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敛财人生[综]. > 正文 第306章 那个年月(35)五更
                      那个年月(35)

                      今年?#37027;?#25910;,众人显得非常积极。终于不用到处?#39029;?#30340;了。因为粮食熟了。

                      先是刨红薯,这玩意不用加工,洗一洗,搁在锅里一蒸,就能吃。

                      今儿全连都在食堂吃饭,红薯,管够。

                      一人分到两个红薯,林雨桐刚想叫四爷回去。要不然真塞不下这个。谁知道连长叫了四爷过去也不知道嘀咕?#35009;礎?#37027;么,就只能在食?#38376;?#30528;大?#39029;?#20102;。

                      “今年的地瓜特别香,你觉得呢?”许菊香问道。

                      林雨桐点点头。心里却道,那是饿得很了。吃?#35009;?#37117;香。

                      红薯吃多了烧心。司务长端了一大盆洗好?#37027;?#36771;椒和一碟粗盐出来。

                      不知道从?#35009;?#26102;候起,人们认为这?#21019;?#37197;着吃会缓解胃里的难受。

                      青辣椒蘸点盐,然后就着红薯吃。

                      反正林雨桐没听过这有?#35009;?#29702;论依据。

                      许菊香给林雨桐取了一根辣椒,墨绿的辣椒配着发苦的盐,再咬一口又水又甜的新红薯。这滋味,再不想吃第二次。

                      忙完了秋收,林雨桐跟白晓梅坐在炕上,给白晓梅的孩子逢尿布。都是找了这么些知青不要的衣服。要是有旧?#37027;?#34915;秋裤就更好,给孩子做尿布吸水还柔软。

                      “你这拆了以后,得先煮一煮,暴晒一下。要不然对孩子不好。”林雨桐帮着她拆。边忙活,边道。

                      “记住了。晚上就叫程浩去煮。”白晓梅应了一声,“这天也冷了。今年也不知道会不会有?#35009;?#27963;。”

                      “怕是还得忙呢。”林雨桐顺嘴就说了一声。

                      谁知,还真让人说着了。

                      今年的任务是,加固河堤。

                      大冬天的,河都冻结实了,怎么修河堤啊?

                      林雨桐不想叫四爷去,“想个办法,不去干这差事。”

                      “不行!”四爷摇摇头,“全员动员,就是白晓梅都得去。不过,白晓梅那样的,就是在一边烧火。我跟司务长说了,到时候叫你去给他打下手。河堤离得远了,饭不能靠送。要不然得成了冰疙瘩。就得在外面现做。你去那边,守着锅灶。暖和。”

                      好吧!这应该属于zheng治任务。谁也不能逃避。

                      天还不亮,连里就集合了。除了老人孩子,全都上阵。

                      司务长叫那些小伙?#29992;?#20960;个了连个简易的灶,然后就分配任务。

                      林雨桐和白晓梅连同连长家的媳妇,分到了一组。要保证大?#39029;?#39277;的时候,有一碗热汤?#21462;?

                      汤??#35009;?#27748;?不是萝卜就是白菜一熬,就算是汤了。

                      白晓梅坐在边上看着火,时不时的添点柴火。

                      连长媳妇拿?#25490;瑁?#19981;停的找些干净的雪,放在锅里,先化开了。“俺做饭的手艺不行,大妹子,你来吧。你掌?#20303;?#20474;给你打下手,洗菜淘菜切菜这个俺拿手。”

                      林雨桐还没想好做啥呢,那边就传来欢呼声。原来是不小?#37027;?#24320;了冰面,蹦出几条鱼来。

                      有个小子就颠颠的送来。

                      这个好,能做两大锅酸辣的鱼汤。

                      将鱼收拾干净,用了一点点的?#20572;?#28982;后将鱼下锅,煎成?#22815;?#20043;色。然后再将红辣?#38750;?#20102;切,大半碗的全倒了进去翻炒。不一会,辣味就传出去了。再烧焦以前倒水。这水是融化后过滤了一遍的雪水。之后切了姜片进去。

                      ?#21543;?#23376;,切酸菜。”林雨桐招呼连长媳妇。

                      两人将酸菜切得细细的,等锅里的汤成了带着辣椒红的乳状,再放酸菜进去。

                      吃饭的时候,一人三个大馒头,一碗酸辣汤。

                      “过瘾!”指导员喊了一声。就跟四爷小声道,“怪不得你小子将人看的这么紧。就只这份手艺,你小子就不亏。”

                      四爷一上午其?#24471;幻?#24178;多少活。这修河堤他太知道了。现在的做法,也是人力硬抗。一个人一天干多少,这修河堤有?#35009;?#35762;究。这他早就研究了不知道多久了。虽然拿到现在未必就科学。但绝对算不上蛮干。

                      所以,才说了两个注意事项,这就成了监工的了。

                      一顿饭吃的身冒一身的汗。司务长打趣林雨桐,说他得让贤了。

                      活很重,但伙食不错。都是二合面的馒头。

                      不一会,就见程浩走了过来,林雨桐看见他将一个馒头塞给白晓梅,“?#39029;?#19981;了这么多,你先拿着。”

                      白晓梅愣了愣,眼圈就红了。干这么重的活,怎么可能吃这么一点就饱了。不过是剩下一口来,给自?#21898;?#20102;。

                      像是程浩这样,给老婆孩子省一口吃的的人,大有人在。

                      林雨桐觉得心里酸酸的,软软的。

                      ?#35009;?#26159;爱?这样宁肯亏了自己,也不会亏了爱人的行为,就是爱。

                      所以,以后做饭,林雨桐也不?#24179;?#22909;吃不好吃,只要吃下去,肚?#27704;?#35273;得实在就好。白菜萝卜,剁了就扔下锅。在锅上面再加上好几层的笼屉。用晒干的红薯叶子,伴着最粗的玉米面捏成的?#36865;?#23376;,放在笼屉里蒸。?#35009;?#21507;到肚?#27704;?#19981;占地方啊??#20040;?#22622;饱了再说。

                      周围红旗飘飘,干活的人一个个热火朝天。叫人心里止不住热血沸腾。

                      她想起老家,老家全县?#32654;?#28748;溉的水渠,排水沟,百分之八十都是这个时代的人一铁锹一铁锹的修建起来的。直到四十多年后,仍然在使用,而?#19968;?#23558;继续使用下去。想必全国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他们用他们?#37027;?#26149;和热血,在这片土地上一样铸造了辉煌。造福了子孙后代。

                      所以,我们应该向这代人致敬!

                      这场忙碌,直到进入腊月,才算告一段落。

                      哪怕只是一天做两顿汤,林雨桐也觉得胳膊都不是自己的了。

                      终于可以躺着不用干活了。今年可能累得惨了,想着回家?#26408;?#28982;不多。

                      连里的小年轻们,开始去县城泡澡,逛街了。

                      林雨桐?#35009;?#21834;。?#28909;?#35201;结婚,?#20040;?#35201;给两人做出一身新衣服出来吧。

                      ?#21344;?#37324;的料子不能拿出来用,“咱们也得去县城,看看有?#35009;?#26009;子?”

                      结婚是大事。虽然老夫老妻了,但婚礼,四爷一点都不想马虎。新衣服必须?#23567;?

                      挤在连里的马车上,一路往县城去。

                      百货商店还是老样子,不过这个时候,人?#25237;?#20102;起来。多是用手里的票,换日用品的。

                      布料倒是添了几样,有一种灯芯绒的,冬天做外套倒是合?#30465;?#26519;雨桐给四爷选了黑色的做上衣,多要了几尺,想做个短一点的风衣样子。驼色的做裤子,相?#21364;?#37197;着既显得年轻,又不失沉?#21462;?

                      而到了自己跟前,就犯了难。没有纯红色的布料只有黑红的格子布,“只能选它了。”又将黑色的多要了几尺,够给自己做一条裤子的。

                      这就行了。

                      回来一量,好似自己跟四爷都长?#35828;?#20010;子。

                      “怎么?又不够。”四爷看着林雨桐拿着尺子?#28982;?#23601;问道。

                      林雨桐算了算,“够了,裤兜用别的布,就勉强够用。”

                      “咱们又不缺这点,你回回都是紧巴巴的。”四爷看她精打细算,都?#34892;?#22909;笑。

                      “时间长了,我都习惯了。要是多出来一溜,?#35009;?#37117;用不上的废料。我也心疼。”林雨桐将布料叠起来道。

                      两人正说话呢,就听见外面敲门声。

                      四爷去开门,见是几个小子挠着头嘿嘿笑着进来。每个人手里都拿着衣服。看起来还是新的。

                      “你们这是?”林雨桐纳闷。这要是布料,她还能以为这是?#26131;?#24049;给做衣服的。可这都是新衣服,该是没上过身的,?#26131;?#24049;干嘛。

                      其中一个就笑嘻嘻的道,“都说雨桐姐手艺好,我们才来的。”

                      可这是新衣服啊。林雨桐拿起来看看,“怎么?不合适啊?要改?#35009;?#22320;方?你们去那屋换上,我看看才知道要?#21738;模俊?

                      “不是!”另一个从背后拿出几条旧裤?#27704;矗?#23601;是给新衣服上缝上几片旧布。”

                      给新衣服打补丁?

                      这是?#35009;?#36335;数啊。抱?#31119;?#21681;年纪大了,有点?#24187;?#30333;。

                      于是,林雨桐问了半天才算是弄懂了。原来大城市如今流行一种穿着,就是这种打着补丁的朴素?#21834;?

                      给新衣服的肩膀,胳膊肘,屁股,膝盖这些位置,用颜色相近,但明显旧?#35828;?#24067;,打上补丁。如此穿上一?#38382;?#38388;。等着新衣服穿旧了,这补丁就?#24187;?#26174;了。又该怎么办呢?他们只要再把补丁拆了。那么,原来补丁的位置就是崭新的,其他地方还是旧的。依然有颜色差。看起来还是补丁?#21834;?#23601;跟用新布给旧衣服打上补丁是一样的。一件衣服,穿出两样的效果来。

                      林雨桐听的都愣住了。她想起了后世满大街的怀旧牛仔裤。那个不就是故意做旧的吗?

                      这跟现在这个打补丁有?#35009;?#21306;别吗?

                      谁说七十年代的人不爱美?

                      人家也有自己的流行时尚,一点都不落伍。

                      林雨桐留下这些衣服,表示自己懂他们的意思了。

                      等人走了,林雨桐问四爷,“爷要不要也时髦一把?”

                      “算了吧。”四爷想起那一身的补丁,果断的摇摇头,“年纪大了,受不住这个。”
                      (www.teux.icu = 易看小说)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猫和老鼠官方手机版 天天斗牛 qq国标麻将玩法 双色球近5000期走势图 阿拉德之怒mg官网下载 时时软件超准计划 国家将取消11选5吗 刘伯温心水资料大全 极速赛走势分析app 飞鱼彩票 qq游戏南京麻将 pc蛋蛋最近500期走势图 赛车自由的百科 山东十一选5开奖结果 75秒时时彩官方开奖 天津时时是哪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