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敛财人生[综]. > 正文 第105章 清穿故事(14)
                      清穿故事(14)

                      四爷在进京城之前,又给皇上上了一个折子。这次又是为了?#35009;?#21602;?要么说这人损呢,他上又了一封请罪的折子。

                      折子上,他十分诚恳的说,皇阿玛,您叫我跟大哥和?#35828;?#19968;起理事。但儿?#28216;?#21364;偷懒了。结果呢??#35828;?#32047;病了。然后大篇幅的描述八爷是多么?#26408;?#20834;业业,废寝忘食。之后,再说他如何的汗颜,如何的不是个好兄长。又说如今直郡王,自己的大哥亲自写了信来叫自己回去帮衬云云,盛赞直郡王淡泊名利,愿意提携指点弟弟。他一定会跟在直郡王后面好好的学的。

                      这是一封请罪的折子吗?这根本就是一封为直郡王和八爷请功的折子。

                      可要说请功又不完全是准确的。若说这些功劳的真的,那就更坐实了两人这段时间在京城的争权夺利。

                      用心着实是十分的险恶啊。

                      幸好,自己一来,就成了四福晋。要真成了八福晋,林雨桐才该说倒霉呢。

                      见识了四爷的手段,林雨桐的心彻底的消停了。就自己这点水平,?#25925;?#21035;跟这个人玩心眼的好。

                      在庄子上两个月,林雨桐已经显怀了。所以回京城的时候,马?#24213;?#30340;并不快。天热了起来,马车上并?#30343;?#26381;。四爷带着弘?#25512;?#39532;,弘昀胆小,到现在也只敢骑着小马驹叫人牵着马走。

                      在京城的门口,马车停了下来,林雨桐一愣,谁还能挡了四爷的路不成?

                      “额娘!”车外响起弘晖的声音,“额娘,阿玛叫咱们?#28982;?#24220;,阿玛?#34892;?#20107;,先走了。”

                      “跟谁走了?”林雨桐小声的?#23454;饋?

                      弘晖挑了帘子,小声道:“是佟家的人。”

                      “隆科多?”林雨桐不确定的?#23454;饋?

                      弘晖点点头,“额娘知道这个人?”

                      林雨桐点点头,?#20599;潰骸?#21681;们?#28982;?#23478;,回去再说。”

                      弘晖应了一声。他现在九岁了,又习武,这大半年窜了一头,又生的健壮,骑一匹半大不小的马驹子,护在马车边上,往府里去。

                      马车上都是有标识的,四贝勒府,在百姓眼里,那就是贵人中的贵人,哪里敢上前冲撞,一路十分的顺畅。府门口等着的李氏等女人,没见到四爷,也都讪讪的。

                      林雨桐叫老嬷嬷给了众人?#20572;裁匆裁?#35828;,就回了自己的院子。

                      弘晖和弘昀回了前院,继续跟先生念,莫雅琪跟着李氏回去了。

                      林雨桐梳洗了,躺在榻上,想着隆科多找四爷的事。

                      这个人在康熙和雍正两朝,也是颇有传奇性的人物了。但林雨桐对这个人却厌恶到了极点,光是四儿“致原配若人彘”这一点,就叫林雨桐有一种宰了这对狗男女的冲动。

                      这是在天龙里养成的侠气又开始作祟了。见不得一点不平事。

                      不爱原配可以,你大可以安排?#22870;?#38498;里,安排到庄子上。何至于将给你生了儿子的女人折磨至此。

                      这四儿可别犯到自己的手上,若不然,不要了她的命都不算完。

                      正想着,四爷挑了帘子进来,“想?#35009;?#21602;,想的这般出神?”说着,就直接去了屏风后面。这是去洗漱了。

                      林雨桐将屋里的?#23601;?#25171;发出去,就跟了进去。

                      “爷,这隆科多对爷可重要?”林雨桐?#23454;饋?

                      四爷刚?#27704;?#38754;放水出来,正要脱了衣服,泡个澡呢。林雨桐一问,他的手一顿,就惊奇的?#23454;潰骸?#24590;么这?#27425;剩俊?

                      “我是听说,隆科多从他岳父那里讨了他岳父的妾室,叫做四儿的女人。十分的宠爱,甚至纵容四儿折磨嫡妻。这样一个人的心性,只怕说不上多好。”林雨桐?#20599;饋?

                      四爷拍了拍林雨桐的手,道:“隆科多是皇额娘的弟弟。说亲不亲,说远又说不上远。别的时候,爷或许能不搭理他。但这种时候,他主动找爷,就是看着皇额娘的脸面,爷也得见他。以后用不用这个人,怎么用这个人,现在哪里说的上来。”说着,就将衣服脱了,泡在浴桶里,由着林雨桐给他擦拭头发,闭着眼睛道:“隆科多出身佟家,二十七年就被皇上提为一等侍卫,之后不久又升为銮仪使,前两年更是兼了正蓝旗蒙古副都统。佟家如今赫赫扬扬,说到底是皇上撑着。那不光是皇额娘的娘家,也是皇上的外家。再加上,赫舍里站在太子身后,明珠一直在直郡王的后面上蹿下跳。皇上跟佟家的关系,也未尝没有这一点意思在里面。没有皇上纵着,哪里能有佟半朝。这不过是皇上借着佟家的手罢了。若是佟家听话,或许还能全身而退,若是敢背着皇上有别的小动作,那么佟家也算到头了。”

                      “前不久,隆科多因为对属下管教不利,被皇上斥责不能实心办事。免了銮仪使,和副都统的官职,只在御前侍卫上行走。”四爷往浴桶沿上一趴,由着林雨桐给他搓背,?#20599;潰骸?#36825;哪里是罢免隆科多的官,这是皇上在?#20040;?#20319;家呢。”他冷笑一声道:“前段时间,老八刚蹦出来,跟佟国纲就走的颇为亲近。皇上这是不高兴了。说起来,?#26376;?#31185;多这个人的骄纵,这罪名实在是不伦不类。皇上这是一边给了佟家脸面,被人牵连获罪,总比自己获罪好吧。?#20040;?#36523;上没污点。启用的时候,也能顺理成章一些。而另一边,却是在提醒佟家,别忘了自己的立场。”

                      林雨桐?#29992;?#24819;过这一件事的背后,前前后后有这么多的情由。

                      四爷睁眼看了一眼林雨桐,?#20599;潰骸?#20319;国纲这是想找一个?#39318;?#19979;注。昏了头了他!隆科多觉得自己是被佟国纲连累才丢了官职,所以,才?#19994;?#29239;。这个人能用,却不好掌握。”他回头看了一眼林雨桐道:“隆科多那个妾室,大家都知道。宫里的娘娘们也是知道的。宗室里不少女眷也受了这个妾室不少气,你道为?#35009;?#27809;人跟皇上说。不过都是明白这个道理罢了。皇上护短。隆科多不光是皇上的小舅子,?#25925;?#20146;表弟。要不然这些?#39318;游裁?#19981;叫赫舍里?#26131;?#33285;舅,不叫阿灵阿做舅舅。只叫隆科多为舅舅。叫了其他的两家,他们不敢应啊,隆科多就敢,因为隆科多的?#38665;茫?#26159;咱们的亲祖母。皇家的亲戚,看你怎么认了。若是皇上认,咱们?#20599;?#35748;。若是皇上不认,就是再亲,也认不得。”

                      林雨桐点点头,这里面的道道这么多,牵扯的事情也不简单,绝不是自己能随意乱来的。

                      “爷这么说,倒不是叫你忍着让着。要是她?#39029;?#25758;你……”四爷的眼里闪过一丝冷色,接着道:“你?#36824;?#21483;?#23601;?#25343;大嘴巴子抽她。剩下的事情有爷兜着。”

                      林雨桐诧异的看了四爷一眼,见他说的是真的,就不由的趴在他身后,在他肩膀上亲了一下,“爷放心,我有分寸。”

                      说着手上就用了几分力气,在四爷的背上按了起来。

                      洗出来,两人歪在榻上说?#21834;?#26519;雨桐叫?#23601;?#20204;端了樱桃来,“爷也尝尝,?#39029;?#30528;还不错。”说着又问葡萄道:“给几个小主子都送了没?”

                      葡萄笑道:“回福晋的话,送了,只不敢一次性多给。”

                      “嗯!是不能多给。”说着,?#25237;?#22235;爷笑道:“弘晖还罢了,弘昀脾胃弱。”

                      四爷尝了两个?#20599;潰骸跋不?#21507;就叫人买就是了。”

                      晚饭,林雨桐亲自做了樱桃肉,几个孩子和四爷都十分的赏脸。甜咸味的,孩子尤其?#19981;丁?

                      “嫡额娘,明儿叫厨房给儿子再做一道。”弘昀的碗被嬷嬷收了,吃的不怎么尽兴。

                      “这道菜以后厨房常?#31119;?#24819;吃就?#23567;!?#26519;雨桐说着,?#25237;?#36793;上的石榴?#24895;潰?#26126;儿叫人多买几篓子,密封存起来,到冬月里吃都成。”

                      石榴赶紧应了一声。

                      第二天家里买了十多篓子,给后院的女人分了分,剩下的全做成罐头了。

                      没想到当天,皇上?#25925;?#25171;发了人,千里迢迢的送了樱?#19968;?#26469;。四爷也被赏了一篓子。说实话,这从江南来的樱桃,还不如京城买的新鲜呢。但这也是皇恩,得?#27426;?#19981;是。

                      “分着吃了吧。”四爷拿了两个尝了尝,?#20599;潰骸?#36825;东西,都是有数的。主位上的娘娘也?#20599;?#20102;一篮子,其他?#34892;?#20307;面的都按?#25490;?#23376;算,能得一盘子就算是恩典了。直郡王一篓子,咱们家一篓子,老八一篓子剩下的可就分不到了。”

                      “皇上这是给爷体面呢。”林雨桐笑着道:“咱们家这要不要往外分。”

                      “怎么分?怎么都不够分。兄弟们多了。”四爷就摇头道。

                      “宫里的小阿哥,只怕也得不着。指着内务府,怕是没体面的还真不成。从外面买了带进去又不?#22870;恪!?#26519;雨桐就随意的提了一句,顺嘴道:“我叫人打听了,八爷送了不少人。宗室里不少人说八爷的好呢。咱们也不图个好名声,只当爷是心疼弟弟了。十六阿哥,十七阿哥的年?#20572;?#36319;咱们弘晖弘昀?#35009;?#24046;多?#20319;?#31548;络兄弟的名声,也落不到爷的身上不是。”

                      “罢了。听你的吧。”四爷笑道,“你跟老八比?#35009;矗?#19981;一样的。”

                      怎么个不一样,他却也不多说了。

                      四爷每天跟直郡王在宫里当值,林雨桐的日子倒也自在了起来。每天跟弘晖讲讲故事,说说闲话,当然,这得趁着弘晖功课少的时候。

                      天气慢慢的热了,她的肚子也一天天大了起来。没人的时候,她更愿意一个人躲进空间里,躲避外面的暑热。

                      外面的瓜果,她一向吃的少,空间里不大,但产出绝对丰盛,?#32423;?#21448;会趁人不注意,给四爷和弘晖换上空间产的水果?#28020;?

                      所以,这一怀孕,脸上的皮肤非但没变差,反而变得更加好了。连肚子上的妊娠纹也不怎么明显。

                      最近这几日尤其的热,林雨桐本?#21019;?#31639;叫人给四爷送冰,谁知道一打听,才知道因为八爷管着内务府,就叫内务府给班房的人送了冰过去。大臣们谁不念八爷的好。

                      林雨桐都不得不服这位八爷,能把事情做到这个份上,这么细致,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她心里也不由?#26408;?#24471;这位八爷真是厉害,别看人家人不在宫里管事,一直称病不出,但这存在感却强到了叫人无法忽视。

                      难怪都说八爷得人心呢。

                      能跟四爷一争长短,这人确实有他独到的地方。

                      四爷这天回来,脸色就?#34892;?#19981;大好。这人生气了,林雨桐也不敢去撩拨。如今身?#21448;?#20102;,?#35009;?#20146;自去伺候他沐浴,却叫人?#38597;?#20102;沐浴的汤药倒进了浴桶里,有去暑除痱子的功效。打发小太监伺候他沐浴完了。又端了用泉心的水泡了薄荷茶,看着他喝了。才松了一口气。

                      没见过大夏天还里三层外三层,带着帽子,穿着靴子的人。靴?#27704;?#37117;能倒出水了。就知道在外面到底出了多少汗。

                      如今穿着大褂子,光着腿,靠在竹?#29916;?#19978;,就见他舒服的叹了一口气。

                      四爷眯着眼睛,心里也感慨,福晋越发会伺候人了。将他的事情打理的妥妥当当不说,身体更是照?#35828;?#24456;好。往年夏天,哪年不是出一身痱子,中暑好几场。今年呢,热是比往年还热,不管在外面怎样,只要一进门,就暑热全消。舒服到了极?#38534;?

                      光是这薄荷茶,别人怎么泡都泡不出福晋的味道。苏培盛那蠢材糟践了两斤薄荷,?#35009;?#23398;会这个味道来。

                      “爷今儿回来的早,睡一会吧。大晌午的。”林雨桐抱着肚子,往一边的一躺,打了个哈欠?#20599;饋?

                      四爷点点头,轻轻的把手搭在林雨桐的肚子上……
                      (www.teux.icu = 易看小说)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网赌时时彩输3200万 77彩票APP oddset 超准 河南移动app旧版 极速赛车怎么看出规律 体彩计算器胜平负 2019免费注册送59元体验金 ag88下载 急速赛直播 下载安徽掌上工商app 扑克21玩法 北京pk赛车手机版 重庆老时时彩彩走势360 爱彩乐天津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二十一点要牌策略图 战神天书两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