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敛财人生[综]. > 正文 第115章 清穿故事(24)
                      清穿故事(24)

                      从永和宫出来,林雨桐跟在四爷的后面,忍笑忍得肚子疼。四爷悄悄的瞪了林雨桐一眼,还有脸笑。叫娘娘知道你叫十四的福晋拿杯子砸他,有你的好果子吃。看爷还护不护你?

                      林雨桐不知道别人家的回家后的日子是怎么过的,反正她是想起来就笑,一笑就止不住。

                      过了两天,皇上的圣旨到了。特意宣了老五,老十,老十四去热河。

                      十爷整个人都暴躁了。自从他额娘死后,皇上想起他的时候不多,好容易想起他了,却是因为‘打’媳妇打的狠了。连太后都惊动了。所以,这是被老爷子叫去挨训去了。

                      老爷子一?#26412;?#29233;折腾。自己折腾还不算,还来回的折腾儿子们。但为了巴结老爷子,被折腾的这些儿子还都得十分高兴开怀。表示能被皇阿玛想念,是多么一件令人激动的事情。

                      如今,老爷子都等不到回京城了。特地叫儿子们过去,千里迢迢的,叫过去挨训。

                      很荣耀吗?

                      老十看着自家的福晋,恨不能一口吃了她。

                      “你就折腾吧。折腾的你家爷被老爷子厌弃了,你就舒坦了。”十爷十?#30452;?#20652;的道。

                      十福晋嘴角一撇,“我连儿子都没有,爷就是有再大的家业,还能轮到我享福吗?我为?#35009;?#19981;折腾。就算爷把太?#27704;?#19979;去,自己坐上去了。我可不想跟太子妃二嫂一样,做个泥菩萨。”

                      “住嘴!住嘴!住嘴!”十爷赶紧上去,一把捂住十福晋的嘴。“你怎么?#35009;?#35805;都敢说啊。这是要掉脑袋的。”

                      十福晋被她捂着,憋闷的厉害,张口就咬住了十爷的手。

                      十爷‘嗷’的一嗓子叫出来,赶紧又自己将自己的嘴给捂上了。打开门四处看了看,确保外面没人听到,才回头瞪了一眼十福晋,气哼哼的半天,才道:“你放心!爷回来哪儿也不去了。先跟你生儿子。生了儿子再说吧。”

                      你没儿子,你就毁我的家业。家业跟小老婆比起来,?#25925;?#23478;业更要紧一点。

                      五爷看着五福晋有条不紊的给他收拾行李,嘴角就抿了抿。从小就没有?#35009;?#20107;情,是干在兄弟?#24052;罰?#34987;皇阿玛给记住的。

                      好容易出了一件,?#25925;?#22240;为被媳妇打。这会子,自家那些兄弟还不定怎么在府里笑的肚子疼呢。

                      都是这个伪善的女人害的。

                      这会子贤惠的帮着收拾行李,好似处处妥当。实际上,心里不定怎么开怀呢?

                      “要笑就笑吧。憋着,多难受啊。”五爷凉凉的道。

                      五福晋回头,淡淡的一笑,“笑?#35009;矗?#26377;?#35009;?#21487;笑的。?#36824;?#29239;这?#25105;?#21435;上三五个月,我一定争取在家给爷怀个儿?#27704;礎?#20063;叫爷回家就能高兴高兴。”

                      五爷的脸顿?#26412;?#32511;了。这女人得多记仇啊。

                      愤愤的出了门,带着人一路往城外赶。以为自己是早的。没想到十四比自己还早。

                      “老十四,东西都带齐了?”那这速?#26085;?#26159;够快的。

                      十四摇摇头,“东西随后就到。”他出门就没跟十四福晋打招呼,不愿意搭理她。

                      五爷一叹,十四到底年轻,不知道女人脾气。他就道:“她要是一直装作不知道,不给你送怎么办?你就一身?#36335;?#27515;扛到底啊。这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

                      他们这些爷,外面的?#36335;?#31359;?#36824;擼?#22806;面的茶叶喝?#36824;擼?#23601;是?#22870;?#29992;的恭桶手纸,外面的也不成。

                      十四向五爷身后一看,“五哥不是带着呢吗?不会刚刚好,一点富裕的都没有吧。”

                      这没皮没脸的。五爷转脸就道:“你五嫂准备的。你猜她会不会想着坑你哥哥我一把。这东西?#36824;?#30340;可能?#35029;?#27604;富裕的可能性大得多。你别指望了。”

                      小气鬼!十四撇一撇嘴,他呵呵一笑,也不说话。这就是赖定了。

                      等十爷出来,三方顺利会师,就马不停蹄的往热河赶。

                      大热天的,一路骑马,?#23601;?#21644;汗水,混在一起,真是?#36824;?#30340;。老十四一路上,不是找五爷要?#36335;?#31359;,就是找十爷要东西用。真是半辈子没干过的讨厌事都干了一遍。

                      这都怪完颜氏,要不是跟她?#38391;?#33267;于委屈自己吗?

                      这个坏女人。

                      康熙看着跪在下面的三个儿子,就道:“古人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你们连齐家这点事都闹?#24187;?#30333;,朕还能指望你们干?#35009;?#21602;?”

                      “儿子们叫皇阿玛失望了。?#27604;?#20154;耷拉着脑袋。

                      “妻者,齐也。这个道理还要朕再教你们一遍吗?对自己的福晋大打出手,从小叫你们学的学问都学到狗肚子去了。让你们练习弓马骑射的本事,就是叫你们跟女人动手的?”康熙伸手就将案?#24178;?#30340;折子全都摔在三人的脑袋上了。

                      “这名声传出去好听吗?朕就教出这样一群东西来。这大清的江山还有?#35009;?#25351;望啊。”康熙说着,就干咳了一声,不得不停下来端着茶杯润了润喉。

                      “都滚下去,朕看见你们就来气。”康熙重重的放下茶杯,哼了一声。

                      李德全看着三个?#39318;?#38463;哥出去,才小心的给皇上续上茶。

                      “您消消气。”李德全小声的劝解道。

                      康熙又哼了一声。他生气不是因为这些儿子打福晋,而是因为被福晋打了还有苦说不出。一堆儿子聚在一起,一言一行,他都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不是胤褆想帮着遮掩就能遮掩的。

                      老三糊涂,也心软。嫡长子没的?#24187;?#19981;白,?#36824;?#24590;样,他都得给福晋一个交代。将事情一次性了了才好。至于真相是?#35009;矗?#19968;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将这一页翻过去,不要再提了。就算再提起来,也不怕人?#21018;?#21487;他倒好,想糊里糊涂的过,就被他福晋捏住短处了。在家事上如此,对朝事,只怕也是如此。

                      老四?#25925;?#20063;精明的。?#36824;?#22312;?#35009;?#26102;候,?#35009;?#22320;方,因为?#35009;矗?#19968;点话柄都不给人留。在这些儿子中,论起谨慎,没有一个人比老四做的更好。他那福晋,性子有点硬。可这就像是老四说的,‘?#35009;?#38149;配?#35009;?#30422;’,老四?#25925;悄?#38477;服的住。换个人,怕压不住这脾气。

                      老五看着厚道,可这心里却是最?#24576;?#31639;的。后院的女人,想要太平,最要紧?#26408;?#26159;一碗水端平。福晋决定的事,只要不事关大局,就不要插手。把自己放到女人争斗的漩涡里,你不是?#26131;?#21463;吗?这要是让他管朝事,事管不成,得被下面的臣下当?#25925;埂?

                      老七他都不想说了,他高兴怎么过就怎么过吧。给他挑的福晋,?#36824;?#26159;出身?#25925;?#38271;相,都是不错的。至少当时看着,是比老四老五的福晋强些的。老四的福晋没阿玛了,哥哥们不大顶事。老五家的更是五品官出身。老七家的福晋,人家的阿玛?#25925;?#27491;二品大员呢。可他自己,却偏偏更偏爱妾?#25671;?#20182;的妾?#39029;?#36523;也不?#20572;?#20294;跟嫡妻肯定差着点的。他自己选的,这也怪不?#38376;?#20154;。

                      老八这些年,谁不说他重情义。福晋没生养,也不见他有任何怨言。可自己心里清楚,他这是怕,怕他的儿子一出生,就得遭遇他同等的命运。他心里介意,介意他自己是?#28216;?#27663;的肚?#27704;?#20986;来。他爱惜名声,也善于经营他自己的名声。说到底,他?#25925;?#33258;卑了。这样一个人,一朝得势,会如?#25991;兀?#20250;走向自卑的而另?#24187;媯?#33258;大,自负。

                      康熙摇摇头,越深思每个儿子的性情,就越是皱眉。

                      老九就是个耳根子软,又胆小的。做事冲动,又不计后果。但却是个心软的人。这样的人……康熙摇摇头。他连自立门户的勇气都没有,当不得大任。

                      老十,莽直,盲从。给他指了蒙?#20284;?#30340;福晋,就是想提前告诉他,他出局了。他本该安分的过他的太平日子,将来就算自己百年之后,新君为了名声,?#19981;?#39038;着他的。可他跟着老八一起蹦跶,但这还不可怕。可怕的是他身后的钮钴禄家,要是跟着掺和,就热闹了。

                      说到底,他这些儿子都是被这些臣子给误了。

                      保成,被索额图这个匹夫绑架在他们的战车上。

                      保清,?#24187;?#29664;这个老贼拉着冲在前面。

                      这两个儿子,都是他寄予厚望的儿子。如今,全都成?#35828;?#20105;的牺牲品。

                      索额图是死了,明珠也已经废了。但是依附着两党的大小官?#20445;?#21508;方势力,却不能让他们看不到希望,不能让他们没有了依附。

                      看不到希望,就要生事。没有依附,就人心不?#21462;?

                      在这样?#26408;?#21183;下,保成和保清,他不得不将两个儿子推到前台,如今,才算将这势同水火?#26408;?#21183;给暂时稳住了。

                      可这党争的毒瘤却不能不拔掉。

                      朝局得重新洗牌,这两个儿子又该怎么安排呢?

                      保成是太子,他怎么就?#24187;?#30333;,如今不护住他,迟早他都会被人推着,走到不得不走的那一步。不是他被?#19971;本备福?#23601;是朕被逼杀子。这都不是这个作为阿玛想看到的。只要熬过了这一关,朕难道还能千年万年的长在这个世上。总是又去的那一天的。他就这么信?#36824;?#19968;手将他带大的阿玛?

                      保清,是皇长子。允文允武。如今,跟太子多方碰撞,也快碰出真火气了。也许,要不了多久,假?#26408;?#20250;变成真的。有时候,面具戴?#26408;?#20102;,就卸不下来了。保清就是这样。

                      想起这些,康熙就不由的捂住?#30446;凇?#20026;了这个江山,没有?#35009;?#26159;不能牺牲的。生在皇家,享受?#36824;?#23562;荣,就得付出更多别人想象不到的代价。

                      先帝爷在他很小的时候就驾崩了。亲额娘在又紧跟着去了。他到现在?#35009;幻?#30333;,好好的一个人,年纪轻轻的,一群太医看着,是怎么说没了就没?#35828;摹?

                      他不敢问,甚?#25947;?#25954;想。

                      因为他是被自己的?#39318;?#27597;推上皇位的小皇帝。而他自己,绝不是?#39318;?#27597;唯一的选择。

                      为了亲政,为?#35828;?#21040;索尼的支持,他娶了赫舍里为皇后。

                      为了平衡朝局势力,在赫舍里死了,又册封钮钴?#30343;?#20026;继后。?#19978;?#36825;也是个命不长的,她死了,又册封了她的亲妹妹为贵妃。

                      佟氏,没有孩子,又想要孩子。养了胤禛,就注定了她活着想要当皇后是不能了。

                      皇帝,看起来高高在上,可是这一辈子都在跟朝臣?#22007;?#21608;旋与妥协。

                      作为儿子,他不?#26131;肺首?#23478;亲额娘的死因。

                      作为男人,他一生都在拿婚姻做筹码。

                      哪个是他爱过的女人,他都不知道了。

                      作为阿玛,看?#25490;?#20799;一个个抚蒙,一个个英年早逝。痛心吗?谁的心不是肉长的。可蒙?#20284;?#19981;能失。这?#36824;?#20851;乎大片的领土,还有更重要的。满人本就不多,要统治汉人的天下,少了一份底气。所以,蒙古这个说是下属,其实是盟友的势力,太要紧了。

                      女儿,孙女,还有更多的后辈,都要为了这个江山牺牲下去。

                      也许,不久的将来,也包括自己的儿子。老大,老、二,或者还有其他。

                      想到这里,他不由的一叹。

                      十二跟老七一样,他都不想说了。他被?#31456;?#21895;姑抚养,自己这个阿玛觉?#32654;?#23545;了他,指婚的时候,将马齐的闺女指给了他。这是多便利的条件啊,?#19978;?#20102;。

                      十三,难得的有情有义的孩子。也足够机灵,发现事情不?#35029;?#36214;紧寻求老四的庇护。可他已经上船了,脱不了身了。

                      十四,就叫人不知道说?#35009;?#22909;了。老四是他的亲哥哥,他都不往上扒拉。跟在老?#35828;?#21518;面,是想干?#35009;矗?#23601;跟老?#36865;?#20102;老大的墙角一样,也想挖老?#35828;那?#35282;不成。?#19978;В?#32769;八不是老大。老大是至少比老八为人真上几分。而老八,?#27704;?#21040;外,都别想听他说几乎真心话。这哥俩,看谁能算计谁?

                      都说养子如羊,不如养子如狼。如今都养成狼?#35029;?#20182;心里还真是有点后悔了。

                      局势越来越不好控制了。?#36824;?#20182;们有没有本事担?#20445;?#20294;谁心里没有一点?#24052;?#21602;。

                      他强压下?#30446;?#30340;不适,“?#32654;?#20116;,老十,老十四,明儿一早就滚回京城,叫直郡王和十三即刻赶到热河。”康熙对李德全道。
                      (www.teux.icu = 易看小说)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惑星战记闯关 弗罗西诺内美院 11选5计划3期必中山东 中国体育彩票31选7走势图 跑跑卡丁车手游q2上线 王者荣耀攻略英雄 钻石帝国免费试玩 七星彩走势图体彩网 全民突击战术背包 0809火箭猛龙视频 财富小姐援彩金 11选5计划软件下载 北极特务送彩金 比基尼派对高清图片 甘冈VS圣埃蒂安 nba2月12日爵士vs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