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敛财人生[综]. > 正文 第83章 天龙(12)
                      天龙(12)

                      “小师妹,你别在这里给?#26131;?#20667;充愣了。乖乖的把东西拿出来,我就饶你不死。”那青年折扇一展,笑道。

                      阿紫看了那折扇一把,似乎?#34892;┘傻?#30340;往后倒退了两步,闪身躲在林雨桐的后面。一脸无辜的道:“你说的是那个啊,大师兄也不早点说,早说我不就知道了吗?#20426;?

                      林雨桐心道:这大概就是丁春秋的大弟子摘星子。据说此人在丁春秋的几个亲传弟子中,年纪是最轻的。可武功毒、术却是最好的。她心里自是不敢大意的。

                      “?#28909;?#30693;道了,那就拿出来吧。”摘星子眼里闪过一丝急?#23567;?

                      阿紫敢保证,这?#19968;?#20063;是打着师父的旗号,其实还是想据为己有的。给不给他,这罪名都在自己身上。于是就呵呵一笑,道:“大师兄,我如今拿不出来了。我将她送给我姐姐了。”

                      林雨桐心里?#34892;?#26080;奈。自己对付这些星宿派的人,还真是?#34892;?#27809;把握。毒、这东西,真是防不胜防。

                      她站起身,看着这小饭店里人来人往,还是不要在这里起冲突的好。林雨桐最看不惯?#26408;?#26159;,在人家店里起冲突,砸了人家的店,杀了人家的人。这些人何其无辜。

                      “出去说吧。”林雨桐看了摘星子一眼,就往外走去。

                      那摘星子看了林雨桐一眼,马上带着人就跟了过去。阿紫见人都走了,?#27966;?#25163;摸了桌子底下,?#35009;匆裁揮小?#22905;又把桌子翻过来,?#35009;?#25214;急自己藏得东西。真是见了鬼了。

                      小二见众人走了,才?#39029;?#26469;收拾桌子。见这姑娘找东西,就马上上前问一声。

                      阿紫心里正烦着呢。见有人打扰,就扬起了巴掌,那小二吓的一激灵。阿紫手也顿住了,她心道:八成是被姐姐拿走了。要是姐姐知道自己打了不会武功的普通人,可真就自己的好果子吃了。

                      她恨恨的放下手,嚷道:“还不滚啊。等着吃一顿打吗?#20426;?

                      见那小二蹭一下就溜了,阿紫这才一跺脚,追着几人去。那宝贝可别被自己的傻姐姐真的还给大师兄才好啊。

                      林雨桐一口气奔到?#32426;?#26080;人的地方,才在原地等着星宿派的人。

                      摘星?#27704;?#26519;雨桐?#23545;兜木?#20572;下来,这个女子虽?#24187;?#35265;过,但内力十分深厚,又一身绝顶的轻功,这样的人不谨慎点不?#23567;?

                      林雨桐对这些人当然不会手下留情。星宿派收徒弟的规矩就是,没做过恶事的,坚决不收。所以,这些凡是跟着星宿派的人,全都死有余辜。

                      “这?#36824;?#23064;,我不管你跟阿紫是?#35009;?#20851;系。但这都是星宿派的事情。姑娘还是不要插手。拿了我们星宿派的东西,就该物归原主才是。要不然,动起手来,姑娘虽武功高强,但我们人多,况且星宿派的本事,姑娘该是听过才是。”摘星子看着林雨桐,戒备的道。

                      “那你就?#36824;?#35797;试。”林雨桐话音一落,就一掌打了出去。这一掌也不知道是个?#35009;?#21517;堂。这招式是慕容博打过来?#20445;?#23398;会的。用小无相功催动内力,这一掌就让人有一种连绵不绝的感觉,只觉得四周密不透风,让人?#28216;?#21487;逃。她这一掌,自然不敢跟慕容博比,但对付摘星子却足够了。一击得中,林雨桐立马迅速撤开。果然,那毒烟被自己险险躲过。

                      她敛住鼻息,趁着摘星子没回过神来,就又是一掌拍了过去。摘星子立马吐血晕了过去。

                      其他人吓的连连后退。阿紫这才露出头来,“本按照本门的规矩,我已经叫人杀了摘星子。那我就是本门的大师姐。见了大师姐,还不行礼。”

                      “大师姐好。大师姐武功盖世。”杂七杂?#35828;?#21561;捧之声,立马想起。

                      林雨桐吸了摘星子的内力,无奈的看了一眼阿紫。就见阿紫猛地朝自己这边一跑,原来,她趁着这一群人吹捧的时候,偷偷的下了du。不光此次星宿派的几人,包括还昏迷不醒的摘星子,都毒、、死了。

                      “姐姐,快走。”阿紫拉起林雨桐就走。

                      林雨桐都有点?#26408;?#21834;。这哪里是?#35009;?#27602;、、、药,明明就是生、化、武、器啊。

                      我的老天爷啊。难怪都把星宿派叫做邪派。这整个一个恐、、怖、、组、、织好吧。

                      走了两个时辰,两人才在一处林?#27704;?#27463;下了。

                      “姐姐,我的东西呢。”阿紫一停下来,就急忙问道。

                      “东西?#28212;裁?#19996;西?#20426;?#26519;雨桐不解的问道。

                      “就是我在桌子下面放着的小布包啊。”阿紫跺脚问道。

                      “哦!你说的是那个啊。”林雨桐呵呵一笑,才道:“你不是说送给我了吗?怎么?不?#38505;?#20102;?#20426;?

                      阿紫瞪着林雨桐道:“姐姐你又不会用那个,那对姐姐来说,完全没有?#20040;?#22043;。”

                      “可是我现在给你,你觉得自己能护得住吗?要不你拿着,将人再引来?#20426;?#26519;雨桐问道。

                      “那……那……还是姐姐先拿着吧。只要东西在就好了。”阿紫小声道。

                      “星宿派的武功邪门的很,你最好还是少练。以后遇到合适的武功秘籍,再给你就是了。”林雨桐看着阿紫道。

                      阿紫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只上下打量林雨桐,像是想看看,她究竟把东西藏在哪里去了。

                      这一路上,她都将林雨桐带着的包裹翻了不知道多少遍,就是找不见被林雨桐藏起来的神木王鼎。

                      “见了鬼了。怎么比我还会藏东西。”阿紫看着林雨桐的背影嘟囔道。

                      这一日,路过一凉亭。凉亭里有给路人解渴的水?#20303;?#26519;雨桐自是不喝的。但阿紫却想着歇歇脚。于是捧了水瓢?#20154;?#26519;雨桐坐在一边的石凳上,想着聋哑谷究竟该怎么走。

                      此时外面急匆匆的进了一个和尚,一身僧袍灰?#20284;说?#24102;着补丁。容貌实在算不得体面。对着林雨桐和阿紫就道:“两位女施主,小僧有礼了。敢为小僧能取用一些水吗?#20426;?

                      “大家都是过?#20998;?#20154;,小师傅随意就好。”林雨桐又看了那和尚一眼,?#35009;?#22312;意。

                      谁知那和尚喝完了谁,嘴里却?#20652;垂竟?#24565;起了经。

                      阿紫受不了着叨咕劲,就道:“我说小和尚,你念叨?#35009;?#21602;。哼哼唧唧的,好让不让人消停了。”

                      “阿弥陀佛,小僧念的是饮水咒。佛说,一碗水中有?#36865;蛩那?#26465;小虫。出家人戒?#20445;?#22240;此要年饮水咒。”小和尚十分老实的解释。

                      林雨桐一愣,她对佛经是一点理解都没有的。但是释?#39286;?#23612;能说出‘一碗水中有?#36865;蛩那?#26465;小虫’,这个认识很了不起。?#36865;蛩那?#19981;是确数,大概跟咱们说的千千万万是一个意思。?#26197;?#38236;下的世界,被佛语一语道破,林雨桐还是觉得蛮神奇的。

                      她打眼瞧那小和尚,不由问道:“小师傅身上有武艺,不会是少林僧人吧。”

                      “阿弥陀佛,正是少林和尚,法号虚竹。”那和尚自报来路。

                      “原来真是少林寺的师傅啊。看师傅这一路急匆匆的,不知有?#35009;?#24613;事。”林雨桐心道,可算逮着正主下山了。

                      虚竹就道:“正是奉了方丈的命令,给慕容公子下请帖的。本门将于九月九日重阳节,请武林英雄齐上少林一叙。”

                      那距离现在还有半年?#22868;洹?

                      林雨桐就道:“那师父就在附近找吧。因聪辩先生请武林才俊二月初?#35828;?#27827;南擂鼓山天聋地哑谷。想必,以姑苏慕容的名气,该是会去的。”

                      虚竹果然大喜,“?#36824;?#23064;告知。”

                      林雨桐?#25512;?#36523;,对阿紫道:“我们也该走了。”

                      与虚竹作别之后,阿紫才小声问道:“天聋地哑谷,就是丁老怪师父的地方吗?#20426;?

                      “嗯!”林雨桐不管其他,带着阿紫先到擂鼓山再说。在路上,林雨桐买了?#24178;?#30007;子的衣衫,给阿紫和自己换了装。

                      二月初的擂鼓山,没?#35009;?#26223;致可言。两人跟在许多的武林人士之中,一点也不打眼。

                      进了谷中,?#23545;?#30475;见一个清瘦的?#38505;?#36319;以青年对弈,那青年可不正是段誉。

                      林雨桐对围棋,在红楼里学过,跟林黛玉,跟林如海,跟闻天方都学过。无聊的时候,也摆过棋?#20303;?#34429;然水平一般,但看是能看懂的。她深知着棋局的厉害,只不敢深看。

                      突?#26408;?#35265;那?#38505;?#25343;起?#24187;?#26827;子,朝松林里扔去。紧接着,松林里出来一个黄袍的僧人,竟然是鸠摩智。

                      就听他道:“路过宝地,听闻有此盛事。老僧忍不住前来会一会天下英雄。”说完扬声一笑,就道:“慕容公子,也该现身了吧。”

                      再往另一边一瞧,果然见松林里出来一队人,走在前面的一?#38405;?#22899;。男子风度翩翩,该是慕容复。女子正是王语嫣。

                      林雨桐还是第一次见慕容复,此人实在是一个难得的美男子。浑身的气度也极为让人心折。

                      她回头一瞧段誉,见他呆呆的看着王语嫣。心道,这人本就痴心,如今被棋局扰乱了心神。这棋下到这里,就已经下不下去了。

                      果然,段誉失魂落魄的起身。就见慕容复跟鸠摩智各站一端,下了起来。才落了三五棋子,就见鸠摩智脸上漏出挣扎之色,慕容复更是想要自刎。亏得段誉的六脉神剑,才留了性命。

                      林雨桐对这珍珑棋局越发的?#20667;?#36215;来了。慢慢的向后退去。

                      不想此?#20445;?#20004;道人影跃了进来。却是段延庆和岳老三。

                      “我来领教……”段延庆说着,?#25237;?#20102;一下,手里的铁杖就朝人群?#20804;?#20102;过来,“这?#36824;?#23376;,可否跟老夫对弈一局。”

                      这铁杖指着的人正是林雨桐。

                      云中鹤被废了。如今叶二娘也生死不知。段延庆知道叶二娘是出来找林雨桐的。结果现在只见到林雨桐,不见叶二娘,就知道叶二娘八成是凶多吉少了。

                      林雨桐只得站了出来。

                      段誉马上道:“林……公子也在啊。却不知道大哥他如今可好。”

                      “一切都好。”林雨桐回了段誉一声。就在鸠摩智似笑非笑的眼神中,走了过去。

                      被段延庆盯上了,不是想躲?#25237;?#24471;?#35828;摹?#26519;雨桐走了过去,道:“我棋艺不精,前辈承让。”说着,就闭着眼睛走了一着。

                      周围四下里是一阵嘲笑之声。完全是胡乱落子嘛。

                      段延庆也跟着下了一子,就道:“你这是瞧不起老夫了。”难不?#19978;?#35828;闭着眼睛也能赢。

                      林雨桐有苦说不出,只不睁开眼,突然一道劲风铺面而来,林雨桐只得睁眼闪躲。等躲了过去,往棋盘上一瞧,顿时只觉得一股子金戈铁马的感觉涌了过来,顿时气血上?#20426;?#30524;前不停的闪现着在红楼里的片段。一会是林如海,一会是林黛玉,一会是林雨杨跨马游街,一会是跟闻天方洞房花烛。一会又是两个孩子阵阵的啼哭之声。不一会功夫,就觉得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林雨桐暗道一声不好。这是将自己藏在最深处的思念给勾了出来。马上拿起棋子,落下。

                      而段延庆突然之间,就觉得悲凉了起来,想他堂堂一国的太子,如今拖着残破的身子,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他手里的棋子就要落下。

                      突然一个声音传了进来,“不要。”

                      虚竹知道那个位子,刚才慕容复就下过。险些逼得慕容复自杀。如何还能看着这人重?#29238;?#36761;。于是拿过棋子,随意的往棋盘上一摆。林雨桐几乎在同一?#22868;洌?#20063;下了一个棋子在自己的阵营里。

                      都是自杀的棋局。

                      苏星河看看虚竹,又看看林雨桐。道:“胡闹!胡闹!”

                      说完,再看那棋局,却也是破了。

                      “天意!”苏星河看了二人一眼,就道:“请随我来。”

                      林雨桐心里一跳,机会来了。

                      众人都跟在后面,想看看这里面有?#35009;?#38376;道。去却见苏星河将人领到三间木屋之前,这木屋?#24187;?#27809;?#21834;?#33487;清河却道:“二位请!”

                      逍遥派,就是随心随意逍遥行事。

                      林雨桐心里有了这样的念头,抬手一掌,就朝木屋的墙上拍去。‘?#38738;輟?#19968;声,墙上就出现了一个洞。

                      众人愕然。还真有不?#25512;?#30340;。

                      苏星河?#25237;?#26149;秋却看出了门道,这用的分明就?#28165;?#36965;派的内力。

                      “小娃儿,你师承何人?#20426;?#19969;春秋催出一掌,朝林雨桐的后背而去。

                      “快走!”苏星河见逍遥派还有这样的传人,马上就用内力推了林雨桐一把,她顿?#26412;?#24471;身体完全不由自己,像不知方向的空间掉了下去。

                      而段延庆见虚竹还?#28857;?#24867;的,他刚才多亏了虚竹出手,否则非命丧当场。于是也暗中推了虚竹一把,将人推了进去。

                      “那是本门门户,外人岂可进得?#20426;?#19969;春秋马上朝虚竹攻了过去。可段延庆暗中相帮,到底没叫丁春秋得手。

                      包不同就道:“刚才那?#36824;?#23376;进去,你们不拦着,偏偏阻拦小和?#23567;?#30495;是岂有?#27515;懟!?

                      “你知道?#35009;矗?#37027;人身上武功全出自本门。”丁春秋边跟苏星河过招,边道。

                      段誉心里一顿,那照这么说,其实他的一半武功,也来自逍遥派了。

                      林雨桐不管外面怎样。等失重的感觉消失,就已经出现在一个?#29922;?#30340;山洞之中了。

                      才打量完四周,虚竹连滚带爬的?#27493;?#26469;了。

                      “怎么会是两个人呢。”突然就传来这样的声音。

                      虚竹一惊,道:“阿弥陀佛,小僧是被人推了进来的。”

                      真是一个老实人。

                      林雨桐就道:“敢问是无崖?#27704;?#21069;辈吗?#20426;?

                      “有意思,有意思!一个是小和尚,一个竟然还知道老夫的名号。叫老夫瞧瞧你们,都是?#35009;?#27169;样。”声音又传来出来。

                      林雨桐确定了方位,见有一块木板隔着,上去就是一掌。那木板不知道多少年了,早已经腐朽不?#21834;?#19968;掌下去,顿?#26412;?#25104;了粉末。

                      只见一个白色的人影,悬在空?#23567;?

                      “鬼啊……”虚竹惊叫了一声,然后盘腿坐下,念起了佛经。好似是?#35009;?#24448;生咒。

                      林雨桐差点笑出来。鬼?#35009;?#39740;,刚才早就说了是无崖子,还称呼了老前辈了。这会子还嚷着鬼。

                      无崖子一叹,就道:“小和尚貌丑,你倒是个俊的,却是个姑娘家。”说着又看了林雨桐一眼,“你是她的弟子吗?#20426;?

                      她?哪个她?

                      林雨桐愣了一瞬才道:?#24052;?#36744;不知道您指的是谁。不过,是?#32423;?#24471;了基本秘籍。并不曾拜过?#35009;?#24072;傅。”

                      “秘籍?你哪里来的秘籍。”无崖子看着林雨桐问道。

                      本打算扯谎的,但无崖子的眼神似乎能?#32874;?#19968;切,林雨桐不由的道:“无?#21487;剑?#20185;女像。”

                      “那怎会又不是她的弟子?#20426;?#26080;崖?#28216;?#36947;。

                      “那里早就没有人住了。琅?#25351;?#22320;只剩下架子。”林雨桐看着无崖子,试探的道。

                      “她走了?#20426;?#26080;崖子呵呵一笑,“我还说你一个姑娘家,又不是?#35009;?#32654;貌的少年,她怎会教你武功呢。看来这也是你与我?#36864;?#26377;缘。”

                      林雨桐?#38750;?#36523;,“我只习了凌波微步,北冥神功和小无相功。也不知道对不对。”

                      “你过来。把手伸过来。”无崖子道。

                      林雨桐依言伸出手。顿?#26412;?#24471;一股子暖流?#21448;?#36523;?#26408;?#33033;流过。

                      “?#19981;?#32610;了。?#25163;?#31639;不得最好的。但也算是难能可贵了。”无崖子道:“我传你心法,你只用心记吧。”

                      林雨桐赶紧应下,盘?#35748;?#22320;而坐。随着心法练功,顿?#26412;?#24471;以前不畅通?#26408;?#33033;,活络了起来。看来,自己理解还是有偏差的。

                      “?#19978;?#20320;是女子,我这一身功力,却也不能传给你了。”他伸手一佛,两卷就落在林雨桐的怀里,“这是为师送你的。只用心修炼,自是有一番成就。”

                      林雨桐赶紧跪下磕头,叫了一声“师父。”今儿遭遇,已经算是意外之喜了。

                      无崖子将眼神看向老?#30340;?#32463;的虚竹,?#25237;?#26519;雨桐道:?#24052;?#20799;,你去化了他一身少林内力吧。”

                      林雨桐应了一声,虚竹一下子就睁开眼睛,畏惧的看向林雨桐,“施主,你我无冤无仇,你可不能害小僧啊。”

                      “不是害你,这是为你好。”林雨桐漏出笑脸来,“别怕。”

                      话一落,手就伸了过去。如今吸收内力,林雨桐觉得顺畅许多,再不用特意的坐下炼化。

                      等林雨桐收了手,?#25490;?#22836;,?#34892;?#19981;忍的看向无崖子,道:“师父,您非得这样做吗?#20426;?

                      无崖子面如冠玉,儒雅清俊。?#28909;?#21483;了师父,她心里怎能忍心看着他……

                      “一切随心,这便?#28165;?#36965;。你们能进来,就该是能看破生死的人。如何又如此神态。”无崖子摇头问道。

                      说着,伸出双手,虚竹就被一阵内力吸了过去。只见两人头顶着头,手对着手。但无崖子的面容却慢慢的苍老起来。

                      这一眼,就像是看了人的大半生一般。林雨桐的眼泪?#24067;?#23601;下来了。她缓缓的跪了下去,无崖子的?#22868;?#24050;经不多了。

                      虚竹睁开眼,只觉?#27809;?#36523;轻飘飘的,他以为他自己昏睡了几十年,要不然,这人怎苍老成这幅模样。再一看林雨桐,又觉得不是,这位施主却没变啊。

                      “师?#25954;?#32463;将一声的内力传给你,还不拜师?#20426;?#26519;雨桐看着虚竹道。虽然强迫拜师?#35009;?#30340;比较坑爹,但是如今这样,也只能走下去了。

                      “不成啊,不成啊。我是少林和尚,怎能再改投别派,另外拜师呢。”虚竹就道。

                      林雨桐没耐心跟他辩驳,就趁机按住他,压着他磕了几个头。算是完成了拜师仪式。

                      虚竹内功强悍,想要反抗,易如反掌,但他心善,哪里肯对一个姑娘动手。

                      “罢了!”无崖子叹了一声道,“我一生收了两个徒弟,一个逆徒,另一个只怕生死也在顷刻之间。如今又收了你们二人,这掌门之位,只能给你们二人中的一人了。”

                      虚竹连连摆手,“小僧是和尚,怎能做掌门呢。”

                      “天意如此。”无崖子将手上的扳?#20613;?#32473;林雨桐,?#25353;?#20170;以后,你就是本派的掌门之人。替为师清理门户。”

                      “是!”林雨桐郑重的接过来。看着无崖子咽了气。

                      人死了,也不能?#25237;?#22312;这里不管吧。她道:“师弟先出去,通知大师兄辩聪先生。师父的后事该怎么料理。”

                      虚竹还不适应这样的称呼,只道:“阿弥陀佛。小僧这就去。”

                      看着他离开,林雨桐才将无崖子的尸体放好。将?#36335;?#37117;整理妥当。看屋子的角落,放着两只箱子,别?#26408;?#31354;无一物。这才将箱子放进空间里。?#35009;皇奔?#26597;看里面究竟是?#35009;礎?
                      (www.teux.icu = 易看小说)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时时彩七码选号方法 篮球滚球稳赚 二八彩pp 篮球大小分稳赚技巧 中国票老时时开奖 浙江彩票20选5基本走势图 体育彩36选7走势图 福建体彩22选5走势图表 优游娱乐丨推荐75505 刮刮乐彩票试刮游戏 安徽时时预测软件手机版下载 排列三走势图 元 河南体育彩票11选五开奖结果 曾道人六合图库 5分钟赛车开奖 今日足球14场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