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敛财人生[综]. > 正文 第231章 清穿故事(140)二更
                      清穿故事(140)

                      “你可看清楚了?”十爷披着衣服,从班房里走了出来。初春的晚上,依然冷的刺骨。本来还迷糊脑子,一听是老八府里的事,就瞬间清醒了过来。

                      “看清楚了。”说话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兵卒子,“小的晚上去看一个兄弟,那兄弟如今在皇上的潜邸当差护卫。回来的晚了,又不?#26131;?#22823;路……”

                      城里宵禁以后,没有?#35009;刺?#27530;原因是不能在城里晃悠的。当然了,平时是管的不严,但也不是没人管。一旦叫抓住,也是要吃罪打板子的。

                      十爷就摆摆手,“爷恕你无罪,继续说。”

                      “谢谢爷的恩典。”那人行了礼,才道:?#21834;?#24055;子不宽,又到处黑漆漆的,奴才这心里正不得劲呢,就听见有门开合的声音。小的轻轻靠过去,隐在黑暗里,看见有人提着一盏白灯笼,另一个人穿着大斗篷看不清脸。门口停着?#24043;櫻?#31561;着穿着斗篷的人进了里面,?#24043;?#25165;离开。奴才就赶紧回来报信了。那确实是八爷府的后门。”

                      十爷的手一顿,?#24043;永?#30340;是?#35009;?#20154;?为?#35009;?#21322;夜相见。如今那整条街上,都?#30343;?#32769;八这一家了。隔壁是万岁爷的潜邸。谁也不会没事往那里跑啊。

                      他不敢耽搁,赶紧穿好衣服,上马就往宫里赶。

                      林雨桐正睡得香,就听见脚步声,是苏培盛这奴才的。

                      她就先推了推四爷,“爷,醒醒。”

                      四爷睁开眼,就听见苏培盛的声音,“万岁爷,万岁爷,十爷求见。”

                      老十?

                      四爷蹭一下坐起来,连林雨桐也醒了。

                      九门提督半夜求见,就不会是小事。

                      林雨桐赶紧伺候四爷穿了常服,又把披风给系上。

                      “你睡吧。天还早。”四爷出门前这么交代。

                      但林雨桐哪里真睡的着,抱着被子等天亮罢了。

                      十爷在养心殿等着,见了四爷就赶紧先行了礼。

                      四爷抬抬手,“怎么了?这大半夜的进宫。”

                      十爷低声道:“是老?#35828;?#24220;上,有动静……”

                      四爷点点头,示意老十坐下慢慢说。

                      十爷这才将知道的都说了。?#21834;?#23601;是不知道究?#25925;鞘裁?#20154;?臣弟心里不踏实,?#25925;?#36214;紧禀报一声。”

                      四爷心里就?#30830;?#19979;了。老十能这么迅速的?#20174;?#36807;来,?#25947;?#29369;豫的报上来,这本身就是惊喜。他笑道:“没事!朕让人去查一查。不早了,你就在宫里歇了吧。”说着,就叫苏培盛安排。

                      十爷还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留宿宫里。这以往都是老十三的福利。就是老爷子在的时候,他都没住过养心殿啊。

                      四爷却转身就回了后面,见林雨桐果?#24187;?#30561;,就笑道:“吓住你了?”

                      “没有?”林雨桐伸手给他解衣服的扣子,“就是?#34892;?#19981;放心。”

                      “没事,是老八那边半夜有?#24043;?#20986;入。一会自有消息传来。”四爷掀了被子又躺了上来,不像是很在意的样子。

                      “还有人巴着老八?”林雨桐表?#31454;?#24778;诧。

                      “说不好。”四爷就摇头,“?#20154;?#21543;。掀不起风浪来。”

                      第二天,刚一起来,四爷就收到下面送来的一张条子。他看了之后,就冷笑一声,然后将纸条递给林雨桐。

                      林雨桐接过来,就见上面写着‘年氏假死,脱身已遁。’

                      这是?#35009;?#24847;思,好好的叫年氏假死干?#35009;矗?

                      林雨桐不解,她抬头朝屏风后看了一眼,心里念头一闪,不由的道:“难道他想……”

                      “想?#35009;矗俊?#22235;爷在里面洗漱,含糊的道:“说下去。”

                      林雨桐追到里面,道:?#20843;?#24819;叫年氏改头?#24187;媯?#36865;进宫来?”

                      四爷正在漱口,一口给喷了。呛的直?#20154;浴?

                      林雨桐见他这?#20174;Γ?#23601;知道大概自己猜测的很离?#20303;?

                      四爷缓了半天才道:“真不知道该说你是精明?#25925;?#31946;涂。堂堂的‘八贤王’不会是那么下作之人的。”他笑道,“即便再落魄,八爷?#25925;?#20843;爷。将女人送人这事,他干不出来。这事跟朝上的事有关,跟你心里想的那些个满脑子的男女之事,无关。”他拍了拍林雨桐的肩膀,安慰道:“带着格格们玩吧。这些事,你闹?#24187;?#30333;的。在后宫教会格格们打额驸了,你就算功劳一件。”

                      说着,?#25947;?#33080;,起身走了。

                      ?#35009;?#24847;思?瞧不起人?

                      林雨桐眨巴眨巴眼睛。我说这人,你?#25925;?#25226;话说清楚啊!这么干吊着人是?#35009;?#24847;思?

                      直到弘晖和弘昀弘时来请安,林雨桐才找到能请教的人。

                      两人都先问了十爷半夜进宫的事。林雨桐自然不会瞒着,将知道的跟两个孩子念叨了一遍。

                      “你阿玛到底?#35009;?#36319;我说清楚,这是?#35009;?#24847;思?”林雨桐心里还就记?#26131;?#36825;事。毕竟历史上年氏实在太得圣宠了。她总想着,想蝴蝶掉她好似挺艰难的。原本都进了八爷府了,没想到半路上还能脱身。这简?#26412;?#26159;奇迹。林雨桐只能用命里注定来解释了。

                      弘昀却?#36130;?#22068;,“这不是明摆着吗?青藏那边不消停。本来先帝在时,就有用兵的打算。但因着先帝的突然去了。这事就搁置了。如今那边越发的乱了起来。皇阿玛心里只怕还在掂量人选。但朝中能领兵的,如今排的上号的,就那么几个。这还得把十三叔,十四叔,十叔算上。可论起能力,年羹尧还真就有几分当仁不让的意思。再加上他身上有平叛的功?#20572;?#22788;置又处置不了,想用吧,又得?#24605;?#20182;跟八叔的关系。年羹尧估计也很着急。不摘了这一层关系,他永远都得被?#20804;謾?#20854;实,最好的办法就是年氏暴?#23567;!?#20182;说着就摇摇头,“于是,年氏就暴毙了!?#26089;?#36523;亡。若是再留个遗,说是被八婶苛待欺负了,那就太完美了。在外人看来,就是八婶害死了年家的女儿。八叔又一向敬重八婶,肯定会站在八婶一边,于是年家就恨上了八叔。”他两手一摊,“这就成了。要是闹得人尽皆知,沸?#37266;?#25196;,才更好呢。”

                      林雨桐听得眼晕。果然政|治这玩意,是需要天分的。自己只能在男女这点事上打转,原来根子在这里。

                      弘晖笑了笑,“年羹尧这个人啊,有能力,但是还真不好驾驭。?#36824;?#36825;样也好,真是面上乖巧,才更不?#20040;?#32622;……”

                      弘昀?#36132;?#30340;点点头。

                      林雨桐?#34892;?#19981;解的看弘?#20572;?#24344;晖和弘昀却没有要说的意思。两人还有差事,?#25512;?#36523;告退了。

                      只留下弘时在哪里拿着芝麻糕吃。林雨桐递了一杯水过去,“只能再吃这一个了。不许多吃。”

                      弘时特别乖巧的点头。

                      真是个乖孩子。她坐在一边又想起弘晖的话:?#21834;?#21040;底?#35009;?#24847;思呢?”

                      弘?#26412;?#36793;吃边接话道:“这还不简单。有能力,就用他的能力。桀骜不逊,就会满身都是缺点。想收拾的时候,小辫子一大把。这样的人能用!但用以前,就得想好用完了怎么扔!”

                      说着,将最后一块糕点往嘴里一塞,半杯温水往肚?#27704;?#19968;灌。“皇额娘,儿子上课去了。”然后,一蹦三跳的跑了。

                      “嘿……我说……就我傻是不是?”林雨桐真觉得自己不算蠢人,但回回都被别人的?#24039;堂?#26432;。

                      不一会袁嬷嬷就来了,?#30333;?#20154;府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年氏?#26089;?#36523;亡,留下遗,称自己不堪受辱。外面传的沸?#37266;?#25196;,说是八福晋是第一恶妇,毒?#23613;?#24180;家闹上了八爷府,八爷说,这纯属?#26377;?#20044;有,是污蔑。说八福晋对待年氏一直是亲如姐妹,关爱有加。宗人府已经叫人去处理了。”

                      林雨桐愣住了,这跟弘昀推想的简直?#21480;?#21563;合。

                      ?#36824;?#24819;到八福晋,林雨桐的心里就特别的堵。

                      她现在一定很感激八爷,在众人都责难她的时候,他却坚定的站在她的身边。

                      八爷一个人坐在房里,身子靠在后面的椅背上。他给年家?#31454;茫?#24471;到回报的机会不大,但这却是自己手里唯一有机会抓住的东西。

                      年氏生产的时候,一个大夫都请不到。这是很有意思的事。他当?#26412;?#24847;识到,年家怕是要借着年氏生产,叫年氏暴毙的。

                      自己的孩子不多,再如何,那年氏肚?#27704;?#20063;有自己的骨肉。

                      自己就守在产房里,年家的接生嬷嬷和大夫没有得手。但孩子多少?#25925;?#21463;了损?#24661;?

                      年氏很机灵,她自然看出了猫腻。

                      如果,她?#25925;?#33258;己的侧福晋,年?#19968;?#32773;说年羹尧,就还会要了她的命的。

                      “妾身其实不是嫡女,是自小养在嫡?#24178;?#36793;的。”年氏那么跟自己说。

                      这事,京城里知道的人几乎没?#23567;?#22240;为那时,年遐龄在外任。

                      不是同胞妹妹,年羹尧还真不会有?#24605;傘?

                      但自己却不能看着她死。

                      一边是福晋的名声,一边是年氏的性命。

                      他选择牺牲了福晋的名声。?#36824;?#21035;人怎么说,自己总是会陪着她的。府里的女人他也打算都送到庄?#27704;?#21435;,自己从此就?#30343;?#30528;她。算是补偿吧。
                      (www.teux.icu = 易看小说)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网游之王牌战士txt下载 利比亚前总理加尼姆在维也纳神秘死亡 广西快3开奖走势 中国新年的来历20字 我心狂野APP下载 博洛尼亚怎样 奇才vs尼克斯直播 丛林心脏免费试玩 极速快3 对决沙龙怎么玩 河北快3走势图遗漏分布 塞维利亚火车站地图 南安普敦大学研究生学费 急冻钻石?走势图 高空飞翔怎么玩 09年淮安彩票大奖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