到過她的,不會看錯的。

                      蝴蝶說,也沒說什么,她那天也另外有事,所以只是留了個聯系方法,說以后再聯系。

                      方蕓作為一個已婚的女子,已經漸漸表現出了對那些俗世凡塵的八卦苗子,而且一點都不吝嗇自己的好奇心,不遮不攔地直直就問,而且大有一問到底的架勢。

                      也許女人就是這樣,一旦看明白了自己的命運,就開始對別的女子的命運感興趣。雖然并無惡意,不過若是能聽到些需要讓人可嘆可悲的事,或許正好平復一下近來自己生活上的諸多不愉快。

                      女人總是從另外一個女人的悲慘命運中突然發現原來自己并不是最可悲,從而達到自我安慰。

                      蝴蝶沒想到方蕓居然會這樣關心廖英晨的事情,可惜自己真的是沒好好問。

                      蝴蝶只能盡量做到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即使這樣,方蕓還是顯得意猶未盡地不滿足。坐在那里歪著頭,帶著古怪的笑容。

                      現在不知道為何,蝴蝶每次從方蕓家里出來,總有種解脫的感覺。他們家那種隱形的壓抑氛圍讓蝴蝶神經緊張。

                      整個家庭像是被割裂成了兩個部分,方蕓和她媽媽是一處,而她先生則成為另一對立的陣營。兩大陣營正處于明爭暗斗的過程中,如今尚不能看出誰在上風。

                      蝴蝶也發現,方蕓媽媽是從來不和她先生說話的,兩個人在房間里好像兩個完全不交錯的星球,各自運行在自己的軌道中。

                      方蕓媽媽大致總是在廚房客廳和自己的臥室來回穿梭,而她先生基本就是在主臥呆著,要不就是坐在電視機前看電視,要不干脆直接關門出去。回來也是悄默聲地進入自己的房間。很少在外面逗留。

                      兩個人即使在同一飯桌上,連眼神都不會有任何交叉的機會,看得出是故意在回避。

                      方蕓先生的視線只是集中在鼻子前的方寸之間,那種吃飯的速度可謂是風卷殘云,須臾瞬間,然后以一種完全不帶感情的聲調,對著蝴蝶說句:你們慢吃。

                      即使是對她說話,那眼神空洞的好像里面充滿的只是空氣。你很難從這眼神里看出任何客套的意義。倒是生硬地好似在下逐客令。

                      蝴蝶也知道這句僅有的客套話,也是純粹看在自己是客的面子上。蝴蝶只能勉為其難地也笑笑。

                      蝴蝶本來也不是個很擅長處理人際關系的人,每次遇到自覺處理不了的情況,大多保持沉默或者干脆找機會逃離。

                      所以現在從方蕓家出來就完全是一種逃離。

                      她尋思著,以后是不能常來了。

                      想到這里,不覺有些悲哀,人世的人情怎么就這么一點點的湮滅了。有時間你會突然覺得活得越久,失去的也越多。

                      但是一直讓她不明白的是,當初還在學校時,方蕓說起她先生是多么甜蜜,多么憧憬。說她爸爸是那么喜歡他,他會陪著爸爸一起看球賽,喝老酒,簡直就像是親生兒子一般的模樣。怎么才沒過幾年,就成如今狀況了?
                      (www.ykanxiaoshuo.com = )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群英会走势图直播 vr3分彩走势图 微乐龙江麻将辅助软件 福利彩票快乐十分时间 赛车pk拾开奖直播app 排列32016年全年开奖号 重庆时时500本金稳赚 北京快车pk 东方股票行情 pk赛车开奖预测直播 五福彩票安卓版 安徽体彩11选五规则 闲来宁夏麻将房卡购买 时时彩进一退二 辽宁11选五复式玩法 重庆时时彩分析软件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