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敛财人生[综]. > 正文 第100章 清穿故事(9)二更
                      清穿故事(9)

                      林雨桐?#19978;攏?#33298;服的叹了一口气。

                      “你把两个孩子教的很好。”四爷猛不丁的说了一句。

                      ?#39318;永?#24456;黑,彼此看不清对方的神情。林雨桐也不知道四爷说的这是?#35009;?#24847;思,沉默了半晌就转移话题道:“我还想着弘晖这孩子有点出风头了。最近这风声有点不对,是不是不好啊。”

                      “爷总是能护住他的。”四爷叹了一声,“低调并不等于没脾气。”

                      “嗯。”林雨桐应了一声。

                      “这些年,福晋可觉得委屈了?”四爷转了个身,问道。

                      林雨桐觉得他此刻是面朝自己的。委屈吗?原主也一定是委屈的。没有哪个女人瞧着丈夫纳小妾而不觉得委屈的。只是夫妻关系不好,也绝对不是一个人的问题。她不是原主,没法回答这个问题。

                      四爷以为林雨桐的沉默是默认了。就道:“爷是有不对的地方,可要是你若是早点能像现在这样,咱们又何至于走到了……”

                      这话叫林雨桐更?#35805;?#27861;接了。

                      “今儿咱们夫妻说说心里话,你到底是在别扭?#35009;矗俊?#22235;爷问道,“这?#38382;?#38388;看着是好了,但你?#25925;怯行?#36530;闪爷,是心里有?#35009;?#35299;不开的结,或是其他的?#35009;礎!?

                      林雨桐心里一愣,这是瞧出来自己躲着他了?

                      “怎么??#25925;?#19981;想说吗?”四爷坐起身,看着林雨桐问。

                      对于一个性格内敛的人,能主动问到这里已经不容易了。再不说点?#35009;矗?#20851;系可能就真的?#21482;?#21040;之前的冷漠了。想要好好的活着,这位爷可得罪不得。

                      “不是!就是觉得跟爷陌生了。”林雨桐就轻声道。

                      夫妻俩分居好几年了。从记忆里看,应该是从怀上弘晖,就没在一张床上躺过。就算要给福晋脸面,初一十五两天,也是一个睡里间,一个睡外间的。后来,连这个脸面都没。

                      不光是情?#24515;?#29983;,身体自然也是陌生的。在一起会不自在,人之常情。

                      四爷一愣,跟福晋分开有那么长的时间了吗?

                      男人总是粗心的。谁叫他觉得自在,他就去哪里歇息了。没道理为了外面的事情烦心,回到家里也跟着烦心的。

                      原因?#25925;?#36825;样吗?四爷将?#39318;?#25769;开一点,让光线透进来,来看林雨桐的脸。

                      皮肤?#23562;?#30524;睛明亮。长睫毛一翘一翘的。鼻子小巧精致。嘴?#22870;?#28385;。她此时?#31561;?#30340;看着自己,嘴唇微微的张开,露出亮白的牙齿。头发随意的散在枕头上,跟以前那种,晚上睡觉也要把头发?#29467;?#27833;抿的整整齐齐完全不一样。

                      这真的是自己的福晋吗?四爷有了一瞬间的恍惚。他把手伸过来,捏住林雨桐的下巴细看,这人是自己的福晋,但又完全不像是自己的福晋。

                      不由的道:“爷的福晋有这么美吗?”

                      林雨桐心说:您这是调戏我吧?是吧?

                      其实不是,他真?#26408;?#24471;怎么越看越是不像了呢。

                      可是,这人若不是,还能是谁呢?对于福晋原来的样子,在他心里已经越来越淡了。能想起来的,都是她如今的样子。

                      林雨桐则看着四爷眼里不停闪现着疑惑,怀疑,不确定等情绪。心里就?#34892;?#24908;了。自己再怎样,也不可能学会像是以前的原主那样过日子。所以,要真是起了疑心,肯定处处都是疑点。真要在这里出事了,可就真的再?#19981;?#19981;去了。

                      怎么办?

                      林雨桐睁着眼睛看着四爷,猛地伸出胳膊?#20197;?#20182;的脖子上,然后就吻了上去。自己的力气真的?#20154;?#29239;的大,看着他瞬间?#31561;?#30340;睁大眼睛,估计怎么?#35009;?#24819;到自己会这般的大胆吧。

                      林雨桐也是豁出去了,翻身将四爷压下去,身上的衣服就送肩头滑下来。这才松开他,就那么坐在他的身上。看着他的反应。

                      四爷先是?#31561;?#30340;瞪着林雨桐,但见她眼睛里带着忐忑。他的眼睛随着林雨桐肩头滑下的衣服往下挪。

                      林雨桐顿?#26412;?#35273;得一双手顺着自己的脊背慢慢的游走,然后慢慢的被一股子大力给压了下去……

                      ?#24352;?#30427;本就在外面守着,听着里面的声音不对。就不由的?#31561;?#20102;一瞬。爷跟福晋这可都多少年没这事了。

                      忙?#37027;?#30340;叫人准备了水。可这水凉了又热,热了又凉,里面断断续续就没停过。

                      直到下半夜四爷才叫了水。

                      林雨桐第二天起来的时候,真的已经不早了。一晚上的放纵,林雨桐只觉得都没脸见人了。

                      “醒了?#25512;?#21543;。今儿还要出门呢。”四爷的声音听起来,感觉心情还不错。

                      林雨桐都想捂脸,她都不知道是自己昨晚主动的多些?#25925;?#22235;爷主动的多些。不过,很和谐就是了。

                      “爷没去前面啊?”林雨桐小声的问了一句废话。她这会子不好意?#25216;?#20154;了。

                      四爷就笑了出来道:“这会子?#25925;?#19981;好意思了。?#26412;?#21448;道:?#30333;?#26202;睡的晚了,今儿爷?#36130;鸕猛?#20102;。”

                      林雨桐只得掀开帘子出来,满床都是欢好的痕迹,满屋子都是奇怪的味道。

                      四爷看着她眼里就带了笑,满是戏谑。

                      林雨桐不自在的赶紧去了浴室。把脸一抹,管他呢。已经这样了。

                      洗漱完出来,早饭已经端出来了。弘晖和弘昀也已经坐在桌边了。

                      林雨桐尽量自在的坐过去,照样给四爷和两个孩子盛了汤。四爷就夹了蒸饺给林雨桐放在眼前的碟?#27704;鎩?#20004;人不由的目光一对。

                      弘晖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明显觉得阿玛?#25237;?#23064;今儿?#34892;?#19981;一样。

                      林雨桐尝了一口饺子,是羊肉的。?#25237;?#20282;候在一边的石榴交代,“大阿哥的饭桌上三天不许上羊肉了。二阿哥不?#25216;?#33821;卜。”

                      四爷问道:“怎么了?”

                      ?#25226;?#32905;热,弘晖这几天?#34892;?#20869;火。弘昀的肠胃?#34892;?#24369;,不?#20197;?#21483;吃萝卜。”林雨桐就道。

                      四爷就道:“看来得给府里养个大夫了。”

                      林雨桐点点头:“两个都不嫌弃多。主子少不了。就是府里的奴才,有个头疼脑热的,顺便就瞧了。”

                      “好!爷打发人去办。”四爷就道。这一扭头,越发觉得福晋不仅晚上瞧着好,白天瞧着,不施脂粉,脸上也跟一块?#23376;?#19968;般。经得起人看。

                      ?#29467;?#39277;,四爷带着两个孩子去了前院。林雨桐选了一身紫色的旗袍,画了美美的妆容。披上鹅黄色的披风,整个人年轻了好几岁。

                      四爷站在马车边上,看着林雨桐扶着?#23601;?#30340;手娉娉?#38754;?#32780;来,就迎了过去。

                      “好看吗?会不会显得轻佻。”林雨桐好似?#34892;?#24528;忑的问道。

                      四爷又细细的打量一眼才道:“好看!”

                      林雨桐当然知道好看了。?#28909;?#36808;出了这一步,不好好经营怎么行呢。

                      她坐在马车上,心里这般想。

                      等到了直郡王府门口,四爷下了马。掀了帘子伸出手,拉林雨桐出来。林雨桐扶着四爷的手,才要往下走。四爷伸手一抱,让林雨桐吓了一跳,“叫人看见了?”

                      “没人!爷刚才已经看了。”四爷说着,拉了林雨桐往里面去。

                      门口自有王府的长史等属官迎接。又有肩舆将林雨桐带到了内院。

                      林雨桐到的时候,三福晋五福晋七福晋已经到了。大福晋笑着道:“刚好,你们四个凑一桌。”

                      这是要打叶子牌。林雨桐倒也?#20809;稹?#22905;在红楼里就学会了。打的还不错。原主也是会的。再说了,这也不过是没事消遣时间罢了,谁还在乎输赢银子啊。

                      几人可不就马上响应吗?

                      七福晋一直往林雨桐脸上看,“四嫂是不是?#22870;?#36234;好看了?”

                      “好看?拉倒吧。”林雨桐递了一?#25490;?#20986;去,就道:“过几年弘晖就能娶?#22791;?#20102;,还往哪里好看呢?我是看开了,别人疼不疼咱们?#36824;?#31995;啊,自己得疼自己。”

                      五福晋一叹道:“四嫂跟咱们可不一样。你有儿子,以后有指望。咱们……”

                      “五弟妹还年轻,孩子的缘分不定?#35009;?#26102;候就来了。”林雨桐安慰了一句。

                      三福晋?#25925;?#26377;嫡子,只是之前也将一个儿子夭折了。这个孩子没了,对三福晋的打击挺大的。人好似也苍老不好。最初论长相,三福晋的姿色是最好的。她接话道:“四弟妹这话也对。缘分这东西难说的很。?#26412;?#31639;生下来,养了一场,也不定是白叫人心疼了一回。

                      七福晋问林雨桐道:“你们府里的二阿哥是四嫂养着呢?”

                      林雨桐愣了一瞬道:“没?#23567;?#21482;是孩子前?#38382;?#38388;病了一场,李氏那边三阿哥还小,怕过了病气。我们爷叫我养几天。过了正月十五,就到外院住了。过了年都八岁了,还能老叫他在内宅混着啊。”说完她才想起,七爷的侧福晋刚生了庶长子出来。七福晋心里只怕?#34892;?#30528;急。幸亏自?#22909;?#20081;说话。人家的家务事,?#25925;巧?#32993;乱说话的好。

                      这也给林雨桐提了个醒,别看是闲聊,也得长点心。可别叫人抓住了?#35009;?#35805;把才好。

                      正说着话,那边八福晋九福晋十福晋,十二福晋十三福晋十四福晋就都到了。

                      林雨桐觉得很有意思,九福晋跟十福晋看着很亲近,十三福晋和十四福晋凑做一堆说话。十二福晋一个坐着,也不觉得闷。也不凑过去跟也是一个坐着八福晋说话。

                      一会儿十三福晋?#20934;咽洗?#36807;来看几人摸牌。林雨桐就笑着指了指边上的?#39318;?#36947;:“十三弟妹坐吧。你来帮我支支招,我这还没赢一把呢。”

                      十三福晋顺势就坐下了,“四嫂可别问我,我还不如你呢。”

                      林雨桐就道:“这不出?#21019;?#29260;不知道自己的水平啊。一出来才知道自己的水平到底有多烂。”

                      “一听四嫂这话,就知道是跟府里的?#23601;?#20204;玩的。她们都鬼精鬼精的。叫主子们赢了还察觉不出来。”十二福晋就接话道:“我也常被府里的奴才这般哄。”

                      说的几个人都笑了。显然这不是一个人?#26408;?#21382;。

                      “我看着你们几个也能凑一桌。?#27604;?#31119;晋?#25237;?#20854;他几人道。

                      十二福晋就往林雨桐的另一边一坐,道:“我这水平,肯定就是送银子的。?#25925;?#21035;往上凑了。省的我们爷骂我就会败家。叫九嫂她们玩吧。正好凑一桌。”

                      剩下的可就是八、九、十、十四福晋了。

                      林雨桐心里一跳,这些可真是没一个不是聪明的。显然都是家里的爷们不想跟着八爷走的近,所以才不敢上那边的牌场。

                      大福晋进来一看,就挑挑?#36857;?#36947;:“那就再摆一桌。”

                      八福晋见了大福晋就笑道:“我还想看大嫂有没有要帮忙的地方呢。有?#35009;?#24537;不过来就说话。”

                      大福晋就道:“哪里能?#25237;说?#22969;呢?该自己的还得自己做。”

                      林雨桐挑挑?#36857;?#36825;话里有话啊。

                      前面四爷?#36824;?#30475;着眼前的茶壶,好似那甜白瓷能看出?#35009;?#33457;来。

                      五爷只拿着桌子上的花生一个一个慢慢的剥皮,然后将花生豆放在另一个茶碗里。三爷的手从四爷的前面伸过去,只抓五爷剥好的?#28020;?

                      四爷就伸手将有豆子的杯子给三爷端过去,又把三爷跟前的空杯子?#37027;?#30340;放在五爷前面。

                      五爷就像是?#35009;匆裁?#21457;现一样,专注的剥他的。

                      直郡王眼睛?#24187;椋?#20182;都差点没笑出来。也不知道这些兄弟怎么总能想出这么多千奇百怪的躲避说话的办法来。只要?#34892;?#35201;,他们总能把世上最无聊的事情做的兴致昂扬。

                      那边?#25472;?#36319;十二盯着桌上一个?#25512;?#30340;摆件鉴赏的有模有样。那是他在大街上几百个大钱买来的。老十三爱不释手拿着墙上?#26131;?#30340;一把没开刃的刀,也不知道看出了?#35009;?#27809;?

                      只老八坐在他的身边,说着一些他压根就不想听的话。

                      他心里冷笑一声,老八想?#27169;?#23601;叫他?#38476;傘?#36454;跶的代价总有一天你会承受不住的。于是就笑道:“老八,你也长大了。也该能担事,为皇阿玛分忧了。”

                      语气里竟然十分的欣慰。

                      大厅的气氛顿?#26412;?#38745;默了下来。四爷的耳朵一直没闲着,他的手微微一僵,又不动声色的转动着。

                      十?#26408;?#31505;道:“大哥就是大哥。今儿要好好?#26408;?#22823;哥一杯。”说完,见众人都没说话,没人接话,顿时脸上就下不来,只好又道:“四哥,你说是吧?”

                      碰了一鼻子灰,这时候想起我是你哥了?四爷在心里哼了一声。这就是一个不争气的。

                      五爷实在瞧着四爷被老十?#30446;?#30340;可怜,就打岔道:“四哥,我的豆子呢?弟弟我这剥了半天。”

                      四爷抬头,先是迷茫的看了一眼十四,才对五爷道:“三哥吃了。你问三哥要吧。”

                      老九‘噗’一声就笑出来了。

                      五爷狠狠的瞪了九爷一眼。笑!就知道笑!笑个p!你哥我容易吗?要不是看我的面子,看老四不?#24080;?#20320;。这人最是睚眦必报的小心眼。背后阴人还心黑手狠。真把他得罪狠了,就有你受的。
                      (www.teux.icu = 易看小说)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北京赛车开奖链接 切沃vs乌迪内斯直播 500彩票官网 神奇的栈登陆 水果大战木乃伊手机下载 手机水果大战游戏 三剑客和女王彩金 广东快乐十分计划群 国际米兰乌迪内斯 老鹰vs魔术篮彩 发达啰在线客服 北京赛车pk10计划助赢计划 寻宝网梦幻诛仙 qq飞车手游兑换码 勒沃库森vs曼联前瞻 今日新疆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