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敛财人生[综]. > 正文 第150章 清穿故事(59)二更
                      清穿故事(59)

                      “爷别骗我,到底是爷叫谁在皇上面前递的话?”八福晋坐在榻上,腰挺的?#25163;保?#19968;双眼睛低垂着,没有看向八爷的脸。她知道,一旦看了他,自己就会忍不住心软的。

                      八爷挨着八福晋坐了,伸出胳膊,揽住她的肩膀,“乖!听我说。”

                      八福晋的?#26408;?#36319;着他话音,微微一颤。他最知道怎么挑动自己的心弦。所以这些年,才被他吃的死死的。

                      别人都说,八福晋是怎么?#35828;茫?#24590;样将八爷把的死死的,这些年就守着自己一个人过。

                      其实,又何尝不是胤禩将自己把的死死的。越是相处,越是离不了他。越是见不得他跟别的女子亲近。

                      那些?#23601;罰?#20986;身低。她知道胤禩对出身低的人心里有芥蒂。一定不会将这些?#23601;?#25918;在心里,所以,这些年,两人才相安无事。

                      她十分确定,类似于皇上捧德妃的事,不会发生在胤禩和哪个?#23601;分?#38388;,这对于她来说,就足够了。

                      她爱他,?#20011;?#24515;思的帮他。他想要的,不论?#35009;矗?#22905;都想帮他得到。她想叫他开心,想叫他满足。想叫他知道,在她眼里,他是最好的。

                      这么些年了,两人都是这?#22402;?#26469;的。她也一直以为,两人会一直这么走下去。等老了,他?#25925;?#20250;回到自己身边,而且只在自己身边。等百年之后,那棺椁里,能陪着他长眠地下的,除了她,再也不会有别人了。

                      她就是这么傻傻的打算着。

                      可如今,连这一点期望都没有了。

                      八福晋不知道,自己还能守住?#35009;矗?

                      孩子,她没?#23567;?#20197;后,大概也不可能有了。

                      丈夫,她要失去了。当这个男人不再是自己一个人的丈夫了,那跟失去他?#35009;皇裁?#19981;同。

                      她不能想象,他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心里还惦记着别的女人,自己要怎么面对?

                      她也不知道,真的面对这些,自己还能不能有平和的心态。

                      她害怕,害怕自己变得面目可憎。一如今天冲动的去找四嫂的事一样。

                      八爷感觉到了八福晋的颤抖,将她整个人都搂在怀里,“乖!别想多了。我这是被逼的?#35805;?#27861;了。年羹尧那奴才两面三刀,跑到老四府里负荆请罪。老四下手狠,直接不叫进门,又叫了爷去领那奴才。爷能怎么办?弃了?#19978;В?#29992;起来又得费心思。?#31508;保?#32769;十四在,我根本没去成,是?#24043;?#36319;年羹尧谈妥了条件。爷想着,横竖就是一个女人。老四今儿的话,没错。年家确实打的好算盘。但……”他附在八福晋耳边,小声道:“爷不叫她生,她也生不出来。弘旺记在你的名下,咱们慢慢盘算就是。我难道还能被一个奴才谋算了?”

                      八福晋?#31561;?#30340;看向八爷,“这年家,可不是?#21069;?#31616;单的……”

                      年家,可不是?#35009;?#26222;通的汉人。在满人没进关以前,就是皇家的奴才了。直到年遐龄的父亲,在顺治十二年考中里进士,才脱了奴籍,编入了汉军镶白旗。

                      这种在关外就是皇家奴才的人,身上早?#20011;?#27809;有汉人的影子。比?#34892;?#28385;人还根深蒂固。

                      八爷自然知道八福晋说的是?#35009;矗?#23601;道:“这就是爷重视年家的原因了。年家的根子深,即便从根子上算,他们是汉人,但皇上?#25925;?#20449;任他们的。而这样的人,放出去为官,又能得到更多的汉人天然的好?#23567;?#25152;以,要?#39029;?#33021;替代年家的人,只怕是不容易了。”

                      八福晋点点头,才要说话,就发现自己?#30452;?#32996;禩给带歪了。

                      她的脸就耷拉了下来,“如今说的好,等真的见到娇滴滴的美娇娘,哪里还会想起现在的话。”

                      八爷拉过八福晋的手,放在嘴唇上亲了一下,“你放心,我以后天天晚上回来陪你。不管多晚。”

                      “哪怕有了新人?”八福晋不由的有几分动容。

                      八爷点点头,“对!哪怕有了新人。我?#35009;?#22825;晚上回来陪你。”

                      他不是一个冷心冷情的人。他记着,她初嫁给自己的时候,他们在宫里过的是?#35009;?#26085;子。没有母妃庇佑,自己又不得皇上的喜爱。那时候夫妻俩相守相伴,再不会有任?#25105;?#20010;女人能陪着自己过那样的日子而?#25163;?#22914;饴。

                      八福晋的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她现在不知道这话,他是不是能做到。但她知道,胤禩此刻,是真诚的。

                      所有的委屈像是有了宣泄口,她痛哭失声,可心里却如同一个黑洞,?#31456;?#33853;的叫人难受。

                      林雨桐依偎在四爷的怀里,动了动,?#25925;?#38382;道,“爷不觉得?#19978;?#21527;?”

                      四爷愣了半天,才明白她说的是年家。

                      他将手放在她的肚子上,轻轻的摸了摸,才道,“你不知道,爷不光看?#24515;?#32697;尧,爷还看?#24515;?#36944;龄。”四爷说着,就一?#33606;?#36947;:“年遐龄,?#28404;?#19977;十八年任湖广巡抚,是他首倡在湖广七府将丁银并入田赋征收。那时候,爷就一直在关注年家了。”

                      将丁银并入田赋?林雨桐愣了一愣,惊讶的道:“摊丁入亩?”没想到这一项?#27597;?#30340;首倡者,竟然是年遐龄。看来,四爷?#38405;?#23478;的看中,绝不仅仅是年羹尧的?#26222;?#21644;小年糕的?#35009;饋?#36824;有这个年遐龄,在经济主张上,两人?#34892;?#22810;相似的地方。

                      四爷听了林雨桐的问话,楞了一下,才道:“这个总结的好,摊丁入亩,是这么回事。”

                      林雨桐一囧,刚才只是太过惊讶,因此才脱口而出。现在才明白,如今还不是这么一个叫法。她干笑一声道:“没想到年遐龄?#25925;?#19968;个锐意进取的?#27597;?#32773;,并且能付诸实践。”

                      四爷摇摇头,“那倒不至于。其实这个……摊丁入亩,在明朝就?#20011;?#33609;创了。那时土地兼并严重,总?#34892;?#20161;人志士,想要拯救那个?#20011;?#26080;法挽回的危局。所以,才有了这么一个大致的意向。只是,还没有推行,明朝就亡了。年遐龄是个大胆的人,至少他敢于把明朝的一些东西,经过完善之后?#32654;?#29992;一用。皇上也正是看中他这一点。”

                      原来如此。

                      不走近历史,大概永远不会想到,被人演绎出无数缠绵悱恻的动人爱情故事的主角,四爷和小年糕的中间,还隔着这么多的东西。

                      所以说,真相大概真的不是人们想象的?#21069;?#30340;美好?#25237;?#20154;的。

                      第二天一早,四爷又去了房,还叫了几位先生。林雨桐估计,是昨晚自己说的‘摊丁入?#19969;?#32473;了四爷新的灵?#23567;?#20854;实,没有自己说,四爷?#25925;?#20250;去做,不过是早晚的不同罢了。

                      不过,早一天着手,说不得,就早一点完善了。

                      林雨桐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后来,连弘晖和弘昀也被四爷拽到了房,饭也不回来好好吃了。

                      她只能打发人天天将饭菜送过去。

                      这日子才过了几天,眼看就腊八了。

                      八爷府送来了帖子。腊月十八,八爷迎娶侧福晋年氏。

                      “这么急?都等不到过完年了。谁?#39029;?#20146;不得?#24613;?#33267;少半年啊。侧福晋规格可不低。”林雨桐拿着帖子跟四爷念?#19969;?

                      四爷呵呵笑了两声,“反正咱们也?#27809;?#24220;?#24613;?#36807;年了。不妨碍咱们?#35009;矗俊?

                      这倒也是。

                      在腊?#35828;?#21069;一天,两口子才带着孩子从?#30333;永?#22238;到府里。

                      当天晚上,厨房里熬了一晚上的腊八粥。天不亮,就给各家送。林雨桐今年?#24613;?#20102;不?#20558;?#26524;熬出来的粥,只赏给四爷的门人,和跟四爷走的近些的大?#25216;摇?

                      “直郡王府,十三府上,都别落下。”四爷叮嘱了一声,“废太子那边在宫里,也送不进去,你打发人,给?#19976;?#37324;家送去。”

                      林雨桐心道,反正索额图都死了这么些年了,剩下的都是些没出息的。不过是给废太子脸面。这位爷,对翻不起?#35828;?#20154;一向慷慨。

                      还别说,敢给直郡王府和十三送的,也就四爷一人而已。

                      直郡王看着从外面递进来的腊八粥,面色说不上来是?#35009;?#26679;的?府里不缺吃的,不缺喝的,吃穿用度,跟以前是一样的。谁?#35009;?#33499;待过他。但看着老四送上来的,?#25925;?#33258;己?#19981;?#30340;牛乳做的粥,拿着勺子的手,就?#34892;?#39076;抖了。

                      “老四,你记着哥哥,哥哥,就得送你一份人情了。”直郡王嘴上念叨道。

                      回头,看了一眼儿子弘?#29275;骸?#20320;在宫里,最近这段时间如何?”

                      弘昱低声道:“?#19981;?#22909;。只是除了弘晖和弘昀,儿子?#33162;话?#36319;别人玩了。”

                      “这是怎么了?谁还欺负你了?”直郡王就手里的碗放下。

                      弘昱摇摇头,“没有欺负。不过是?#34892;?#20154;对儿子?#34892;?#25964;而远之,?#34892;?#20154;对儿子?#34892;?#21516;情。只弘晖和弘昀,跟以前一样。该怎样就怎样,没一点异样。儿子觉得这样更舒服。”

                      直郡王哽了一下,心中的主意更坚定了几分。给老四一个人情,也算是给儿子铺路了。

                      老八,你大哥我,真不是那么好算计的……
                      (www.teux.icu = 易看小说)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今日22选5开奖结果 时时免费软件 幸运飞艇最稳5码计划 澳门永利的网址是多少 万达重庆时时计划群 158计划网时时彩 福建省快三开奖结果 炸金花棋牌官方 一分赛计划软件 时时彩怎么看走势图 双色球复式投注机选机 快速时时怎么玩中奖率高 世界羽联排名官网 安顺捉鸡麻将游戏 14场胜负彩最新开奖 深圳风采开奖日期2019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