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敛财人生[综]. > 正文 第166章 清穿故事(75)
                      清穿故事(75)

                      吃完饭,弘晖才小声对四爷道:“弘晳的想法儿子也不知道。但瞧着他现在样子,?#25925;?#38590;说的很。要真是不?#24066;模?#20197;后也是事端。”他其实猜弘晳想叫自己阿玛为他说话,将他放出去。

                      可废太子的事跟其他的不一样。

                      阿玛能给直郡王大伯送礼,能给十三叔说话,但绝不能碰触废太子的事。

                      私心上,二伯或许是好的。就算弘晳以?#27036;?#39556;了些,但自己也绝没有对他带有偏见。可他的身份确实太特殊,让他在宫里,何尝不是一?#30452;?#25252;?难道被外面的那些人摆布,将一辈子搭进去就好了?

                      皇上如今是对二伯心有愧疚,他要是能借着这股?#27704;?#30106;,叫皇上给他做好安排,能甘于平淡低调的过日子,或许,以后还有好日子过。但要是真不?#24066;模?#24819;生事端,这事,就难说了。

                      但不管怎样,现在还轮不到自己给人家难堪看。见了面还得客?#25512;?#27668;,恭恭敬敬的。

                      四爷点点头,“你知?#29436;?#37325;就好。随他去吧。”

                      弘晖这才起身要告退。林?#26198;?#20174;回来就闻见这小子身上有酒气,这会?#28216;?#36947;还没散。刚想要逮住说?#39556;洌?#24344;晖马上就窜了。

                      “你说这孩子,怎么就喝酒了。爷也不说说他。”林?#26198;?#23558;豆浆递过去,“快趁热喝。”

                      这才刚吃完饭。四爷无奈的接过来,“孩子大了,喝点酒怕?#35009;礎?#19981;过量就好。”说完又看林?#26198;?#23558;手里的豆浆喝了。

                      林?#26198;?#25509;过他手里的空碗,?#34892;?#19981;认同,刚十四岁的孩子算大吗?

                      四爷像是明白林?#26198;?#30340;意思,就道:“咱们俩这么大的时候都成亲了。十三和十四这么大的时候都当阿玛了。哪里?#25925;?#23401;子?”

                      好吧!这也是事实。

                      大儿子快娶媳妇了,小儿子还不到懂事的年纪,?#20146;永?#36824;有没生下来的。以后的路还有很长要走啊。

                      她这么跟四爷说,四爷就笑,“这是福气。皇上到现在还添皇阿哥呢。”

                      p福气!叫儿子跟孙子一起玩,多尴尬啊。

                      两人说说笑笑,话题一会子就不知道歪到哪里去了。

                      可八爷府里,夫妻相对而坐,却相顾无言。

                      “福晋,我到底要怎么做,你心里才能好过点。”八爷皱眉看着八福晋。

                      八福晋嘴角一翘,“今儿的事,我有错。但娘娘觉得弘旺的身份低,他额娘是个上不得台面的。我却无能为力。这些年,也是我对不住你,没给你添一儿半女。”

                      八爷面色当即就一变,“娘娘是?#35009;?#24515;思,?#26131;?#26159;知道的。她不过是?#24043;?#21681;们多子多孙多福气罢了。其他的,她没多想。”

                      “我也是这么想的。回来还觉得很后悔。”八福晋看着八爷,“娘娘更?#19981;?#24180;氏,爷以后?#24515;?#27663;去伺候娘娘吧。”

                      八爷嘴里更加的苦涩。这些年,福晋?#38405;?#23064;算是不错了。将宫里打点的妥妥当当的。福晋性子硬,不?#19981;?#35828;讨巧的话,但却没有一点对不住娘娘的。这些年,也因为没孩子,心里歉疚,?#38405;?#23064;越发的体贴起来。

                      如今,?#25925;?#22240;为多了一个年氏,就叫福晋?#38405;?#23064;冷了心。

                      可他能说谁的不?#38405;兀?#25265;怨娘娘?好似娘娘?#35009;?#38169;。她第一次见自己的侧福晋,?#24043;?#29983;一个出身好看的孙儿,人之常情。可福晋只会觉得这些年的孝?#24120;?#36825;些年的情谊全都白费了。

                      这就成了一个?#35805;?#27861;调和的矛盾。

                      他本来就没打算?#24515;?#27663;今年跟着进宫的。是她自己早早的起来,守在外面,难道还能撕寽了脸面给?#19981;?#21435;。果然,就出事了。

                      八爷跟八福晋不能讲道理,只能说情分,“福晋,咱们少年夫妻,相伴了这么多年了。你没嫌弃我,我也觉得你好。这么些年,咱们过的?#39184;?#22909;。我也觉得,能娶到你,是我的福分。那些年,在宫里,咱们的日子多难啊。看见谁都给陪个笑脸。为了我能有个差事,你伺候惠妃娘娘比大福晋都精心。这些事,我?#25216;?#24471;。那是时候我就发誓,这一辈子,再不?#24515;?#36319;别人低声下气,也?#24515;?#25196;?#32426;?#27668;,不用看谁的脸色过活。这么些年了,我没觉得对不起谁,唯独你。?#26131;?#35273;?#27809;?#19981;清这情分。我知道你一心待我,?#24043;?#25105;一心待你。只要我一心?#38405;悖?#20320;恨不能将心掏出来。这些我都知道。年氏进门,你伤心了。这事是我的不对。没有事先跟你好好说说。可咱们如今走到了这一步,不往前走,直郡王就是咱们的下场了。咱们只能赢不能输。过完年,青海那边恐有战事,年羹尧是不二的人选。可老十四虎视眈眈,要跟着进来搅和,我正是为难的时候。等将来事情成了,咱们有多少好日子不能过。等咱们再也不用借着别人的力了,我就?#30343;?#30528;你过日子。行不行?”

                      八福晋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胤禩,你?#25925;?#19981;懂……我就是心里难受。”

                      他说的那些过往的日子,从八福晋眼前一点一点闪过。

                      那时候,想要?#20154;?#37117;得排在一众兄弟的后面。吃的?#25925;常?#20063;尽量捡一些不麻烦人的,就怕叫人说出个?#35009;?#26469;。

                      分到的院子,最小最窄,夏天闷,冬天阴冷。

                      宫里的娘娘一点忙都帮不上,还得人处处照料着她。自己又没有娘家的人,她在外祖?#39029;?#22823;,舅舅又不是跟自家娘一个?#20146;永?#36454;出来?#35828;模?#23545;自家娘都没多少感情,更何况自己这个外甥女。那真是没有一点助力。

                      那时候,日子过的艰难,对谁都得端着笑脸。可心里却是舒坦的,自在的。受多少委屈,只要想要还有个人陪着,就觉得值得。

                      如今的八爷,不再是龟缩在皇宫阿哥所一角的八阿哥了。成了任谁都要?#24605;?#20960;分的八爷。

                      可自己这心里反倒没着没落。日子反倒没有?#35009;?#36259;味可言了。

                      都说自己豁得出去,可那是因为自己除了胤禩,再没有?#35009;?#22909;牵绊的。

                      别的?#39318;?#31119;晋有娘家要?#24605;桑?#26377;孩子要照看。所以,就得学会迁就,学会忍让。哪怕被妾室爬在头上,也得笑着忍了。

                      可自己有?#35009;?#21602;?没有阿玛额娘,父族?#27704;?#27809;接触过。他们?#25925;?#24819;靠过来,可自己凭?#35009;?#23601;得给他们靠。就算是抚养自己的母族,皇上已经不?#19981;?#20102;。不会因为自己如何而被牵连。自己又没有孩子要?#24605;傘?#21807;一放在心里的,觉得拥有的,就只有胤禩。

                      胤禩不仅是自己的丈夫,?#25925;?#36825;世上唯一的亲人。如果连他也失去了,自己还能有?#35009;?#21602;?

                      人心里总得有个念想,才有活下去的动力。

                      八福晋迷茫了,她不知道再接着下去,夫妻会走到哪一步。

                      八爷看着八福晋的神色,就单膝跪在八福晋面前,拉着她的手,“就算为了我。只为了我,好不好?忍过这一段了,前面就是一片坦途了。”

                      坦途吗?

                      或许吧。

                      大年初三,宫里的活动才完。人还没缓过来,当天晚上,就有人来报丧,大福晋没了。

                      林?#26198;?#21804;了一跳,“怎么事先一点都没听见消息?”

                      四爷披着?#36335;?#36215;来,“大过年的,估计也不敢请太医。怕冲撞了?#35009;礎?#19981;吉利。”

                      大福晋不为别人考?#29301;?#20063;得为弘昱考?#29301;?#19981;能叫上面的人因为她厌恶了弘昱。

                      林?#26198;?#36319;着一叹,“也是几个女儿抚蒙,大嫂?#26377;?#37324;落下了病。”

                      四爷沉吟片刻,“只怕大过年的,这事不?#21307;?#30343;上知道。”

                      林?#26198;?#30385;眉:“难道连一点恩典都求不下来?”

                      ?#20843;?#25954;去触这个眉头。”四爷转了两圈,“只怕,这丧事得宗人府,内务府,礼部出面办。”说着,就道:“?#25925;?#29239;去一趟吧。没人过去,这丧事只怕不好看。那些个东西,哪个不是看人下?#35828;?#30340;。”

                      林?#26198;?#28857;点头,有四爷在,?#35009;?#20154;敢糊弄事。

                      四爷吩咐苏培盛,“叫大阿哥二阿哥起来,一会子出门。”

                      林?#26198;?#23601;跟着起了,“我?#36130;?#21543;。一起去。”

                      一家人都换上?#32996;?#20986;了府。

                      直郡王府,门口已经换上了白灯笼。门大开,除了宗人府的人进进出出。再有就是那些往日里跟随直郡王的忠心的门人。他们进不了府门,更是见不到直郡王,但却也守在大门外。

                      这些人,见到一身?#32996;?#32780;来的四爷,都愣住了。

                      门子上马上就有机灵的,赶紧进去,禀报给直郡王。

                      直郡王一愣,缓缓的点点头。不管老四这么做,有几分是冲着着兄弟情分来的,但能叫福晋体体面面的走,他都得记着这情分。

                      四爷带着林?#26198;?#36319;弘晖和弘昀,一路到了灵堂。

                      就有人将两根白色的孝带递给弘晖和弘昀。那就是两条白布腰带,绑在腰上以?#25964;?#23389;。大福晋作为嫂子,其实四爷和林?#26198;?#37117;得带白的,但因为四爷如今是亲王,直郡王?#26408;?#20301;?#25925;?#22312;,但那也是郡王。如此,倒也不需要了。

                      但四爷?#25925;巧?#25163;要了两条,亲手给林?#26198;?#31995;在腰上,他自己也戴了上去。跟礼部的官员道:“今儿只论家礼。”

                      那这就没?#35009;?#19981;对的。

                      内务府的人赶紧?#20302;?#30340;将这些戴孝用的白绢,换成上好的。

                      再不敢有半点马虎。

                      四爷这边一动,八爷就知道了。四爷都能第一时间去,他这个受了直郡王照佛的弟弟,哪里能不去?

                      这两人一动,京城才跟着动了起来……
                      (www.teux.icu = 易看小说)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好事成双免费试玩 逆水寒同人 沃尔夫斯堡教练 北京赛车出号有规律吗 柯尼斯堡 柏林赫塔vs奥格斯堡 乌迪内斯对萨索洛 荒野行动官方下载 狼队积分 埃及古梦登陆 百人牛牛精准 热那亚vs 马赛对亚眠预测 竞彩001川崎前锋vs悉尼fc 青海快3开奖号码 0304欧冠ac米兰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