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敛财人生[综]. > 正文 942.重返大清(47)
                      ..敛财人生[综].

                      重返大清(47)

                      弘历院?#27704;?#30340;那点事, 当天林雨桐就知道了。闹就闹吧,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如今宫里就是个大舞台, 谁想在上面蹦跶就蹦跶, 谁想怎么蹦跶就怎么蹦跶。至于说弘历赖在宫里不走的事,林雨桐觉得, 四爷是不会去赶他的。

                      干嘛赶他走啊?隔得远,影响不到四爷。四爷不叫他过去,他就去不了?#35009;髟啊?#25919;治?#34892;?#36716;移,皇宫虽然象征意义非同一般, 但跟权力?#26408;?#31163;是原来越远了。他这跟自我圈禁区别也不大。死抱着那份与众不同留在宫里, 可就成自己把自己变成了养在宫里的金丝雀了。而这也?#20154;?#36305;到宫外省心的多。宫外你还得费心的盯着他, 防着他时不时的小心抽冷子。可这宫内多好, 四爷不在宫里,那宫门真可罗雀了,谁进出皇宫不打眼?哪怕是个奴才, 跟禁宫之外联系的太频繁也显眼的很。也不知道弘历?#35009;?#26102;候能想明白这个道理。等想明白了,你不用追着他出皇宫, 他是迫不及待的想赶紧走出去才好。

                      早晚他都会自己走的事, 四爷干嘛还要担一个苛待儿子的罪名。想住就住吧。想住多久都?#23567;?#25152;以有时候不了解四爷心思的人, 是很难猜准他心里的想法的。

                      至于说那母子婆媳的事, 早想到相处的不会太愉快, 但?#35009;?#24819;到能不愉快到这个份上。那变故简直叫人眼花缭乱。

                      话说细节决定成败, 有时候一个小人物在其中做起的作用, 是不可估量的。

                      ?#28909;?#36825;个高氏, 若是没有这么一个小人物,钮钴?#30343;?#26159;怎么知道人家夫妻在书房亲热的?她又是怎么能顺利进了书房而连半个通报的人都没有的?高氏替弘历管理后院这?#25216;?#24180;了,而富察氏嫁过来也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谁能轻易的做到这一单,是?#36828;?#26131;见的事情。

                      不过这钮钴?#30343;?#20063;是糊涂的,被利用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察觉出来。

                      ?#21834;?#24590;么察觉不出来?”钮钴?#30343;?#20174;弘历那里出来,?#25512;?#30340;砸了一件茶盅,“这个贱婢。”

                      桂嬷嬷劝道:“这高氏心眼可真不少,这次连娘娘也敢利用了。不给点教训真当您是傻子了?”

                      钮钴?#30343;?#27809;有说话,好半天才跟泄了气似得,“算了……算了……先就这样吧。”想起刚才弘历那样,她真是一点心气都没有了。刚才对富察氏不满,紧跟着又说高氏,弘历会怎么想?大小老婆都看不上的婆婆,那就是恶婆婆。那?#26377;?#37324;来说,他是向着他自己的大小老婆多些还是向着婆婆多些?自己生的儿子自己清楚,就因为太清楚,她心里才没底啊。这孩子有时候在类似这样的小事上容易犯糊涂。

                      何况,人正在气头上想的少,做事难免鲁莽。刚才的事算是把儿媳妇彻底得罪了。哪怕是小心的弥合关系,以富察家的教养,真不会做出忤逆婆婆的事。但这样的芥蒂可也真不是一句误会就能过去的。若是她放在富察氏的位置上,新婚不久就被小妾带着婆婆堵在屋里把脸上的面皮给揭下来了,那她别说原谅对方,就是捅上两刀都不解恨,非是不死不休不可。

                      换位这么一想,心里就凉的很。跟儿媳妇相处成这样,这往后的日子……

                      想想现在的太后,是皇后照顾太后的多些还是皇上照?#35828;?#22810;些。在帝后和睦的情况下,皇上是不直接管太后的事的,不过是交代一声皇后就?#23567;?#30495;将来轮到自己,自己跟媳妇这关系,能被像是皇后尊着太后一样尊着自己吗?

                      想都别想!

                      有了这个念头,她的?#38393;?#24448;下掉,?#21834;?#36825;个高氏……暂时留下……”

                      桂嬷?#20013;?#37324;一跳,一句都不多问,点头应下,站在一边不敢言语。

                      天色慢慢的变暗了,桂嬷嬷瞧一瞧外面的天色,然后把又来送晚膳的?#23601;?#32473;打发了。娘娘今儿两顿都没吃了,回来是一口茶?#35009;?#21917;。她知道,娘娘是在?#20154;?#38463;哥。等着四阿哥过来请罪或是……别的。

                      若是请罪,娘娘应该会软下来,甚?#26519;?#35828;是皇后?#21507;校?#22905;心里着急,心里有股?#26377;?#28779;,忍不住想发脾气,倒是委屈了你和你媳妇之类的?#21834;?

                      若是别的……?#28909;?#23064;娘最不愿意承认的兴师?#39318;鎩?#37027;这也好说,不过是娘娘哭一哭这些年的委屈,说一说当年在潜邸养育阿哥的种种艰辛,然后再叫他别年迈的额娘一般见识。哭一哭闹一闹一把鼻涕一把泪,母子俩要是能对着忆往昔哭上一场,这事八九成也就?#22812;?#21435;了。

                      就怕如今这样,那边是半点动静都没?#23567;?#23601;像是压根就没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一样。没有问娘娘过去的缘由,也不说上门解释今天这不愉快的事。

                      可这凡事其实就怕这压着捂着,越是压着捂着,发酵出来的越发不知道是个?#35009;?#19996;西。

                      夜色如同怪兽一般,就这么?#37027;?#30340;降临了。

                      桂嬷嬷打破一室的尴尬,笑道:“娘娘,您瞧瞧老奴如今这脑子,越发不好使了。皇后有孕,咱们大清国的嫡?#39318;?#23558;要出生了。这是多大的喜事,今儿咱们宫里的贺礼可还没打理出来送过去呢。怕是如今都比别人晚了。也不知道四阿哥那边准备的东西怎么样?叫人送去了没有,要不然老奴还是亲自去瞧瞧的好。四福晋到底是刚过门,也不知道皇后娘娘的喜好……”

                      钮钴?#30343;?#30693;道桂嬷嬷的意思,第一是想说弘历没来,很可能是忙着这事呢。第二是想说她还是亲自走一趟弘历那里看看情况为好。

                      到底是身边的老人了,就是知道自己的心思。

                      她僵着脸点点头,“去吧,早去早回。”

                      可到了阿哥所,刚要进四阿哥的院门,就被挡住了。看门的不是上午进来时守门的人,面孔生的很,好像没怎么见过。说是不管是谁进去都得通报,然后就把她晾了半天,怎么等都等不到回复的人。

                      其实吴书来压根就没进去给弘历禀报,他直接将门房的人给挡了,?#21834;?#38463;哥爷说不见人不见人,才换上你你倒是给我放机灵点啊。甭管她是谁,你做好你的本分……”

                      趁机教训这些下面的人?#35009;?#25165;是忠心,比一个嬷嬷的脸面强多了。再说了,四阿哥这次是真生气了。

                      他叹了一声,将门?#30475;?#21457;了,?#37027;?#30340;进去站在角落里。

                      …………以下明天替换,可以选择不看……

                      重返大清(47)

                      弘历院?#27704;?#30340;那点事,当天林雨桐就知道了。闹就闹吧,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如今宫里就是个大舞台,谁想在上面蹦跶就蹦跶,谁想怎么蹦跶就怎么蹦跶。至于说弘历赖在宫里不走的事,林雨桐觉得,四爷是不会去赶他的。

                      干嘛赶他走啊?隔得远,影响不到四爷。四爷不叫他过去,他就去不了?#35009;髟啊?#25919;治?#34892;?#36716;移,皇宫虽然象征意义非同一般,但跟权力?#26408;?#31163;是原来越远了。他这跟自我圈禁区别也不大。死抱着那份与众不同留在宫里,可就成自己把自己变成了养在宫里的金丝雀了。而这也?#20154;?#36305;到宫外省心的多。宫外你还得费心的盯着他,防着他时不时的小心抽冷子。可这宫内多好,四爷不在宫里,那宫门真可罗雀了,谁进出皇宫不打眼?哪怕是个奴才,跟禁宫之外联系的太频繁也显眼的很。也不知道弘历?#35009;?#26102;候能想明白这个道理。等想明白了,你不用追着他出皇宫,他是迫不及待的想赶紧走出去才好。

                      早晚他都会自己走的事,四爷干嘛还要担一个苛待儿子的罪名。想住就住吧。想住多久都?#23567;?#25152;以有时候不了解四爷心思的人,是很难猜准他心里的想法的。

                      至于说那母子婆媳的事,早想到相处的不会太愉快,但?#35009;?#24819;到能不愉快到这个份上。那变故简直叫人眼花缭乱。

                      话说细节决定成败,有时候一个小人物在其中做起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

                      ?#28909;?#36825;个高氏,若是没有这么一个小人物,钮钴?#30343;?#26159;怎么知道人家夫妻在书房亲热的?她又是怎么能顺利进了书房而连半个通报的人都没有的?高氏替弘历管理后院这?#25216;?#24180;了,而富察氏嫁过来也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谁能轻易的做到这一单,是?#36828;?#26131;见的事情。

                      不过这钮钴?#30343;?#20063;是糊涂的,被利用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察觉出来。

                      ?#21834;?#24590;么察觉不出来?”钮钴?#30343;?#20174;弘历那里出来,?#25512;?#30340;砸了一件茶盅,“这个贱婢。”

                      桂嬷嬷劝道:“这高氏心眼可真不少,这次连娘娘也敢利用了。不给点教训真当您是傻子了?”

                      钮钴?#30343;?#27809;有说话,好半天才跟泄了气似得,“算了……算了……先就这样吧。”想起刚才弘历那样,她真是一点心气都没有了。刚才对富察氏不满,紧跟着又说高氏,弘历会怎么想?大小老婆都看不上的婆婆,那就是恶婆婆。那?#26377;?#37324;来说,他是向着他自己的大小老婆多些还是向着婆婆多些?自己生的儿子自己清楚,就因为太清楚,她心里才没底啊。这孩子有时候在类似这样的小事上容易犯糊涂。

                      何况,人正在气头上想的少,做事难免鲁莽。刚才的事算是把儿媳妇彻底得罪了。哪怕是小心的弥合关系,以富察家的教养,真不会做出忤逆婆婆的事。但这样的芥蒂可也真不是一句误会就能过去的。若是她放在富察氏的位置上,新婚不久就被小妾带着婆婆堵在屋里把脸上的面皮给揭下来了,那她别说原谅对方,就是捅上两刀都不解恨,非是不死不休不可。

                      换位这么一想,心里就凉的很。跟儿媳妇相处成这样,这往后的日子……

                      想想现在的太后,是皇后照顾太后的多些还是皇上照?#35828;?#22810;些。在帝后和睦的情况下,皇上是不直接管太后的事的,不过是交代一声皇后就?#23567;?#30495;将来轮到自己,自己跟媳妇这关系,能被像是皇后尊着太后一样尊着自己吗?

                      想都别想!

                      有了这个念头,她的?#38393;?#24448;下掉,?#21834;?#36825;个高氏……暂时留下……”

                      桂嬷?#20013;?#37324;一跳,一句都不多问,点头应下,站在一边不敢言语。

                      天色慢慢的变暗了,桂嬷嬷瞧一瞧外面的天色,然后把又来送晚膳的?#23601;?#32473;打发了。娘娘今儿两顿都没吃了,回来是一口茶?#35009;?#21917;。她知道,娘娘是在?#20154;?#38463;哥。等着四阿哥过来请罪或是……别的。

                      若是请罪,娘娘应该会软下来,甚?#26519;?#35828;是皇后?#21507;校?#22905;心里着急,心里有股?#26377;?#28779;,忍不住想发脾气,倒是委屈了你和你媳妇之类的?#21834;?

                      若是别的……?#28909;?#23064;娘最不愿意承认的兴师?#39318;鎩?#37027;这也好说,不过是娘娘哭一哭这些年的委屈,说一说当年在潜邸养育阿哥的种种艰辛,然后再叫他别年迈的额娘一般见识。哭一哭闹一闹一把鼻涕一把泪,母子俩要是能对着忆往昔哭上一场,这事八九成也就?#22812;?#21435;了。

                      就怕如今这样,那边是半点动静都没?#23567;?#23601;像是压根就没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一样。没有问娘娘过去的缘由,也不说上门解释今天这不愉快的事。

                      可这凡事其实就怕这压着捂着,越是压着捂着,发酵出来的越发不知道是个?#35009;?#19996;西。

                      夜色如同怪兽一般,就这么?#37027;?#30340;降临了。

                      桂嬷嬷打破一室的尴尬,笑道:“娘娘,您瞧瞧老奴如今这脑子,越发不好使了。皇后有孕,咱们大清国的嫡?#39318;?#23558;要出生了。这是多大的喜事,今儿咱们宫里的贺礼可还没打理出来送过去呢。怕是如今都比别人晚了。也不知道四阿哥那边准备的东西怎么样?叫人送去了没有,要不然老奴还是亲自去瞧瞧的好。四福晋到底是刚过门,也不知道皇后娘娘的喜好……”

                      钮钴?#30343;?#30693;道桂嬷嬷的意思,第一是想说弘历没来,很可能是忙着这事呢。第二是想说她还是亲自走一趟弘历那里看看情况为好。

                      到底是身边的老人了,就是知道自己的心思。

                      她僵着脸点点头,“去吧,早去早回。”

                      可到了阿哥所,刚要进四阿哥的院门,就被挡住了。看门的不是上午进来时守门的人,面孔生的很,好像没怎么见过。说是不管是谁进去都得通报,然后就把她晾了半天,怎么等都等不到回复的人。

                      其实吴书来压根就没进去给弘历禀报,他直接将门房的人给挡了,?#21834;?#38463;哥爷说不见人不见人,才换上你你倒是给我放机灵点啊。甭管她是谁,你做好你的本分……”

                      趁机教训这些下面的人?#35009;?#25165;是忠心,比一个嬷嬷的脸面强多了。再说了,四阿哥这次是真生气了。

                      他叹了一声,将门?#30475;?#21457;了,?#37027;?#30340;进去站在角落里。

                      666重返大清(47)

                      弘历院?#27704;?#30340;那点事,当天林雨桐就知道了。闹就闹吧,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如今宫里就是个大舞台,谁想在上面蹦跶就蹦跶,谁想怎么蹦跶就怎么蹦跶。至于说弘历赖在宫里不走的事,林雨桐觉得,四爷是不会去赶他的。

                      干嘛赶他走啊?隔得远,影响不到四爷。四爷不叫他过去,他就去不了?#35009;髟啊?#25919;治?#34892;?#36716;移,皇宫虽然象征意义非同一般,但跟权力?#26408;?#31163;是原来越远了。他这跟自我圈禁区别也不大。死抱着那份与众不同留在宫里,可就成自己把自己变成了养在宫里的金丝雀了。而这也?#20154;?#36305;到宫外省心的多。宫外你还得费心的盯着他,防着他时不时的小心抽冷子。可这宫内多好,四爷不在宫里,那宫门真可罗雀了,谁进出皇宫不打眼?哪怕是个奴才,跟禁宫之外联系的太频繁也显眼的很。也不知道弘历?#35009;?#26102;候能想明白这个道理。等想明白了,你不用追着他出皇宫,他是迫不及待的想赶紧走出去才好。

                      早晚他都会自己走的事,四爷干嘛还要担一个苛待儿子的罪名。想住就住吧。想住多久都?#23567;?#25152;以有时候不了解四爷心思的人,是很难猜准他心里的想法的。

                      至于说那母子婆媳的事,早想到相处的不会太愉快,但?#35009;?#24819;到能不愉快到这个份上。那变故简直叫人眼花缭乱。

                      话说细节决定成败,有时候一个小人物在其中做起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

                      ?#28909;?#36825;个高氏,若是没有这么一个小人物,钮钴?#30343;?#26159;怎么知道人家夫妻在书房亲热的?她又是怎么能顺利进了书房而连半个通报的人都没有的?高氏替弘历管理后院这?#25216;?#24180;了,而富察氏嫁过来也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谁能轻易的做到这一单,是?#36828;?#26131;见的事情。

                      不过这钮钴?#30343;?#20063;是糊涂的,被利用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察觉出来。

                      ?#21834;?#24590;么察觉不出来?”钮钴?#30343;?#20174;弘历那里出来,?#25512;?#30340;砸了一件茶盅,“这个贱婢。”

                      桂嬷嬷劝道:“这高氏心眼可真不少,这次连娘娘也敢利用了。不给点教训真当您是傻子了?”

                      钮钴?#30343;?#27809;有说话,好半天才跟泄了气似得,“算了……算了……先就这样吧。”想起刚才弘历那样,她真是一点心气都没有了。刚才对富察氏不满,紧跟着又说高氏,弘历会怎么想?大小老婆都看不上的婆婆,那就是恶婆婆。那?#26377;?#37324;来说,他是向着他自己的大小老婆多些还是向着婆婆多些?自己生的儿子自己清楚,就因为太清楚,她心里才没底啊。这孩子有时候在类似这样的小事上容易犯糊涂。

                      何况,人正在气头上想的少,做事难免鲁莽。刚才的事算是把儿媳妇彻底得罪了。哪怕是小心的弥合关系,以富察家的教养,真不会做出忤逆婆婆的事。但这样的芥蒂可也真不是一句误会就能过去的。若是她放在富察氏的位置上,新婚不久就被小妾带着婆婆堵在屋里把脸上的面皮给揭下来了,那她别说原谅对方,就是捅上两刀都不解恨,非是不死不休不可。

                      换位这么一想,心里就凉的很。跟儿媳妇相处成这样,这往后的日子……

                      想想现在的太后,是皇后照顾太后的多些还是皇上照?#35828;?#22810;些。在帝后和睦的情况下,皇上是不直接管太后的事的,不过是交代一声皇后就?#23567;?#30495;将来轮到自己,自己跟媳妇这关系,能被像是皇后尊着太后一样尊着自己吗?

                      想都别想!

                      有了这个念头,她的?#38393;?#24448;下掉,?#21834;?#36825;个高氏……暂时留下……”

                      桂嬷?#20013;?#37324;一跳,一句都不多问,点头应下,站在一边不敢言语。

                      天色慢慢的变暗了,桂嬷嬷瞧一瞧外面的天色,然后把又来送晚膳的?#23601;?#32473;打发了。娘娘今儿两顿都没吃了,回来是一口茶?#35009;?#21917;。她知道,娘娘是在?#20154;?#38463;哥。等着四阿哥过来请罪或是……别的。

                      若是请罪,娘娘应该会软下来,甚?#26519;?#35828;是皇后?#21507;校?#22905;心里着急,心里有股?#26377;?#28779;,忍不住想发脾气,倒是委屈了你和你媳妇之类的?#21834;?

                      若是别的……?#28909;?#23064;娘最不愿意承认的兴师?#39318;鎩?#37027;这也好说,不过是娘娘哭一哭这些年的委屈,说一说当年在潜邸养育阿哥的种种艰辛,然后再叫他别年迈的额娘一般见识。哭一哭闹一闹一把鼻涕一把泪,母子俩要是能对着忆往昔哭上一场,这事八九成也就?#22812;?#21435;了。

                      就怕如今这样,那边是半点动静都没?#23567;?#23601;像是压根就没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一样。没有问娘娘过去的缘由,也不说上门解释今天这不愉快的事。

                      可这凡事其实就怕这压着捂着,越是压着捂着,发酵出来的越发不知道是个?#35009;?#19996;西。

                      夜色如同怪兽一般,就这么?#37027;?#30340;降临了。

                      桂嬷嬷打破一室的尴尬,笑道:“娘娘,您瞧瞧老奴如今这脑子,越发不好使了。皇后有孕,咱们大清国的嫡?#39318;?#23558;要出生了。这是多大的喜事,今儿咱们宫里的贺礼可还没打理出来送过去呢。怕是如今都比别人晚了。也不知道四阿哥那边准备的东西怎么样?叫人送去了没有,要不然老奴还是亲自去瞧瞧的好。四福晋到底是刚过门,也不知道皇后娘娘的喜好……”

                      钮钴?#30343;?#30693;道桂嬷嬷的意思,第一是想说弘历没来,很可能是忙着这事呢。第二是想说她还是亲自走一趟弘历那里看看情况为好。

                      到底是身边的老人了,就是知道自己的心思。

                      她僵着脸点点头,“去吧,早去早回。”

                      可到了阿哥所,刚要进四阿哥的院门,就被挡住了。看门的不是上午进来时守门的人,面孔生的很,好像没怎么见过。说是不管是谁进去都得通报,然后就把她晾了半天,怎么等都等不到回复的人。

                      其实吴书来压根就没进去给弘历禀报,他直接将门房的人给挡了,?#21834;?#38463;哥爷说不见人不见人,才换上你你倒是给我放机灵点啊。甭管她是谁,你做好你的本分……”

                      趁机教训这些下面的人?#35009;?#25165;是忠心,比一个嬷嬷的脸面强多了。再说了,四阿哥这次是真生气了。

                      他叹了一声,将门?#30475;?#21457;了,?#37027;?#30340;进去站在角落里。

                      重返大清(47)

                      弘历院?#27704;?#30340;那点事,当天林雨桐就知道了。闹就闹吧,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如今宫里就是个大舞台,谁想在上面蹦跶就蹦跶,谁想怎么蹦跶就怎么蹦跶。至于说弘历赖在宫里不走的事,林雨桐觉得,四爷是不会去赶他的。

                      干嘛赶他走啊?隔得远,影响不到四爷。四爷不叫他过去,他就去不了?#35009;髟啊?#25919;治?#34892;?#36716;移,皇宫虽然象征意义非同一般,但跟权力?#26408;?#31163;是原来越远了。他这跟自我圈禁区别也不大。死抱着那份与众不同留在宫里,可就成自己把自己变成了养在宫里的金丝雀了。而这也?#20154;?#36305;到宫外省心的多。宫外你还得费心的盯着他,防着他时不时的小心抽冷子。可这宫内多好,四爷不在宫里,那宫门真可罗雀了,谁进出皇宫不打眼?哪怕是个奴才,跟禁宫之外联系的太频繁也显眼的很。也不知道弘历?#35009;?#26102;候能想明白这个道理。等想明白了,你不用追着他出皇宫,他是迫不及待的想赶紧走出去才好。

                      早晚他都会自己走的事,四爷干嘛还要担一个苛待儿子的罪名。想住就住吧。想住多久都?#23567;?#25152;以有时候不了解四爷心思的人,是很难猜准他心里的想法的。

                      至于说那母子婆媳的事,早想到相处的不会太愉快,但?#35009;?#24819;到能不愉快到这个份上。那变故简直叫人眼花缭乱。

                      话说细节决定成败,有时候一个小人物在其中做起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

                      ?#28909;?#36825;个高氏,若是没有这么一个小人物,钮钴?#30343;?#26159;怎么知道人家夫妻在书房亲热的?她又是怎么能顺利进了书房而连半个通报的人都没有的?高氏替弘历管理后院这?#25216;?#24180;了,而富察氏嫁过来也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谁能轻易的做到这一单,是?#36828;?#26131;见的事情。

                      不过这钮钴?#30343;?#20063;是糊涂的,被利用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察觉出来。

                      ?#21834;?#24590;么察觉不出来?”钮钴?#30343;?#20174;弘历那里出来,?#25512;?#30340;砸了一件茶盅,“这个贱婢。”

                      桂嬷嬷劝道:“这高氏心眼可真不少,这次连娘娘也敢利用了。不给点教训真当您是傻子了?”

                      钮钴?#30343;?#27809;有说话,好半天才跟泄了气似得,“算了……算了……先就这样吧。”想起刚才弘历那样,她真是一点心气都没有了。刚才对富察氏不满,紧跟着又说高氏,弘历会怎么想?大小老婆都看不上的婆婆,那就是恶婆婆。那?#26377;?#37324;来说,他是向着他自己的大小老婆多些还是向着婆婆多些?自己生的儿子自己清楚,就因为太清楚,她心里才没底啊。这孩子有时候在类似这样的小事上容易犯糊涂。

                      何况,人正在气头上想的少,做事难免鲁莽。刚才的事算是把儿媳妇彻底得罪了。哪怕是小心的弥合关系,以富察家的教养,真不会做出忤逆婆婆的事。但这样的芥蒂可也真不是一句误会就能过去的。若是她放在富察氏的位置上,新婚不久就被小妾带着婆婆堵在屋里把脸上的面皮给揭下来了,那她别说原谅对方,就是捅上两刀都不解恨,非是不死不休不可。

                      换位这么一想,心里就凉的很。跟儿媳妇相处成这样,这往后的日子……

                      想想现在的太后,是皇后照顾太后的多些还是皇上照?#35828;?#22810;些。在帝后和睦的情况下,皇上是不直接管太后的事的,不过是交代一声皇后就?#23567;?#30495;将来轮到自己,自己跟媳妇这关系,能被像是皇后尊着太后一样尊着自己吗?

                      想都别想!

                      有了这个念头,她的?#38393;?#24448;下掉,?#21834;?#36825;个高氏……暂时留下……”

                      桂嬷?#20013;?#37324;一跳,一句都不多问,点头应下,站在一边不敢言语。

                      天色慢慢的变暗了,桂嬷嬷瞧一瞧外面的天色,然后把又来送晚膳的?#23601;?#32473;打发了。娘娘今儿两顿都没吃了,回来是一口茶?#35009;?#21917;。她知道,娘娘是在?#20154;?#38463;哥。等着四阿哥过来请罪或是……别的。

                      若是请罪,娘娘应该会软下来,甚?#26519;?#35828;是皇后?#21507;校?#22905;心里着急,心里有股?#26377;?#28779;,忍不住想发脾气,倒是委屈了你和你媳妇之类的?#21834;?

                      若是别的……?#28909;?#23064;娘最不愿意承认的兴师?#39318;鎩?#37027;这也好说,不过是娘娘哭一哭这些年的委屈,说一说当年在潜邸养育阿哥的种种艰辛,然后再叫他别年迈的额娘一般见识。哭一哭闹一闹一把鼻涕一把泪,母子俩要是能对着忆往昔哭上一场,这事八九成也就?#22812;?#21435;了。

                      就怕如今这样,那边是半点动静都没?#23567;?#23601;像是压根就没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一样。没有问娘娘过去的缘由,也不说上门解释今天这不愉快的事。

                      可这凡事其实就怕这压着捂着,越是压着捂着,发酵出来的越发不知道是个?#35009;?#19996;西。

                      夜色如同怪兽一般,就这么?#37027;?#30340;降临了。

                      桂嬷嬷打破一室的尴尬,笑道:“娘娘,您瞧瞧老奴如今这脑子,越发不好使了。皇后有孕,咱们大清国的嫡?#39318;?#23558;要出生了。这是多大的喜事,今儿咱们宫里的贺礼可还没打理出来送过去呢。怕是如今都比别人晚了。也不知道四阿哥那边准备的东西怎么样?叫人送去了没有,要不然老奴还是亲自去瞧瞧的好。四福晋到底是刚过门,也不知道皇后娘娘的喜好……”

                      钮钴?#30343;?#30693;道桂嬷嬷的意思,第一是想说弘历没来,很可能是忙着这事呢。第二是想说她还是亲自走一趟弘历那里看看情况为好。

                      到底是身边的老人了,就是知道自己的心思。

                      她僵着脸点点头,“去吧,早去早回。”

                      可到了阿哥所,刚要进四阿哥的院门,就被挡住了。看门的不是上午进来时守门的人,面孔生的很,好像没怎么见过。说是不管是谁进去都得通报,然后就把她晾了半天,怎么等都等不到回复的人。

                      其实吴书来压根就没进去给弘历禀报,他直接将门房的人给挡了,?#21834;?#38463;哥爷说不见人不见人,才换上你你倒是给我放机灵点啊。甭管她是谁,你做好你的本分……”

                      趁机教训这些下面的人?#35009;?#25165;是忠心,比一个嬷嬷的脸面强多了。再说了,四阿哥这次是真生气了。

                      他叹了一声,将门?#30475;?#21457;了,?#37027;?#30340;进去站在角落里。

                      重返大清(47)

                      弘历院?#27704;?#30340;那点事,当天林雨桐就知道了。闹就闹吧,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如今宫里就是个大舞台,谁想在上面蹦跶就蹦跶,谁想怎么蹦跶就怎么蹦跶。至于说弘历赖在宫里不走的事,林雨桐觉得,四爷是不会去赶他的。

                      干嘛赶他走啊?隔得远,影响不到四爷。四爷不叫他过去,他就去不了?#35009;髟啊?#25919;治?#34892;?#36716;移,皇宫虽然象征意义非同一般,但跟权力?#26408;?#31163;是原来越远了。他这跟自我圈禁区别也不大。死抱着那份与众不同留在宫里,可就成自己把自己变成了养在宫里的金丝雀了。而这也?#20154;?#36305;到宫外省心的多。宫外你还得费心的盯着他,防着他时不时的小心抽冷子。可这宫内多好,四爷不在宫里,那宫门真可罗雀了,谁进出皇宫不打眼?哪怕是个奴才,跟禁宫之外联系的太频繁也显眼的很。也不知道弘历?#35009;?#26102;候能想明白这个道理。等想明白了,你不用追着他出皇宫,他是迫不及待的想赶紧走出去才好。

                      早晚他都会自己走的事,四爷干嘛还要担一个苛待儿子的罪名。想住就住吧。想住多久都?#23567;?#25152;以有时候不了解四爷心思的人,是很难猜准他心里的想法的。
                      (www.teux.icu = 易看小说)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蝌蚪资源 广东时时结果查询 福建体彩31选7159期开奖结果 河北时时在线 500彩票网现在能买彩票吗 新疆时时三星综合走势图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2018 赛车pk10安卓版 5分钟pk10稳赢计划 江西时时彩走势图彩 越南河内时时彩人工计划 龙江11选54码遗漏 黑龙江时时开奖记录 急速赛计划软件 山西泳坛夺金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