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敛财人生[综]. > 正文 第51章 红楼(51)
                      红楼(51)

                      贾母和贾政相对而坐,脸色都算不上好。为?#35009;?#20250;有今儿这事,母子两人都心知肚明。不过是贾母怎么都没想到,这么一点小事,会叫林如海如?#35828;?#21160;怒。半点不顾念娘娘的脸面。说是贬谪就贬谪,而且是一贬到底。从七品,再往下可就是不入流的□□品小吏了。他们贾家的门槛,□□品的小吏都没资格登门的,如今呢,怎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咱们先不急着上任去。”贾母一把拍在了身边的软枕上,面色铁青的道:“我明儿就?#28909;?#25308;见了南安太妃,咱们去求求太妃娘娘。”

                      贾政却并不似贾母那般的乐观,反而从这次的是?#24405;?#20013;看出了危机。林如海没有顾忌娘娘的脸面,不是林如海胆大妄为,而是娘娘的脸面在人家看来,压根就不用顾忌。也就是说,娘娘在宫里,就根本没有?#35009;?#33080;面可言。

                      娘娘,似乎并不能给家里带来任何的庇护。除了那些小户人家和别有用心的人,只怕真的没人顾忌贾家了。

                      他低声道:“老太太,您也不必强求。儿子这些年?#35009;?#20986;过京城,这次正好出去走走看看。虽是从七品的官职,但好歹是实职。总比挂的这个虚职要好得多。在任上做的好了,未必就没有升上来的机会。只是儿?#27704;?#24471;远了,不能在老太太的膝下侍奉,到底是心有不安。”

                      贾母眼泪就跟着下来了。这两天的事,只叫她觉得真是今时不比往日了,哭道:“想你父亲在?#20048;?#26102;,咱们家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当年你父亲看林如海好,巴巴的将敏儿嫁过去。可是怎么着了呢。我那可怜的闺女早早?#26408;?#27809;了,如今……人家翻脸不认人……”

                      “老太太!”贾政阻拦道:“这?#24052;?#19975;不能再说了。”

                      毕竟父亲确实是没有看错了林如海,他确实有能耐,如今已经贵为宰辅。自己这个内兄,要是按照官场的规矩来,都是没有在人家跟前说话的资格的。而且,林家那几年,确实给了自家不少东西。老太太说的这些话,再不能拿出来念叨了。更是不能将妹妹的早逝怪罪在林如海的身上。只林家的那一双儿女流落在外,妹妹就脱不了干系。还有?#35009;?#21487;说的。

                      贾母瞪眼道:“你们怕他,我却是不怕他的。我?#25346;?#38382;问他,我这个岳母,他是认还是不认。”

                      贾政只觉得满嘴的苦涩。人家把事情办得这般的明朗,还有?#35009;?#35201;问的。于是就劝道:“咱?#19988;?#21518;依仗人家的时候还多,尤其是宫里的娘娘。如今,只有咱?#19988;?#20183;人家的,没有人家依仗咱们的道理。老太太只要跟妹夫的的关?#21040;?#20102;,娘娘有个宰相姑父,就是皇后娘娘,也得给几分脸面。”他劝解道:“反正不管为了?#35009;矗?#32769;太太千万别为了宝玉那孽障,再去招惹林家了。外甥女的前程好了,也能帮扶咱们两分。只是儿子这一去,也不知道要几年?#25293;?#22238;来,宝玉的事情,只交托给老太太就是。薛家的姑娘,要是老太太不满意,咱们再看别家的也是一样的。”

                      贾母叹一声道:“我也不光是为了宝玉,难道对黛玉我就不心疼。那孩子的性子,到了别人家真的未必就好。若不是见她真的跟宝玉?#31995;美矗?#25105;哪里会硬是将两人往一堆凑。云?#23601;?#30631;着跟宝玉也好,但是我这眼睛不瞎,是不是真的好,我看得出来。只薛家的?#23601;罰?#37027;孩子不是真能对宝玉好的,这一点我也看得出来。不是实在没办法,那母女俩不会选中宝玉。我就见不得她们一边要借着咱们家的光,一边又瞧不上咱们家的人。要是她是真心待宝玉的,心里是?#19981;?#30340;。不会觉得宝玉这样不如人,那样又不好了。我再是如?#21361;?#20063;不会拦着你那太太定下这门亲事。?#26131;?#24049;的孙子,自是千疼万宠。哪里能叫旁人在心里嫌弃。”

                      贾政心里一叹,?#35009;?#21453;驳贾母。但心里还是?#34892;?#19981;认同的。女子成了亲,就只能安安分分的过日子罢了,还能如何。?#35009;?#23244;弃不嫌弃的话,都是假的。冷落上半年,?#35009;?#23244;弃都没了。但这话,却不能跟老太太说。

                      能扒上一个好亲事?#27604;?#22909;,要是没有,薛家也能将就。

                      母子俩相互交换了认识,贾母还是坚持要去南安太妃那里拜访看看。贾政心里也未尝没有一点奢望,即便品级不变,能直接出任县令,也比出任县尉要好看的多。

                      第二天,贾母难得的出门,果然去了南安郡王府。

                      南安老太妃年纪并不比贾母大,见了贾母也笑的十分的?#25512;?#22905;?#27604;?#30693;道贾母的来意,两人扯了几句?#39029;#?#23601;说到了正事上。不过,这?#21355;?#29579;妃提出的条件,让贾母豁然变色。

                      “老太太,你心里也该是知道的。这家里没有女眷撑着,到底是不好往来。林大人的年纪也并不大,您那女儿去了这不少年了。续弦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我那娘家的侄女,人品相貌自是没话说的。跟林大人也算是极为相配。”南?#39184;?#22915;看着贾母道:“如今,林大人上面?#35009;?#26377;?#35009;?#38271;辈了。只你这一个岳母算是正经长辈了。而且,自来先夫人的娘家为女婿挑选继室,也都是常有的事。贾家是没有辈分合适的姑娘,若是有,我也不会贸然提出这样的话。”

                      贾母哪里会想叫林如海续弦呢。不续弦,贾家就是林如海唯一的岳家。可若是有了新夫人,贾?#19968;?#31639;?#35009;礎?#35201;是贾敏生下儿子还罢了,只有黛玉一个女儿,只怕等黛玉出嫁,?#22870;?#23601;越发不来往了。对自家来说,这事情并没有?#35009;?#22909;处。林如海如今贵为宰辅,才四十多点的年纪。膝下有没有嫡子,真要说起来,谁不知道这是好亲事。姑娘?#21307;?#38376;就是一品的诰命夫人,打着灯笼都难找。

                      她没有当?#26412;?#22238;答,只觉得难以抉择。南安太妃?#35009;?#26377;逼迫,只是道,先把这事情办成,贾政的事情就好办。故而,贾母回来的时候精神还?#34892;?#24653;惚。

                      鸳鸯当?#26412;?#38506;在老太太身边,见老太太如此,?#24187;?#38382;道:“难道老太太真要答应了不成。”要是能说动林?#32654;弦?#20108;老爷就不会有这一遭事。说了也是白说的。

                      “老太妃开口了,不管愿不愿意,都得问上一问的。”贾母靠在榻上,道:“只我这心里?#27604;?#26159;不愿意的。如今,林家跟咱们就不亲,这有了别人的掺和,只会跟咱们更远。再说了,这也是为了黛玉好。没有继母,她的日子比别人就更好过一些。林家的大?#23601;罰?#36824;有杨哥儿。咱们关起门来说句实话,人品没?#35009;?#21487;挑拣的。对黛玉也是?#34892;?#30495;心。可这要娶个年轻的,再生个嫡子出来,谁知道以后会是个?#35009;?#26679;。这人选要是咱们这些知根知底的人家的姑娘,倒也罢了。可偏偏是老太妃的娘家人。人家能由着咱们拿捏么。所以,?#26131;?#30952;着,这事啊,不好办。”

                      鸳鸯点头道:“别的我倒不知道怎么说,就只知道林?#32654;弦?#23545;林家的姑娘,小爷,都十分的着紧。想来,未必就会答应。而且,林家的大姑娘,可不是那般好说话的。我冷眼瞧着,这林家的大小事务,倒是那位大姑娘在拿主意。老王妃想要这事成了,恐怕得先过了那位大姑娘的一关。林家的少爷跟大姑娘的感情,那是相依为命,说是自己拉扯大的也不为过。如何会?#24066;?#26519;家的产业到头来给了别人。有?#35828;?#23376;,庶长子可就……”

                      “你说的不错。”贾母欣慰的点点头,“都说我平日里疼你,似你这般的,怎能叫人不疼。”说着话,她心里就有了主意。

                      跟谁?#35009;?#21830;量,第二天一早,?#25512;?#36523;去了林家。

                      如今天冷了,林雨桐早早叫人把屋?#27704;?#30340;地龙烧起来。刚?#24613;?#36807;去跟林黛玉一起听苏大夫讲课。外面就来报,说是贾母来了。

                      没有下帖子,事先?#35009;?#26377;派人?#21019;?#22768;招呼,就这么突然来了。叫林雨桐一?#24199;行?#25720;不着头脑。难道是为了贾政的事,那这事还是不要叫林妹妹知道的好。心里有了猜想,也就赶紧起身,带着?#23601;?#36814;了出去。到底是长辈,面上的礼数,还是要的。贾母见林雨桐出?#20174;?#25509;,心里多少舒服了一点。

                      ?#25512;?#30340;将人引进了大厅,林雨桐亲自奉了茶。

                      贾母看着?#29436;?#30340;茶盏就道:“我不喝六安茶。”

                      林雨桐一顿,这话可真是熟悉。她恨不能呵呵两声。但到底是强忍着笑道:“我知道,听妹妹说起过。这是老君眉。”

                      贾母嘴角的弧度就明显柔和了些,慢慢的?#20284;?#33590;盏。

                      林雨桐对茶并没有研究。六安茶味道更苦一些,而老君眉味道清淡,回味却?#20365;稹?#24819;来老太太一辈子活在福窝里,受不得半点苦。

                      这么腹诽了一遭,见贾母放下茶盏,就笑道:“老太太怎么亲自过来了。如今天冷了,有?#35009;?#20107;,叫下面的人?#21019;?#21477;话就是了。”

                      贾母没有回答,只是笑道:“黛玉怎么不见。”

                      “家父为妹?#20204;?#20102;先生,如今正是上课的时辰。”林雨桐解释了一句,却没有要将林黛玉叫过来的意思。

                      贾母就道:“咱们这样的人家,富贵是尽有的。儿郎们都不指着念挣前程,何况是姑娘家。自是该松散一些,越发叫规矩教的没有一点子灵性了。”

                      林雨桐心说,都按照你的法子教养,岂不是又多了一个史湘云。才出了一桩事,这老太太也不说吸取经?#27067;?#35757;,又拿着她那一套说辞糊弄人。不指着科举出身,那为?#35009;?#36158;珠还巴巴的去科举啊。这明显就是家里没有读的苗子,吃不到葡萄反说葡萄是酸的。

                      更何况,?#35009;?#21681;家不咱家的。贾家是贾家,林家是林家。你贾家的老太太就别想在林家指手画脚。

                      她抿嘴一笑,也不说叫林黛玉过来,也不应承附和贾母的话,气氛顿?#26412;?#23604;尬了起来。

                      鸳鸯就接话道:“临出门前,二奶奶还叫我问姑娘好呢。二奶奶如今身子重,不?#22870;?#20986;门。说改天请姑娘过去说话。”

                      林雨桐?#27604;?#30693;道这话不是王熙凤说的。两人隔三差五的派人传递消息,哪里就真的需要别人传话了。对鸳鸯这个?#23601;罰?#26519;雨桐觉得自己的感情有点复杂。她是贾家众多?#23601;?#37324;面,难得的没有那所谓的上进之心的人。但想起原著上,也正是鸳鸯的自私,隐瞒林黛玉的病情,叫林黛玉在绝望凄凉中死去。不由就觉得有点心寒。要是自己身边有这样的忠心之人,说实话,自己是不敢用的。贾家的?#23601;罰?#19981;管大小,好似都有一个毛病,那就是用自己所谓的忠心,去替主子拿主意。以前林黛玉身边的紫鹃是这样。王熙凤身边的平儿是这样。贾宝玉身边的袭人是这样。贾?#24178;?#36793;的鸳鸯更是这样。

                      林黛玉一笑,?#35009;?#35753;鸳鸯下不了台,就接话道:“二嫂子如今得好好养着。等哥儿生下来,有多少话说不得。?#24199;?#36716;头对贾母道:“您老又得一重孙,该是?#19978;?#21487;贺的。”

                      这是好话。子孙繁茂到?#35009;?#26102;候都是人所期盼的。贾母就笑道:“借你的吉言了。”她如今也算越发的知道林雨桐的脾气了,谁把这姑娘当孩子糊弄,谁就就得吃亏。于是含蓄的问道:“这一个府里的事情都要你过问。好孩子,真是难为你了。”

                      林雨桐闹不清楚贾母的来意,就笑道:“我们家人口简单,人少这事自然就少了。人口简单,事情自然就没有贵府里那般的繁杂。倒也好办。”

                      贾母点点头,“你这孩子谦虚,只这人情往来,你就打理的十分妥当。”

                      “都是府里的老人在照管,不过是照章办事,哪里当得起老太太的夸奖。”林雨桐起身,给贾母续上茶。慢慢的听她絮叨。

                      贾母见这姑娘对答,完全没留下一点往下说的口子。心里?#24187;庥行?#28966;急。就道:“要是你母亲能好好的,也就不会?#24515;?#36825;般的辛苦了。”

                      这话该怎么回答。林雨桐呵呵了两声,心说,要是贾敏好好的,自己只怕还带着弟弟在扬州城外经营酱菜作坊呢。如今贾母说这话是?#35009;?#24847;思啊。于是看着贾母的眼神越发的不解。

                      贾母似乎也意识到在林雨桐的面前提贾敏算不上多聪明?#26408;?#21160;。就接着道:“家里没有当家的女人,许多的场合你一个姑娘家,都不太好出面应酬。”

                      林雨桐就有点明白贾母的意思了。于是试探道:“?#19988;?#32769;太太,该如?#25991;亍?#26063;里倒有几位长辈,如今在姑苏。照老太太的意思,该是叫族里的人来帮衬一二才好。”

                      贾母一噎,就道:“这人多是非多,哪里能请外人呢。”见林雨桐不自己提,贾母只得道:?#30333;?#20799;我见了南安太妃。”说着,贾母就看了林雨桐一眼,眼里带着淡淡的自得。

                      林雨桐心说,南安郡王就是个草包,你得意个?#35009;?#39740;。一个老太妃罢了。于是接话道:“难不成太妃叫老太太来求父亲,叫父亲在皇上面前为南安郡王美言几句不成。这事万万不可。南安郡王此次犯下的事太大,父亲绝不会插手的。”

                      贾母心里咯噔一下,南安郡王犯事了。那家里怎么不知道。她不由的抬头去看鸳鸯,就见鸳鸯也摇摇头,表示真的一点都没听说。于是压下心底的?#24597;?#36947;:“这个我倒是不曾听说。究竟是?#35009;?#20107;。”

                      林雨桐不想叫她把话说出口,就道:“您不知道吗。南安太妃没告诉老太太不成。”她不可?#23478;?#30340;说完,就又理解的道:“也是。这事太丢人。是谁也不好意?#36158;?#21160;提。”说着她又叹了一声道:“这南安郡王竟是将发往南边?#26408;福?#19981;知道怎么就给倒卖了一大半。然后给剩下的?#29976;?#37324;掺了沙土石子。您说着心黑不黑。哪怕他倒换成陈粮呢。好歹人能吃啊。南边因为这军粮的事,差点炸了营。惹?#27809;?#19978;震怒。要严办呢。你老人家可别顾着交情,就答应他家?#35009;?#20107;啊。免得人?#19968;挂?#20026;贵府也参与了这事,跟着分了一杯羹。给宫里的娘娘再惹下麻烦就不好了。”

                      南安郡王的事,就是闻天方叫人给捅出去的。这事,她听自家弟弟说过。过几天,还有没有?#35009;?#21335;安郡王府还不知道呢。

                      贾母顿?#26412;突?#20102;一跳。她是真的一点不知道这里面的事。今儿幸亏这话没说出口。要不然,还不得以为自家在害林家啊。她?#35009;?#26377;久坐,?#25512;?#36523;告辞。

                      她想起南安太妃提的事肯定是不成了。但这边不成,难道就没有别人想着跟林如海说亲不成。她的心思不由的?#21482;?#21160;了几分。原本自己不同意,是怕林家跟贾家疏远了。可要是这新人跟自家亲近,那?#27604;?#23601;另当别论了。自己又为?#35009;?#19981;赞成呢。
                      (www.teux.icu = 易看小说)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官方秒速飞艇开奖结果 未来方舟 太阳vs国王 东方珍兽走势图 北京快乐8中奖概率 西班牙人对赫罗纳预测 拳皇命运第二季多久出 水晶宫球队在哪个城市 幸运熊猫走势图 手机彩票软件排名2018 水果拉霸下载 云达不莱梅对拜仁慕尼黑 英超沃特福德对阿森纳 现金咖啡投注 广西11选5走势图爱彩乐 北京pk10计划免费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