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敛财人生[综]. > 正文 第163章 清穿故事(72)
                      清穿故事(72)

                      八爷自?#26377;?#23130;之夜,就再?#35009;?#36827;过年氏的韶华院。只两天发生的事情太过突然,他一点防备都没?#23567;?#21738;里还有?#35009;?#24515;情温香软玉。在加上福晋……对了,说起福晋,这才想起福晋在院子一直?#35009;?#20986;来,原?#20928;?#25171;算叫福晋去老九老十那里去瞧瞧的,到现在他都没好意思开口。

                      ?#24043;?#27809;想过八福晋的?#20174;?#20250;这么激烈,一时还真?#34892;?#21518;悔。也不知道为了年羹尧,这么做值不值得。这样的代价现在看来,实在太大了。

                      九爷突然在四爷的推举下,监管了理藩院。关键的是皇上竟然允了。这就不由的人不惊讶了。九爷跟着八爷,这些年鞍前马后,光是银子,就搭进去不知道多少。可是结果?#35009;匆裁?#25438;着。人家就只跑去跟四爷套了一天的交情,轻而易举?#26408;突?#20102;这么一个谁?#35009;?#24819;到的好差事。?#36824;?#26159;八爷懵了,就是整个京城估计都是懵的。

                      ?#27704;?#37117;是八爷衬的四爷不会做人。这次却被四爷反衬的八爷不地道。

                      这种事,还真没地方说理去。毕竟八爷的摊子铺的大,跟随着云集。这种时候,再跟皇上提条件,这是怕皇上还不有猜疑吗?只能说,四爷这个时机找的真好。

                      “要不,?#25925;?#22900;才去跟福晋请罪吧。叫福晋去见见九福晋,也好有个缓冲。”?#24043;?#36731;声道。

                      八爷摇摇头,“爷得亲自去。”他站起身来,“这么多年的?#20540;?#20102;,我们之间的情?#21482;?#27809;那么浅。要是爷真的叫人试探老九,那才是对不起老九这份心。”

                      ?#24043;?#30475;着八爷起身往外走,心里多少?#34892;?#35302;动。八爷的做法也许是对的。

                      动之以情,比?#35009;?#37117;管用。

                      九爷亲自到门口迎了八爷进来。两?#20540;?#22352;在房里,却第一次相对而坐,却无言。

                      “这是好事。”八爷沉默良久,才道。

                      九爷苦笑一下,“八哥,这事,我?#35009;?#24819;到。”

                      八爷挑眉,“怎么?不是你求的四哥。”

                      九爷嘴角抿了抿,“八哥,四哥的肚量大。”

                      这话的意思可就丰富了。八爷用左手转着右手上的扳?#31119;安还?#24590;么说,哥哥我替你高兴。只要你没怪哥哥没本事,耽搁了你这么多年,我就很知足了。”

                      “八哥!?#26412;?#29239;站起身,“咱们?#20540;?#22312;一处这么些年,你还不知道我的性子。我知道八哥的难处。?#38498;?#21487;别说这样的话,伤情分。”

                      八爷眼圈就一红,“你这样说,我心里就好过多了。你好好的干,要真有一天八哥有个?#35009;礎?#20320;八嫂还有弘旺,哥哥我?#35009;?#20154;可以托付。除了你,我真是谁也信不过。”

                      九爷一把拉住八爷:“八哥,好好的怎么说起这些不祥的话来。”他看着八爷,小声道:“八哥,?#36824;?#24590;么说,你得稳住了。别冒失了。我瞧着皇阿玛龙体康泰……”

                      只要老爷子活的好好的,谁敢冒头,谁就得有被拍死的心理准备。

                      八爷一愣,这话是实话。不是真心为他好,不会说出这般犯忌讳的话来。

                      他点点头,“这个我知道。”只是有时候,这完全不由他来掌控。现在,不是他推着别人往前走。而是别人推着他往前走。

                      “年前,你在?#26131;?#22791;准备。明年就得办差了。皇上年年在木兰那么长时间,你得精心点,千万别出了?#35009;?#24046;错。”八爷嘱咐道,“别小瞧了那些蛮人,他们?#26408;?#26126;一点都不少。宁肯叫朝廷亏点,也别因为这个事,引起?#35009;?#20105;端。到时候,板子打不?#22870;?#20154;,你只能受着了。”

                      这些话,也算是交心的话。只能关起门来说的话。

                      九爷点点头,“我?#20146;?#20102;,八哥。”

                      八爷又道:“?#38498;螅故?#23569;往我府里去。?#38405;?#19981;好。”

                      九爷急道:“?#36824;?#24590;么,你都是我八哥。咱们?#20540;?#30456;处,跟别的事情都不相干。八哥你放心,我闲下来,就找八哥去喝酒。”

                      八爷心里一松,“好!八哥留着好酒等你。”

                      送走八爷,九爷心里还?#34892;?#24871;疚。

                      九福晋就喷他,“这会子又愧疚上了,怎不想想算计爷的时候了。我瞧着,八爷今儿来只怕也是故意的。”

                      九爷一噎,“你知道?#35009;矗?#20843;哥也不容易。”

                      语气里带着几分怅然。

                      九福晋见他直眉瞪眼,就扭头问道:“怎么?不是问人家?#19981;?#19981;?#19981;?#29239;的时候了?爷这么着,我还真就不?#19981;丁?#24590;么着吧?”

                      “我说你这个娘们……?#26412;?#29239;回身瞪眼,见九福晋满眼都是戏谑,才尴尬的?#20154;?#20102;一声。“行了啊你,不准再提这事。”这绝对是黑历史。

                      九福晋哼了一声,才又道:“我可是把嫁妆里的玉石榴给四嫂送去了。这损失怎么算?”

                      “爷?#24515;?#21435;了吗??#26412;?#29239;嗤笑一声,“本来没有事的事,你偏要多事?怪我喽?”

                      九福晋双眼一瞪,“没良心的,我这是为了谁?刚才我也就是说说就算了,没打算认真,现在爷?#28909;?#36825;么说,那咱们可得好好的算算。要不现拿两千两银?#27704;矗?#21681;们就算是扯平了。”

                      “两千两银子?就你那破玉石榴,你是真敢要价!我说董鄂氏,你怎么不去抢啊??#26412;?#29239;跳脚,“爷跟你说实话,要银子,一文都没?#23567;?#29239;我现在要正经当差。生意哪里还能?#35828;?#19978;。爷房里的东西,你看上?#35009;?#25644;?#35009;?#21543;。反正银子爷肯定没?#23567;!?

                      九福晋切了一声,“那些东西,我拿着连摆出来都不能,?#32654;?#20570;?#35009;?#20351;啊。我又没有儿子,百年后还不知道便宜了谁。那些东西我不要。”

                      九爷真是觉得?#36824;?#30340;了。整天都拿儿子说事。她怀不上,还成了自己的不对了?

                      他还没说话,就察觉到九福晋的目光不对,“你这么看着爷做?#35009;矗俊?

                      “东西我不要。爷拿人抵债吧。?#26412;?#31119;晋又上下打量了九爷一眼,挑眉道。

                      九爷蹭一下就窜了,“回头爷就送银子回来。”

                      九福晋冷笑一声,“小样,治不了你?”

                      却说八爷回府,十四爷已经等在房里了。

                      “八哥。”十四的笑容十分的真挚。

                      八爷?#20154;?#31505;的还要真挚两分,“我刚才还和老九一起念叨你呢,你果然就来了。快坐。我这里的茶比不上四哥的,但也是尽有的。不会?#24515;?#21917;白开水就是了。”

                      这话说的,十四心里?#26377;Α?#36825;是想说跟老九的关系还不错,?#21482;?#37324;话外的挤兑老四。

                      十四一笑,也不接话,只道:“八哥,我想去青海,你觉得如何?”

                      八爷笑容不变,老十四会有这样的要求,是他早就预料到了。于是点点头,“好啊,只是宫里的娘娘那边,你还要说通才?#23567;?#35201;不然天高地远的,娘娘也不能放心啊。”

                      这不是叫自己告诉娘娘,而是隐晦的说,还要四哥的同意才成。

                      十四更懵了。为?#35009;?#20004;人说的话这么类似了。

                      一个人这么说是巧合,两个人这么说就肯定有?#35009;?#20854;他的意思。只是自己这个当事人偏偏想不清楚。

                      只能道:“这是正事。娘娘向来是?#36824;?#30340;。”

                      八爷点点头,?#35009;?#26377;深问。“咱们?#20540;埽?#20320;的事就是八哥的事,这事你放心,我这里没问题。”

                      这?#25925;?#36319;老十四预料的一样。以前有六分准,等出了老九的事,他就有十分的准了。老九的离开,附带着老十一起,算是疏远了老八。他现在需要有个?#20540;?#31449;在他的身边。而自己就是这个人。

                      他或许不会出?#35009;?#21147;,但绝对不会反对。至少面上是这样。

                      十四也感激的笑笑,“我就知道,关键的时候,还得看八哥的。”

                      送走十四,八爷脸上的笑意就沉了下来。一旦放了老十四出去,他可就真的成了脱缰的野马,再也不能由自己掌控了。

                      所以,老十四不能出京。他扬声道:“请年羹尧来。”

                      年羹尧跟自己已经绑在一起,他除了另外找主子,再没有挣脱他的可能。可就算想另外找主子,他?#35009;?#26377;更多的选择,所以,年羹尧比老十四更可靠,至少,他没有背叛的资本。

                      ?#36824;?#36825;些皇阿哥们怎么算计,这都是过年?#38498;?#30340;事情了。

                      四爷此刻正带着弘晖和弘昀写对联。弘时被分配了一个磨墨的差事。莫?#21943;?#20146;自裁纸。林?#26198;?#35265;?#34892;?#20889;废了红纸,还能用,就叫弘昭给收集起来。然后裁成大小不等的纸片,拿了剪刀,剪窗花。

                      复杂的她不行,但是简单的,剪个福字,剪个鸳鸯,剪个?#38450;?#31481;菊,还有十二生肖,?#25925;?#33021;的。

                      四爷拿着林?#26198;?#21098;出来的福字,直夸好。

                      还专门选了好几对,连同他写的福字一起,给几位幕僚先生送去了。

                      然后看着林?#26198;?#21098;出来的交颈鸳鸯,就默默的扫进边上的一本里,夹了起来。想来是怕孩子们看见。

                      林?#26198;?#24494;微囧了一下,她会剪的东西不多。鸳鸯算是剪的最好的一个了。如今这个不能剪了,她还真没?#35009;?#25343;得出手的。想了半天,剪了两对福娃娃。

                      “这个好。”四爷拿在手里看了看,又瞧了瞧林?#26198;?#30340;肚子,“这是个好兆头。”

                      林?#26198;骸啊?#36825;真跟兆头没半文钱的关系。
                      (www.teux.icu = 易看小说)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吉林时时豹子预测 334断组方法 11选5任五历史最大遗漏 微信公众号 快乐8官网下载app 竞彩足球预测软件 奔驰宝马3555在线 重庆时时可可计划 赛车pk开奖直播盛世开奖记录 老时时出号走势图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 打麻将平台怎么弄 新疆时时走势图查询 天津麻将胡牌 辽宁11选5前三走势图表 爱彩乐天津体彩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