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敛财人生[综]. > 正文 第256章 清穿故事(165)三更
                      清穿故事(165)

                      十四再?#24043;?#21040;了四爷的面前,这次他?#25925;?#27491;常了,神色严肃的说起了军中的事。

                      ?#21834;?#24180;羹尧这奴才,真是胆大包天。”十四说起他来就咬?#29436;?#40831;。好半天才收敛了神色道:“不过有个人,万岁爷或许可以一用。”

                      “谁?”四爷抬头问道。他倒要看看,十四是不是真的长本事了。

                      “陕西布政使胡期恒。”十四眼里的光一闪而过。

                      四爷心里马上就有了胡期恒的生平简历,沉吟了半天,才看了十四一眼,道“那你说说,这个人为?#35009;?#33021;用?要用的话,怎么用才合适?”

                      十?#26408;?#20919;笑一声,“这个胡期恒,跟年羹尧是少年时相识的。曾经一起游过学。关系即便算不上亲密,但也绝对比别人更亲近。”

                      四爷‘嗯’了一声。当时年羹尧举荐胡期恒的时候,他就猜到这两人之间的关系不一般。所以,十四说胡期恒可用,他才觉得蹊跷。

                      就听十四道:“年羹尧身边的随从,喝醉了酒,竟然敢调戏咸阳知县的夫人。胡期恒大怒,将这随从杖责了四十,年羹尧当时没说?#35009;礎?#29978;?#20004;?#19979;面的人都谨言慎?#23567;?#36807;了没几天,甚至亲自上门,去跟胡期恒认错。可就在当天,在布政使衙门,这年羹尧竟然将胡期恒新纳的小妾给睡了。并且讨要到了他的身边。甚至带到了军营了。这事,不少人都知道。年羹尧对这个小妾极为宠爱。这个叫做柳叶的小妾,还就成了年羹尧的新宠。而且,这个女人?#25925;?#20010;嗜钱如命的性子。不管犯了多大的事,只要给的了银子,就没有办不?#35828;?#20107;。”

                      “这些都不是要紧的。要紧的是,因着这个女人,他开始插手西北的政务。也因为此,地方官?#21271;?#26432;。年羹尧嚣张的越界了。再这么下去,就真成了一个活脱脱的西北王了。”

                      十四说着,就掩不住气愤的神色。

                      四爷神色?#25925;?#24179;静。他?#35009;?#30333;了十四的意思。年羹尧跟胡期恒算是朋友,但却公然抢了朋友的女人。这对一个男人是多大的羞辱。尤其是大家都是官场上的人,谁还不要点脸面。所以说,这乎其很一定是恨死了年羹尧了。只要有机会,他会?#25947;?#29369;豫的置年羹尧于死地。

                      四爷点点头,到底?#25925;怯行?#38271;进的。于是神色?#25925;?#26356;加的和缓了:“你?#28982;?#21435;,将这些整理出来,上个条陈朕看看。你也两年没回家了,去吧。恐怕福晋和孩子都还惦?#20146;?#21602;。”说着,又补充道,?#21322;?#24050;经给额娘打过招呼了,你?#28909;?#39069;娘那里,叫她老人家放心。”

                      十四马上?#25512;?#36523;,给额娘请安这是大事。毕竟两年没见了。

                      太后见了十四,到底是红了圆圈,“黑了,瘦了!”

                      十四呵呵一笑,“也壮了。再没有头疼脑热的。”

                      太后就又上下打量了一眼才道:“你哥安排给你的差事都办好了?”

                      好不好的……还真不好说。

                      十四呵呵一笑,“那得看万岁爷怎么看了?”

                      太后心里就咯噔一下,这孩子还真就是搁在身边看着好。出去了一趟,长了两岁,?#35009;?#35265;出息到哪里去。

                      “你们?#20999;?#20107;,我也不懂。”太后拉着十四,怕这熊孩子还想着再走,她觉得自己应该先把话说出口,“你总想着出去,没人管你。如今也出去了一趟了,差不多见识了也就行了。我还能有几年好活,就?#24043;?#20320;们都在眼跟前,三不五时的能见见。我跟你四哥说了,以后甭?#24515;?#20986;去了。就在京城,看有?#35009;?#24046;事你干着。要是没有,你就在家里好好教教孩子。不管是弘春?#25925;?#24344;明,你都没管过。你媳妇这两年在家,又得照顾孩子,又得顾着外面的应酬。不容易。好好的守着你媳妇过日子,别叫额娘也跟着你提心吊胆的。”

                      十四心里一叹,这两年他其实也琢磨出味了,额娘是?#35009;?#24847;思他都明?#20303;?

                      不就是怕自己叫万岁爷作难,到时候烦了,反倒没自己的好果子吃。不如安安分分的待着,就是看在额娘的面上,到最后,不给个亲王,也得给个郡王。也算给孩子留下点?#35009;?#20102;。

                      他心里多少有点堵得慌。但在外面转了一圈,他?#35009;?#30333;了,曾经的皇阿哥身份不好使了。人家让自己两?#33267;?#38754;,那也是看在自己的亲哥面上。

                      他点点头,“外面自是没有家里舒服。儿子哪里会不?#25954;狻!?

                      太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十四出畅春园的时候,日头已经快要落山了。

                      暑热?#37027;?#30340;退了,风吹在身上,还真是带着几?#33267;?#29245;。

                      等到了城门口,果然已经宵禁了。不过十爷等在城门口,看见十四才叫给开的门。

                      十爷十分大方的挥手,“快回家去吧。家里等着呢。咱?#20999;?#24351;?#35009;?#26102;候不能一起喝酒说话了?”

                      十?#26408;?#22312;马上拱了拱手,往府里赶去。

                      一屋子女人孩子,等在大厅里。桌上摆着饭菜,显然都在?#20154;?

                      一群女人扑上来一声声的叫爷,叫十四这心里顿?#26412;?#21270;成了水。

                      罢了!罢了!在家就在家吧。到了哪里?#35009;?#26377;这温香软玉啊。

                      十四福晋起来又坐下,心里不是滋味。在家里受苦受累,为他提心吊胆的人是自己。可到头来,眼里看见的还不是后院的小妖精们。

                      她?#20146;?#36731;轻的哼了一声,大厅里顿?#26412;?#38745;了下来。

                      可见这两年在府里,福晋的积威甚重。

                      十四心里微微?#34892;?#21035;扭,还别说,要是再不回来,这府里还真就未必是自己的府里了。

                      “福晋?#37327;?#20102;。”十四想起额娘交代的话,对十四福晋,态?#28982;故?#31471;正的。

                      再说了,如今连五嫂?#25512;?#23234;都相继?#21507;?#20102;,这为的是?#35009;矗?#22823;家都心知肚明。

                      万岁爷恨不能将主子娘娘捧到天上去,那么,他们这些兄弟就必须是敬爱嫡妻的典范。

                      因此,他拿出最大的耐心,来对自家这倒霉福晋。

                      十四福晋的神色稍微缓了缓。“爷一路?#37327;啵?#20808;吃饭吧。”

                      十四爷接过热帕子擦了擦,一桌在的女人孩子。好似都在看福晋的脸色。

                      他莫名的?#34892;?#24515;酸。这些女人这两年肯定没有自己在家的时候过的舒服,但此时这样无声胜有声的给福晋上眼药,也叫他厌?#22330;?

                      他这会子还想着万岁爷叫他写的条陈该怎么写,西北的事,根本就不会那么简单的几句话能说清楚的阿,但凡有一点疏漏,吃挂落的都得是自己。

                      女人都散了,十四跟十四福晋说了一声,就转身去了房。

                      十四福晋脸都黑了,回来的头一天就住房,你是几个意思啊。

                      十四在房忙了一晚上,又是找幕僚完善。早上早饭还没吃到?#20146;永錚?#19978;门送拜帖?#26408;?#19968;堆一堆的。

                      洗了?#39038;?#28577;,喝了浓茶,这才打起精神处理这些人情往来。

                      离开京城两年,这该走动的也得走动起来了。虽然福晋打理的不错,但不是还有一句话叫做见面三分情吗?

                      他不在京城,总归是少?#35828;閌裁礎?

                      兄弟们热情中带着矜持,如今哪个其?#20498;?#30340;都不差。

                      老三如今是宗令,一天天鸡毛蒜皮,?#39029;?#37324;短。这家娶媳妇了,那家办丧事了。没完没了。有时候前半天穿丧服,后半天就得回?#19968;?#20102;衣服去主持婚礼。比起以前整天?#35328;?#24220;里修,也算是多了几分烟火气。

                      他笑着回复了帖子,只说改日登门给哥哥请安的话。

                      老五一年到头的都在盖房子,但一个亲王,只要皇上还在用他,干?#35009;?#20854;实都是无所谓的。十四心想,要是自己有老五看的开,这会子日子也应该不难过。

                      他回了一堆话,重点?#25925;?#36154;喜五福晋有喜。话说的也热情。出了一趟门才叫他知道,连外面的人都不一定因为自家的亲哥是万岁爷就给自己面子,更何况是这么兄弟,他还真是没有?#35009;?#36164;本嚣张。

                      一封封的帖子看过去。竟然还有一封是老八府里送来的。

                      这帖子不是以老?#35828;拿?#20041;,而是以弘旺的名义给他这个十四叔请安的帖子。帖?#26377;?#30340;是声情并茂,但十四不敢搭理。老八这个八贤王当下来,倒也有?#20048;遙?#23601;?#28909;?#20195;?#24066;?#36825;份帖子的?#24043;俊?#30475;来,老八落到这个份上了,?#24043;炕故?#27809;有离开,反倒一心一意的为弘旺?#34987;?#36215;来了。他为的大概也不过是自己能在万岁爷跟前说上两句好话。毕竟弘旺的年纪说起来也不算小了。万岁爷能善待弘昱,能善待弘晳弘普,在他看来,就未必不能善待弘旺。他这么想,其实不算错。但是他根本就不了解万岁爷的性情。这事,根本就成不了。若是弘旺安安分分的,这些叔叔也不会真的看着他被欺负,?#35009;?#20154;敢上门欺负。毕竟老八这个事,太遭忌讳。消停上一二十年,或许还有转机吧。现在……不行!只要老八还活着,就不行!

                      他叫锦源拿了火盆来,亲手将这帖子烧成了灰,才踏实下来。

                      可?#20154;抢?#20986;弘晳的帖子时,就更暴躁了。一目十行的看完,顺手就扔进火盆里。

                      转头,手里就拿着富察家的帖子,看了两眼,就皱眉发起了呆……
                      (www.teux.icu = 易看小说)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各博彩公司欧赔特色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开奖j记录 赌博app制作构架 时时财经网 微乐宁夏麻将作弊 168秒速开奖网 沈阳麻将技巧顺口溜 全国快乐双彩走势图 网购足球 七位数的电话是什么 全球最大mg平台 上海时时哪儿买的 广东11选五走势图基本 法甲比赛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