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說 > 其他小說 >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誰說正派不會叫人!
                      呼!

                      李賀情不自禁的呼吸一滯……如果他還需要呼吸的話。

                      血紅色的月光,躺在床上的軀殼,飄蕩于房間的幽靈,這一切的一切都讓人有種詭異森寒的感覺。

                      這是?!

                      李賀慢慢冷靜下來后,便知道有幾個可能。

                      一是他真的死了!

                      二是眼前是夢!

                      三,

                      靈魂出竅!!

                      只有披上黑袍的法師才能嘗試和施展的高深技巧之一。

                      就在李賀有些駭然的時候。

                      咚,咚,咚……

                      門外再一次傳來了敲門之音,一道道普通的聲音在此刻卻帶有著某種恐怖之感。

                      李賀念頭一動,身影便徐徐轉過去,與此同時,他不斷的感知著身旁軀殼的存在,加強著冥冥之中的牽引力。

                      就在他感覺即將重新回到軀殼的時候,‘吱吖’一聲,實木門就像是被一雙看不見的手徐徐推開了一樣。

                      李賀下意識的凝神望去,只見理應黑暗的客廳此刻卻披著一層‘輕紗’,朦朧而神秘,一道人影靜靜的坐在沙發之上。

                      那道人影面孔籠罩在黑暗當中看不真切,

                      那道人影身披黑袍,雙手拄著漆黑的權杖,袖口處則嵌著金邊,

                      那道人影一半融入了深沉的黑暗,一半則沐浴著妖異的緋紅月光。

                      人影淡淡的開口,聲音醇厚中帶著濃重的倫敦口音,“李賀先生……不,現在稱呼你為李賀學徒更為合適。”

                      聲音的主人徐徐起身,露出了一張戴著黑色半邊面具的平凡面孔,熟悉的深棕色瞳孔中透露出絲絲笑意,“學徒,如果我要是你的話可不會著急回到麻煩的軀殼之中,這可是難得的體驗。”

                      其話語中飽含著深意。

                      倫敦圣殿,安東尼法師!!

                      李賀松了口氣的同時,撫胸躬身施了一禮,“安東尼法師。”

                      他立刻察覺到了對方的深意,于是反而抗拒起了那絲牽扯,仔細的體會起了現在的狀態。

                      靈魂出竅,這可是難得的體驗,對于未來肯定有好處。

                      李賀沉下心時便感覺到自己與世界幾乎同步了一般,仿佛舉手投足之間都能引動某種龐然的力量。

                      然而,實際上卻如同井中撈月。

                      但,這種對于世界的感知彌足珍貴。

                      安東尼沒有開口打擾李賀,而是靜靜的思索著。

                      怪不得這位學徒可以在短時間內完成別人十幾年才可能完成的學習。

                      怪不得其這么快便能切入到世界的洪流當中,哪怕只是一絲。

                      安東尼面具之上的深棕色瞳孔映照著眼前的靈體,發覺對方的靈體極為凝實,隱約間透露出的厚重讓他都有些驚嘆。

                      他有些滿意的點了點頭,“李賀學徒,今晚還很漫長。”

                      安東尼說完便轉身向著屋外走去,沿路的一切都仿佛虛化了一般沒有造成任何阻攔,顯然他現在也處于靈魂出竅的狀態。

                      李賀猶豫了一下,因為剛才的冷風都讓他感覺像是刮骨一般,真要出去的話……

                      敲。

                      突然某件東西敲了敲他的肩膀,李賀下意識的猛然向一側躲開,緊接著余光一瞥,發現一件紅色的披風正晃晃悠悠的飄著,其一角卷了起來如同手指一般。

                      “小紅?”

                      李賀這才明白剛才是誰敲得門。

                      點頭!

                      披風“小紅”抖了抖,就像是點頭一般,給人一種可愛的感覺。

                      最后它晃悠悠的飄到了李賀的身上,貼身系好,然后拉扯著他向屋外飄去。

                      深夜的街道中寂靜幽深,所有的一切都沐浴在緋紅的月色之下。

                      整個街道空無一物,唯有一架古老的馬車橫亙在路中間,四輪,一車,一馬,漆黑的色澤,深沉壓抑。

                      李賀還沒動靜,便感覺到小紅直接拉著他飄了進去,坐在了安東尼法師的對面。

                      咚!

                      安東尼法師手中的漆黑權杖一動,只聽見“律——”一聲,馬車無人自行駛動了起來。

                      李賀看了一眼那根權杖,如過他沒猜錯的話,其也是法器無誤,雖然不清楚具體的作用,但光從能驅使坐下的馬車來看,已經很有格調了。

                      安東尼法師縷了縷自己的長胡須,“我們現在要去見一些人。”

                      他深棕色的瞳孔突兀的有些深邃,冷漠,“一些導致我可愛的孫女差點出事的人。”

                      他說完微微低頭,“李賀學徒,感謝你的存在,否則我只能……那結果讓我無法想象。”

                      可愛的孫女?!李賀本來就在疑惑為什么安東尼法師會突然不請自來,而且現在似乎還是某種關鍵時期。

                      原來如此!

                      阿麗亞居然就是對方的孫女!

                      怪不得其會擁有著摩莉甘之墜這樣的法器!

                      李賀突然又想到了阿麗亞之前的說得一句話。

                      ‘能不能跟我一起去見下祖父’。

                      真·祖父大人上門了!

                      不過,說實話,李賀在法師之中最感激的就是眼前的安東尼法師,畢竟是對方給了自己成為法師的機會。

                      于是,他連忙低頭,“不,安東尼法師,這是我應該做的。”

                      “命運,真是離奇又讓人欣慰。”安東尼此刻也不禁感嘆,命運啊,恐怕也只有至上尊者才能完全參透。

                      如果不是他突發奇想的想要見見這位于圣殿門口徘徊了一個月的青年,

                      如果不是他莫名的回想到了過去的自己,所以給其了一個機會,

                      如果不是對方也剛好在場,恐怕……

                      安東尼想到這里眼神陰沉了起來,那可是他唯一的孫女,唯一的繼承人!

                      他聽聞后甚至于顧不得大局也要抽出一晚上將所有參與到其中的人全部揪出來,然后……

                      四周隨著安東尼心中的冷酷而顯得森寒了幾分,讓李賀都情不自禁的裹了裹小紅,引得其不滿的用衣領拍了拍他的臉頰。

                      顯然,這位安東尼大法師可不像是會遵從《至尊法典》上法師守則第一條,不允許利用法術干涉普通人的樣子。

                      他試探性的問了一句,“安東尼法師,至尊法典?”

                      當然,其實他也不怎么在意至尊法典,但必要的熟悉還是要有的。

                      況且,這也很符合他的形象,一名好人,嗯,好法師學徒。

                      安東尼法師敲了敲權杖:“至尊法典,法師守則第一條,不允許法師利用法術干涉普通人的生活。”

                      他說著指了指李賀,又指了指自己,理所當然的道:“你,我現在的狀態是法師么?”

                      噫……還可以這么解?

                      '
                      (www.ykanxiaoshuo.com = )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黑彩提现成功过吗 加拿大28会提前开奖吗 pk10最稳办法 北京pk视频结果 盛世票秒速时时 龙江人社app pk10八码滚雪球公式 pk走势吕新x全方揭秘 山东时时走势 熊猫麻将下载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500 旧版红球三分区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历史开奖表 福彩新快3 排列三和值除3余数 怎样开彩票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