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敛财人生[综]. > 正文 第203章 清穿故事(112)四更
                      清穿故事(112)

                      林雨桐觉得自己的手都在抖啊。不是害怕出事,而是被眼前的情?#25991;?#24471;心里害怕。

                      皇上,良妃,八爷。

                      放在一起,就是父母和孩子。

                      可就是这样本该最牢不可破的亲近关系,如今却成了这样。孩子要作乱反抗当爹的,当爹?#26408;?#25289;?#35828;?#23064;的在身边做人质。

                      这叫林雨桐觉得身上的血都一点一点冷了下来。觉得眼前的一切充满这阴暗的气息,她不由自主的靠近四爷,?#25925;?#35273;得四爷的身上,正能量满满的。

                      四爷攥着林雨桐的手,轻轻的摇了摇,示意她,安心用饭,没事。

                      林雨桐稳了稳心神,才又拿了酒壶,像是给四爷斟酒,其实?#25925;?#24471;先看看这酒是不是干净。还得时刻关注?#25490;?#30528;德妃的弘晖如何了。

                      四爷的神色一切如常,其实,他一直若有若无的观察八爷。

                      八爷的手紧紧的攥着酒壶,脸色的神色却极为平和。

                      慢慢的四爷就收回了视线,不再关注。林雨桐也不知道四爷从八爷身上到底看出了?#35009;矗?

                      九爷却对一边?#26408;?#31119;晋道:“你一天到晚就知道折腾。也不知道折腾个?#35009;礎?#36831;早把身边亲近的人都连累了,你才?#24066;?#21527;?#21051;?#22826;平平,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你不过,还想怎样?人可以不认命,但得识时务,长眼色。没头没脑的往前冲,你怎么就知?#29436;?#38754;不是悬崖峭壁,跌不死也得撞死。”

                      他的声音不大,但坐在?#22870;?#30340;八爷和十爷肯定能听见。

                      九福晋眉毛带眼睛都立起来了。这混蛋玩意说的都是些?#35009;矗?

                      两人却都知道九爷这番?#24178;?#39554;槐是说给谁听得。

                      八爷嘴角就勾起笑意,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了,还?#34892;?#24351;为自己担心。不管怎样,他得承下这个人情。

                      十爷怨怪的看了一眼九爷,都到了这个份上了,你插?#35009;?#22068;。

                      皇上坐在上面,?#25925;悄前?#30340;笑语嫣嫣。时不时的跟太后说几句话,再关心一下这些妃嫔的身体。

                      良妃就那么僵硬着身子坐在皇上的身边,皇上却再?#35009;?#26377;多看她一眼。

                      三爷低声问四爷,“这事确定吗?”要真是有人作乱,这到底安全不安全?这老婆孩子还在身边呢,别叫人给瓮中?#22870;?#20102;。

                      四爷摇摇头,“不是有皇阿玛呢吗?”

                      三爷一噎,关键的时候,就不能跟老四说话,太噎人。

                      他把腰刀掏出来,放在桌子上。这玩意如今就是个装饰品。连切肉都费劲。但至少能壮胆不是?

                      林雨桐瞧见了,?#25512;?#20102;一眼四爷腰上的刀。今儿佩戴的是自己送给四爷的?#21069;選?#26159;自己上辈子收藏的利刃,打着原身阿玛费扬古的收藏的名义,送给四爷了。刚巧今儿他就佩戴着这一把。

                      这顿饭,林雨桐吃的食不知味。宴席马上到了尾声了,她都要以为今儿肯定没有?#35009;?#20107;了。

                      突然,猛地听见‘哐当’一声,是?#35009;?#25684;碎?#35828;?#22768;音。

                      林雨桐瞬间抬起头,就见八爷已经站起身,而摔碎酒壶的却是皇上。

                      那酒壶扔在御案的前面。显然不是失手打碎的,而是被人故意摔碎的。

                      皇上微微一笑,“失手了。没事!”说着,就扭头看向八爷,“老八站起来做?#35009;矗?#22352;吧。”

                      ?#35009;?#21483;失手?失手能扔到前面来??#35009;?#26159;睁眼说瞎话,这就是了。

                      还有八爷,只是摔碎东西的声音罢了,他马上站起来做?#35009;矗?#21035;人为?#35009;?#37117;只是愣住了,而没有别的反应。这不值得推敲吗?

                      难不成,这摔碎东西,就是传讯的暗号。

                      八爷肯定不是自己干这样的差事的。因为一旦失败,他怕被牵连出来。而如今的失态,更多的是因为他明白这的信号的意思,知道要乱了,但良妃还在皇上身边。在那一瞬间,他本能的害怕了。害怕良妃出事。

                      如果八爷不会干传信号这样的事,那必定还有人在暗处配合。可这配合的人是谁,却不知道了。唯一肯定?#26408;?#26159;一定还在这大殿里。

                      很可能就是身边伺候的宫人和太监。

                      林雨桐浑身的汗毛都戒备了起来。

                      猛地,外面传来一声呼哨,紧接着,就是刀剑相撞之声,呼喊之声,?#21307;兄?#22768;。

                      大殿里的女人不少都变了脸色。

                      四爷拉了林雨桐的手,小声道:“爷在,不怕。”

                      林雨桐心说,我还真就不怕。虽?#24187;?#24590;么练武,但?#35748;?#20102;十?#29238;?#22909;手也近不了身。

                      被四爷安抚的林雨桐,心里实在是有点囧。

                      突然听到弘晖喊了一声,“阿玛小心。”

                      原来是四爷身后的柱子后,闪出一个太监来。自己所在的方向刚好是一个视觉的盲点,根本看不到那个方向。但是弘晖在上面,却看到?#22235;?#20154;的影子。

                      四爷一把拽住林雨桐,就往他身后拉。林雨桐瞧着那太监手里的利刃,闪着微蓝的光芒,这?#25925;?#28140;了du的。

                      刀马上就到了跟前,林雨桐顾不得其他,马上拔出四爷腰里的腰刀,抬手就挥了出去。就见那太监脖子上的血瞬间就冒了出来,大殿里顿时尖叫声一片。因为林雨桐的角度不对,所以只是划破了皮肉,但是没有?#35828;?#35201;害。

                      但也阻挡了这人的攻势。就见弘晖将自己的腰刀抽出来,朝着那太监的后背扔了过去。刀带着风声,从后背直插|进心脏,就听见?#35828;?#19968;声,那太监应声而倒。

                      此时十三爷冲了过来,一脚踢开已经是死人的刺客手里攥着的匕首,然后用衣袍垫着拿起来,随后脸色立马一变,“幸亏四嫂胆大,出手及时。要不然真糟了。这匕首上有du。”

                      这话一落,皇上和四爷脸色马上大变。就是弘晖脸色也苍白了起来。

                      德妃瞬间就瘫软在座椅上,差一点,就差一点。

                      “阿弥陀佛。”太后喘着气道,“得亏老四家?#26408;确?#24515;切,关键时候撑得住。到底是将门虎女,勇气可嘉。”

                      太后一开口,直接给这事定了性了。

                      也确?#24471;?#20154;怀疑林雨桐其他,因为那一刀位置对了,但是因为被四爷拽着挡着,她行动不便,又不敢硬使劲,所以,根本没有?#38405;?#20154;造成致命的伤害。只是给弘晖赢得了时间而已。

                      真是好惊险。

                      四爷危险的时候够男人,先将福晋往他身后藏。四福晋危险的时候够豁得出去,为了自家的男人就?#39029;?#25163;杀人。弘晖站在上面,却第一时间发现了刺客,可见其心里时刻挂念父母。关键是身手好啊。没有把握可不敢随便飞刀。毕竟四爷和四福晋都在刺客的方向,一旦失手,可要出人命的。而且他?#26408;?#36947;不小,二三十?#33258;兜木?#31163;飞刀,还从背后直接插|进了心脏。这力道,就是大内的高手中,也少有人能?#21834;?

                      其实,谁都不知道,四爷府的大阿哥,练了一身这么好的功夫。

                      连皇上都不知道。

                      可见弘晖平日里的低调。若不是实在凶险,只怕还得藏着。

                      皇上缓缓的坐下,才?#23454;潰骸?#27809;事吧。”

                      四爷攥了攥林雨桐的手,?#24597;?#24930;的放开,“没事,是儿子不警醒,叫皇阿玛担心了。”说着,又看?#35828;?#22915;一眼,轻轻的摇摇头,告诉娘娘,他没事。

                      “没事就好。?#34987;?#19978;说着,就看了一眼林雨桐,“老四?#22791;荊?#24456;好。有你阿玛当年的风范。”

                      这是在夸自家,也是在夸费扬古。林雨桐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上前谢恩。然后才?#35828;?#22235;爷身后。

                      皇上就看着弘晖,招手叫到自己跟前,才道:“朕总说你阿玛深肖朕躬,让朕很是?#29282;俊?#22914;今再看见你,朕就觉得,?#30343;裁?#21487;遗憾了。这样的父母,难怪能教养出你这样的沉稳又不乏机敏,允文?#39280;洌?#23389;?#30446;?#22025;的孩子。好样的。我爱新觉罗家有你?#29301;?#26389;有?#35009;?#21487;不放心的。”

                      这话一出,大殿里顿?#26412;?#19968;阵吸气之声。

                      这没说立四爷为太子,但是跟立了太子有?#35009;?#24046;别吗?

                      弘晖愕然的看着皇上,然后僵硬的扭头看四爷。这是?#35009;?#24847;思?这娃被着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住了。

                      四爷噗通一声就跪下,“不敢?#34987;?#38463;玛如?#35828;目?#36190;。”

                      林雨桐脑子一团浆糊的随着四爷跪下,又随着四爷起来,后面再说?#35009;?#22905;都听不清楚了。

                      话说的这么明白了。将来四爷继位,总该顺理成章了吧。

                      她见证了不少历史的改变,但是都没有眼前这事给她的冲击大。

                      八爷手心紧紧的攥在一起,他没想到,这次的契机,却给老四创造了这样的机会。叫皇上当着这么多人,挑明了这件事。

                      而就在大家都陷入震惊的时候,太后身边的一个嬷嬷突然动了,手里握着簪子,就朝皇上刺过来。弘晖忙将腰刀的刀柄扯了下来,挡了一下,然后欺身上前,一把捏住这嬷嬷的脖子,敲晕了她。这人在太后身边,?#25925;?#30041;下活口比较好。要不然连累了太后,就不好了。

                      他还没撒手,就听见众人一声惊呼。

                      扭头一瞧,就见良妃的胸口插着簪子。

                      弘晖有点懵,这簪子被自己挡了,绝对不会插到任何人身上的,而?#21307;?#36319;着,这嬷嬷就晕了。怎么会……怎么会偏偏刺在良妃的身上呢?
                      (www.teux.icu = 易看小说)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5选5历史开奖结果 一肖中特公式 北京五分彩开奖号走势 手机牛牛播放器 广西快乐双彩 重庆百变王牌近100期 星河娱乐网总站 春秋彩票腾讯时时彩 7星彩预测号码 河北11选五胆拖玩法 吉林时时技巧 幸运飞艇直播开 京东江西时时骗局 江西时时彩开奖号 为什么平台禁止梭哈 7位数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