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敛财人生[综]. > 正文 第272章 那个年月(1)三更
                      那个年月(1)

                      耳边是‘哐?#36793;?#24403;’的声音,林雨桐的意识还是很模糊。

                      她在四爷意识模糊的时候,紧紧的攥着他的手,“你说过的,只要拉紧你,你就还是我的俊老头。”

                      她甚至还看见四爷的嘴动了一下,他无声的说‘好’。

                      林雨桐笑了,紧跟着,意识也模糊了。

                      她不想回到自己的世界里去,宁愿就这样陪着他的身边。

                      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她似乎听到过空间给?#26408;?#25253;声吧?

                      但是?#36824;?#21435;哪里,如果没了四爷的话,谁还在乎这些呢?就算消失在这茫茫浩瀚的宇宙中,她也不在乎。

                      但是听着耳边忽远忽近的嘈杂声,现在?#37027;?#20917;显然不是自己预想的。

                      她还活着,而且有了意识。这种感觉不好,十分的不好。

                      一瞬间,她都觉得生命里要是没有那个人,生命都没有意义。

                      这种想法很琼瑶,但却是真心的。

                      她鼻子一酸,眼泪就下来了。

                      我的俊老头,我想你了。

                      慢慢的,感官越来越灵敏,这‘哐?#36793;?#24403;’的声音,怎么那么像是火车的声音呢?

                      怎么会是火?#30340;兀?

                      不应该是回到自己的营养舱,睁开眼睛看到高明那个女人吗?怎么会在火车上,而且是这么老旧的火车声。

                      高铁四通八达,这样的火车,早已经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了。

                      头脑越来越清醒,五官也越来越敏锐,没错,这就是老旧的火车声。

                      她睁开眼,发现自己靠在车窗上。扭过头,往四下里一看,她顿?#26412;?#24867;住了。

                      这些人的穿着,打扮,还有?#32423;?#20256;到耳朵里的只言片语,叫林雨桐有种想一头撞死的冲动。

                      蓝黑灰夹杂着军绿色,十分有时代的特色。男人都是小平头,女孩子是齐耳的短发或者将头发编成两根麻花辫,自然的垂到胸前。

                      这是二十世?#25512;?#21313;年代才有的特色。

                      以前,只能在老照片里看到。如今,就这样突如其来的展现在她的眼前。

                      她震惊的已经失去了话语的能力,嘴唇都止不住的颤抖。

                      自己锦衣玉食了一辈子,如今却落到这个年代。

                      连话自己恐怕都不敢多说了。

                      她捂着胸口,平复了半天?#37027;?#32490;,感觉到有人在打量自己,?#25237;?#30528;视线看过去。

                      看自己的人就坐在自己的身边。十六七岁的少年人模样。像大多数男青年一样,留着平头,皮肤?#34892;?#23567;麦色。他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眼神带着探究和打?#20426;?

                      林雨桐怕露馅,迅速的将视线收回来。可是垂下眼睑的那一瞬间,她看见那那青年的两只手搭在一起,左手转着右手的大拇指。

                      她整个人都顿住了。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这个动作太熟悉了。

                      四爷在思考的时候,?#19981;?#29992;左手转着右手拇?#24178;?#30340;扳指。

                      她抬起头,又看向他,心里盼望着是,又害怕不是。

                      他也看了过来,眼神带着打量,还有惊疑不定。

                      “今年的瓜快熟了。也不知道便宜了哪个小子?#20426;?#26519;雨桐声音不大,喃喃的说了一句。

                      果然,他的左手捏着右手的拇指,半天都没动。

                      “谁抢到算谁的?反正都不是?#35009;?#30465;油的灯。”他看着她,回了一句。

                      “爷……”林雨桐想扑过去抱住他,想放声大哭,想告诉他自己心里的害怕。但转眼,见坐在对面的女孩看了过来,她马上道:“也……是!”

                      “你们在说?#35009;?#21602;?#20426;?#23545;面的姑娘莫名其妙的看了林雨桐一眼,“刚才你哭?#35009;矗?#25105;们响应号召,到广大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应?#20040;?#30528;饱满的热情才对。”

                      林雨桐:?#21834;?#37117;多少年没人教育自己了。这种叫人不知道说?#35009;?#30340;感觉真是太操蛋。她捂住肚子,“你说的对!我接受你的批评。只是肚子疼而已,又不是?#35009;?#22823;毛病。我再忍忍,绝对不会再掉眼泪。”

                      那姑娘的眼神一下子就温和了起来,“原来是不舒服啊。早点说多好。都是革|命同志,理当相互帮助,我去给你?#39029;?#21153;员要点?#20154;!?#21313;分的热心。

                      林雨桐心里松了一口气,露出点笑意,“那?#25237;嘈?#20102;,同志。”

                      林雨桐说话有点绕舌头,这画风不对!

                      见对方走了,斜对面坐着的小伙子还在睡,林雨桐就赶紧朝四爷瞧去,在桌子下面偷偷的拉他的手。

                      “我现在叫印臻。”他低声道。然后捏着她的手,“比你早来一天。你先合上眼,想想你现在是谁。别怕,有爷……我在。在这里,不能拉拉扯扯,?#38405;?#19981;好。入乡随?#20303;!?

                      他竟然看起来适应良好。

                      林雨桐想说,我的爷,这里我比你熟。

                      但还是听话的将眼睛闭上,慢慢的接受原主的?#19988;洹?

                      这姑娘叫林雨桐,今年十五。刚刚初中毕业。家在?#26412;?#29238;母健全,都是药厂的工人。她上面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哥哥早就成家了,也在药厂上班,跟嫂子一起分出去单过了。两个姐姐少读了几年,早早?#24180;?#23398;了,但也避开了上山下乡这场运动。都进了纺织厂,成了纺织女工。还有一个弟弟,年龄小,身体不好。家里的意思是想?#20154;?#21021;中毕业的时候,安排进药厂里。只有她这个姑娘,无法安置。家里也不是不疼她,可就是没办法啊。大环境当前,谁叫咱赶上了呢?

                      叫人欣慰的是,这个时候,工人阶级可是领导阶级。也算是根正苗红吧。

                      她慢慢的睁开眼睛。

                      很好!我回来了,1972年。

                      “还难受吗?#20426;?#23545;面那个姑娘问道。

                      林雨桐也不敢太过关注四爷,因为这个时候,男女关系这个问题,还是个很敏感的问题。“好点了,没事。”说着,笑着接过一个白色的搪瓷缸子,缸子已经很旧了,外面的搪瓷已经磕掉了不少,显得?#34892;?#26001;驳。上面印着‘为人民服务’几个大字。

                      她想念她的杏花盏,那是四爷特地命人给她烧制的茶具。

                      四爷像是明白她想?#35009;?#19968;般,朝她看了过来。林雨桐似乎能听见他微微的叹气声。

                      “怎么不喝?#20426;?#23545;面的姑娘还是这么热?#27169;?#24456;烫吗?#20426;?

                      不是!关键是不习惯用别人的东西,不卫生好吧。

                      但这话不能说,她只笑道:“用你的杯子,多不好意思。”她抬头看了一眼行李架,?#39029;?#21407;身的用还比?#20808;?#26131;叫人接受。

                      “m主|席教导我们,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39184;?#30340;目标走到一起来了。”那姑娘一脸正色,“革|命同志,不分你我。也不应该有?#20160;?#38454;级……”

                      “咳咳咳……”林雨桐刚喝了一口水,就被她给刺激?#37027;?#20303;了。自己不是?#20160;?#38454;级,而是腐朽的封建阶级。

                      林雨桐一缩脖子,自己这样的,还是赶紧夹紧尾巴吧。

                      她?#20855;斯具?#23558;水喝完,然后赶紧将杯子还回去,“谢谢你。我好多了。再歇歇就好。”说完,果断的眯上眼睛?#20843;饋?

                      她觉得要自己是哑巴,日子大概比现在还要好过一些。

                      眯着眼神往四爷那边一看,人家正拿着红、宝,看的很认真。

                      这种情景,莫名的让林雨桐觉得有喜?#23567;?#20294;是为了活下去,熟悉现在的一切,确实是当务之急。

                      自己都这么难了。四爷心里该多难。

                      这不是他的时代。

                      林雨桐捂住胸口,很心疼怎么办?

                      现在的一切,对他来说,冲击该是多大。他大概也是想叫自己安?#27169;?#25152;以不?#21307;?#24515;里的恐惧和迷茫表现出来吧。

                      她偷偷的将手放在两人的夹缝中,在他的腿上写了两个字,“我在。”

                      四爷扭过头,安抚的笑笑。眼神柔柔的。

                      车厢里慢慢的暗了,天也黑了下来。慢慢的,变得静?#37027;?#30340;,只有火车的‘哐当’声?#25512;?#31515;声。

                      车厢里,只有两盏昏暗的灯光。相邻的两个人都相互看不清楚了。

                      此时,四爷才慢慢的攥住了林雨桐的手。在她手心里写字。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爷有这个身体的?#19988;洌?#19981;会露馅,别担心。”

                      “这大概是后世。但又不像是后世。这个印臻脑?#27704;?#30340;?#19988;?#30340;历史,有爷,但是又不像是爷。”

                      “现在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重活一次,是?#35828;饋?#29239;不强求着追根究?#20303;!?

                      “?#35009;?#37117;别怕,有爷在。到哪里都不会叫你吃苦。”

                      林雨桐的眼泪就下来,装作睡迷糊的样子趴在他的背上。

                      这?#35009;垂?#23617;?#35828;饋?#22909;不容易能带走四爷了,却偏偏放在这么一?#21355;?#21490;时空?#23567;?

                      该不是?#20302;?#30340;能?#30475;?#19981;走两个人,所?#24895;?#24039;在这个时空点上,消耗完了能量吧。

                      越想,越是觉得这种可能性大。

                      但是再一想,有?#35009;垂叵的兀?#21482;要有他在,就好……
                      (www.teux.icu = 易看小说)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王牌战士什么时候上线具体时间 刮刮乐登陆 北京单场sp值 旋转大战送彩金 ag电子竞技俱乐部价值 寻仙手游小桑村隐藏任务 澳洲幸运8开奖网记录 歌剧魅影在线客服 拉斯帕尔马斯地图 一起来捉妖维护 英超伯恩利vs狼队 Cashback先生游戏 3d彩票网站大全 三人斗地主规矩 恩波利对那不 风暴魔域戒指耳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