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敛财人生[综]. > 正文 第296章 那个年月(25)一更
                      那个年月(25)

                      一场大风雪,东北的冬天说来就来了。

                      但要以为这到了冬天就能清闲下来了,能啥也不用干的猫冬了。那就错了。

                      最近县城又开会了,说是要的坚决批?#23567;?#29483;冬’的思想,要战天斗地,将农闲变成农忙。又一次将农业学大寨提了出来。

                      于是,大家都甭闲着躲在暖炕上打扑克织毛衣了。都起来,动员起来,大?#20197;?#19968;起干一点有意义的事吧。

                      ?#35009;?#20107;有意义的事呢?

                      连里是这么安排。将知青分成了好几组。一组是检修线路,电话线,电线都得检修。范围就是从三连到团部,再从团部到师部。百十里路呢。食宿的话,借住在离他们当天最近的屯?#27704;鎩?#20108;组,支援渔业,去?#27704;?#28246;里凿窟窿打渔去。三组,支援林业,帮着林场伐木去。四组,留在连里,刨大粪,为来年的春耕做准备。

                      比起去其他地方,还不知道住宿的地方够不够暖和比起来,好像还是刨大粪好一点。至少累了一天,回来暖暖和和的。

                      于是,四爷和林雨桐直接要求留在第四组。?#28909;?#20998;在了第四组,那么报名的同时,连里分给他们的除了?#26131;?#38081;锨,还有一辆板车。男女搭配,两人分一辆板车。至于牛马骡子,对不住,连里有上了年纪的职工,照顾一下,发扬一下风格嘛。连长指导员都拉着板?#30340;亍?

                      至于拖拉机,大冬天的,根本就打不着火。再说,油不够。不到生产的季节,上面不给配发油的。

                      四爷觉得,林雨桐的卫生?#20063;?#33021;停。刚提出这个想法,马上就有思想积极的知青反对,只要不是要死人的急病,完全可以不用急着找大夫嘛。大家克服克服,等晚上休息了,再看病也行啊。

                      于是,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饲养场上空,?#25512;?#36215;了青烟。因为天冷,整个地都冻住了。怎么办呢?先点上火解?#22330;?#28982;后由连长给每一小组,划分区域。

                      连长对四爷和林雨桐还是比较照?#35828;摹?#21010;分的是最外围的一溜。外面这一圈,粪薄,不用往深了挖,省劲。然后由男的拿着三个叉的?#26131;櫻?#21483;做粪耙的,先把粪耙起来。然后?#39029;?#26469;的粪,就由女同志用铁锹铲起来,扔在板车上。板车?#37027;?#21518;,带着格?#30149;?#37324;面跟着斗子一样,能装个几百斤的粪。等填满了,然后,男的拉车,女的在后面推。

                      地头离饲养场?#26408;?#31163;可不近,四五里路呢。

                      拉到地头,然后将粪倒下。再一锨一锨的将粪匀开,保证田里得铺上薄薄的一层。

                      回去的时候,四爷叫林雨桐坐在板车上,他拉着走。“上来吧。就你那几十斤的分量,还能累着我?。”

                      于是,平路或是下坡路了,林雨桐坐车。上坡路的时候,就下来帮着推车。

                      白晓梅跟程?#31080;?#24616;,“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恨不能叫我拉着你走。”

                      程浩长了一副秀才样,文文弱弱,正是这个年代姑娘家?#19981;?#30340;样子。读人啊,白面小生啊。简?#26412;?#26159;梦中情人。

                      “那能一样吗?人家是?#35009;?#20851;系,你跟我是?#35009;?#20851;系。”程浩喘着气,“我想跟你成为最亲密的革命战友,你答应了吗?要是答应了,今儿就是累死,我也给你当一回牛,做一回马。当牛做马的,我也甘愿。”

                      “去!”白晓梅在后面推车,“你就会口花花。”

                      到了下坡路上,程?#24179;?#30333;晓梅拉车,“我给你压着点,省的惯性大,冲的狠了,你再撑不住。?#27604;?#21518;十分不要脸的叫白晓梅拉车,他坐了上去。

                      白晓梅气的想踹她,“你怎么不?#26790;易?#19978;去给你压着点。”

                      “这么重要的革|命任务怎么能交给一个女同志呢。”程浩大言不惭,“还是我来吧。你掩护我,我?#35013;?#30340;同志。”

                      “不要脸!”白晓梅骂了一声,嘴角却扬了起来。

                      苦中作乐,也是一种积极的心态。

                      晚上回去,林雨桐给泡澡的浴桶里放了不少药材,两人洗了鸳鸯浴。?#20154;?#29239;睡着了,林雨桐还得起来给他浑身都推拿一遍。拉粪这活,光是一个来回,就是差不多十里路。更何况还?#32654;?#36710;。一天七八个来回,走路都受不了,还得负重。

                      四爷第二天醒来,就感觉浑身上下舒畅。他睡着了,迷迷糊糊的也知道林雨桐在干?#35009;礎?#20294;就是睁不开眼。?#30333;?#26202;没睡好吧?”

                      林雨桐摇摇头,“?#26131;?#19968;半歇一半,没你累。”

                      活计很?#37327;啵?#20294;唯一的?#20040;?#23601;是,连里给大家的伙食标准提高了。凡是参加?#25237;?#30340;人,一人一天有一斤的二合面馒头。每天还能吃点豆腐。

                      这在大家看来就是好伙食了。但是林雨桐和四爷可就有苦说不出了。想回去自己做都不?#23567;?

                      好在干上半天活,也真是饿了。也吃的下去。

                      这天晚上,司务长?#37027;?#30340;叫住四爷,趁着没人,塞给他一个东西。用油纸包着。

                      四爷也不知道是?#35009;矗炕?#21040;家,怀里跟揣着个炸弹似的。

                      然后两人十分小心的打开。

                      我去!

                      是半个猪蹄。

                      “嗨!”四爷把东西塞给林雨桐,“你不是说想要猪蹄嘛。拿着。”

                      林雨桐是想吃这个丰胸来着。但是这半夜三更的,咋弄啊?

                      先放在空间里。

                      “连里杀猪了?”林雨桐问道。没听见响动啊。

                      “可能是别的连叫司务长去杀猪,人家给的谢礼。”四爷翻了个身。

                      杀猪也是个手艺活,这个年代会杀猪,多少都有能沾点油性回来。

                      一个猪蹄,半个猪尾?#20572;?#25110;者一块猪大油。不知道能羡慕死多少人。

                      累了半个月,终于能歇下了。因为大风雪来了。人在外面根本就站不住。

                      ?#34892;?#32769;天爷啊,要不然还真不知道得干到?#35009;?#26102;候去。

                      这一天,林雨桐以为不会来人了,结果外面的门被拍的?#20061;?#21709;。原来是程浩拽着白晓梅,两人裹得跟狗熊似?#32654;?#30340;。

                      等进了?#26790;藎?#31243;浩才对怀里掏出一只冻僵了兔子。“来跟你们搭个伙。今早在柴火堆里捡的。这玩意钻在里面出不来,一晚上给冻僵了。”

                      这运气。

                      四爷拉着程?#24179;?#21435;坐了。

                      林雨桐带着白晓梅,开始生火做饭。趁人不注意,林雨桐还将那半个猪蹄拿出来。

                      “这个好!”白晓梅乐了,“这个炖上,跟黄豆一起。”说着,问林雨桐,“你这里有黄?#22993;唬?#27809;有拿我的去。”

                      他们各自都存着一点黄豆。这?#21482;?#35910;都是收割了黄豆以后,地里散落的颗粒。平时?#20063;?#35265;,下两场雨一泡,一个个都涨起来了。用针轻轻一叉,就捡起来了。捡了这样的黄豆,也不需要?#36824;?#33258;己烘干,实在馋了,就换点豆腐?#28020;?#29983;豆腐简单?#37027;?#25104;块,跟大葱一拌。哪怕没有油,也觉得香的很。连里能自己开火的,也能当菜?#28020;S行?#30140;孩子的,就炒了给孩子磨牙。

                      林雨桐也跟着大溜捡了不少。她点点头,“我捡的基本都没怎么?#28020;?#20170;儿就炖上。”

                      猪蹄炖黄豆,红烧的兔子。一碟子腌好的萝卜缨子,一碗醋溜的白菜,一碗凉拌的萝卜丝。半簸箩二合面的馒头。

                      “今儿算是过年了。”程浩拿起筷子就?#28020;?#21507;着,还对林雨桐竖起大拇指。“怪不得印臻坚决要跟你住在外面开火做饭,不吃食堂呢。这手艺,没话说。”

                      林雨桐心道,四爷住在外面,可不单单是为了好吃的。

                      白晓梅点点头,“以前在家的时候,还会做饭。现在,这几年食堂吃下来,真是?#35009;?#37117;不会做了。那些插队的,?#20040;?#26159;自己做自己?#28020;?#25105;们这样的,想去司务班帮忙,人?#19968;?#24597;咱们偷?#28020;!?

                      “不去司务班现眼。真想?#21248;猓?#21681;们明年去林场,或者去渔场也?#23567;!?#31243;?#31080;叱员?#36947;,“那些孙子,干了多少活那是不知道。但是打渔的怎么可能没鱼吃,林场的怎么可能没野?#20923;浴?#36825;些东西不能买卖,还不能叫人吃了?”

                      “合着那两组愿意去的,都是冲着肉去的。”白晓梅问道。

                      “那你当人家图?#35009;礎!?#31243;浩白眼一翻,“像是咱们这样,恋家的,赖在窝里不愿意动弹的。就只能看着人?#39029;匀猓?#33258;己流口水了。”

                      白晓梅犹豫了半天才道,“那也不如在连里待着舒服。这大冷的天的,我就不信人?#26131;?#22791;的地方,?#20154;?#33293;舒服。”

                      程浩指了指四爷和林雨桐,才问白晓梅道,“像是他们这样的你瞧着舒服不舒服?”

                      白晓梅点点头,“这俩跟过小日子似得,肯定舒服。”

                      “那咱们结婚算了。结了婚也搬出宿舍,分一套小院子……”程浩还没说完,就?#35805;?#26195;梅一拳锤在背上了。

                      “你还敢胡说?#35828;潰俊?#30333;晓梅瞪眼。

                      程?#31080;?#22068;,“得得得!当我没说。”

                      林雨桐心道,这?#19968;?#30475;着精明,怎么是个蠢的?这话都说出口了,你又吞回去了。到底是几个意思?诚意呢?

                      这样的人,叫林雨桐说,就该打一辈子光棍。

                      没看见把白晓梅气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吗?

                      不解风情啊。
                      (www.teux.icu = 易看小说)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守望先锋一直下载不了 澳门百家乐代理 卡利亚里女装连衣裙 切沃足球排名 夏洛克的秘密游戏 dnf元素吧 埃瓦尔对巴拉多利德分析 3月5日墨尔本胜利比赛直播 巫师梅林在线客服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牛 武里南联官网 警察与土匪APP下载 两元彩票网 外星大袭击闯关 皇马vs莱万特国语 奇迹觉醒后期五个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