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敛财人生[综]. > 正文 第308章 那个年月(37)一更
                      那个年月(37)

                      婚礼简单而热烈。一把瓜子,一把花生,两个水果糖,一碗粗茶。一样的宾主尽欢。

                      这个年代,除了几个大城市,开始时兴起三转一响三十六条腿之外,别的地方,还真的很朴素。结婚几乎是不用?#35009;?#25104;本的。衣服只要干净就好。没有东西招待,给客人一碗清水?#35009;?#20154;会觉得寒酸。大家不会?#24179;希?#19981;会?#26102;取?#32673;慕肯定有,但嫉妒还真不至于。

                      有时候别看穿的体面,也许一身衣服都是借的呢。那时候出门借衣服,不是丢人的事。虽然?#19981;?#26377;比较爱占小便?#35828;?#20154;,将衣服借去,不穿两月都不打算还。但多数人还拉不下这个面子。

                      林雨桐在?#21487;?#23663;就听说过一件事,一个小伙子出门相亲,借了人家的一双解放鞋穿。能穿起解放鞋的,都?#27426;唷?#25152;以,好容易能穿上了,怎么也要抓紧时间。为了多穿一会借来的鞋,他晚上睡觉的时候也不脱。

                      他娘说:“睡觉咋不脱鞋呢?”

                      小伙子就闷声道:“看娘你说的,这鞋明天就得还给人家,不抓紧穿,就来不及了。”

                      林雨桐听说的时候,觉得又是好笑,又是心酸。

                      婚礼从开始到结束,也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28982;?#21040;屋里,就开?#21152;?#23458;人陆陆续续的来。洋瓷盆子,洋瓷缸子,?#20154;?#22774;,这都属于大件。连长,指导员还有团长政委叫人送来的,就是这几样。另外连里给送了镜框子,刚好将结婚证和结婚照放进去。其他的,送?#35009;?#30340;都有,一双袜子,一副手套,两尺布,这都属于关系亲近的人家。稍远些?#26408;?#36865;点自家的?#25947;跡?#25110;是几个鸡蛋,一碗玉米面。

                      林雨桐事先在堂屋的案板上摆着花生和瓜子,用面袋子装着的半袋子,等到了晚上人走干净的时候,已经吃完了。俩碟子糖,早就被孩子们分刮干净了。

                      有几个女知青走的晚,帮林雨桐将外面打扫干净了才离开。

                      本来有几个小子要闹洞房的,不知道四爷说了?#35009;矗?#19968;个个笑嘻嘻的又跑了。这个时候闹洞房不像是后世?#34892;?#20154;那样玩的过火。这时候最出格的闹法也?#36824;?#23601;是让新娘用牙咬着糖块,?#34892;?#37070;咬下新娘嘴里露出来的一半下来。就这样,大多数人都觉得难为情。尤其是刚当上新郎官的小伙子,不敢碰触新娘子的嘴唇,只轻轻的在外面咬一点皮下来。这也算是过关。还有更多的人,则是连这样也不好意思。大家推推搡搡的,将新人往一块推。两人身体碰触一下,就相互涨红了脸,眼神一对,就都羞涩的?#23663;罰?#28982;后闪电的分开。

                      更正常的闹洞房,则是让新娘新郎唱歌。不肯唱,也好办。?#34892;?#37070;背着新娘在新房里转一圈。

                      这可比后来那些动?#27426;?#23601;脱了新人衣服的行为文明太多了。

                      这不仅仅是一种文明,更是一种礼仪,一种尊重。

                      其实,有很多美好的东西,应?#20040;小?#23427;们是?#30475;?#30340;,高尚的,也是脱离?#35828;?#32423;趣味的。

                      等人们把恶俗当成了有趣的时候,再回头看看,才会发现,这样质朴的?#20998;剩?#26159;多么难能可贵。

                      林雨桐觉得,她喜欢这一代人,这一代人吃苦耐劳,乐观向上。正是这样?#26408;?#21382;,?#20852;?#20204;成为了这个国家往后飞速发展的脊梁。

                      我们应该向这一代人致敬。

                      等客人走了,俩新人终于可以入洞房了吗?

                      老夫老妻的,不着急。

                      饿了一天了,肚子要紧。

                      大红的嫁衣一脱,林雨桐就开始挽袖子。“想吃点?#35009;矗俊?#24819;整点浪漫的,好似也不容易。

                      四爷跟着脱了外面的新衣裳,“我给你烧火,面条就?#23567;!?

                      用鸡蛋和面,顺手炒了肉臊子,一人一大碗臊子面,就着面汤,吸溜到嘴里。这就是新婚晚上的幸福。

                      ?#26696;?#21253;几个饺子的。”吃完了,四爷才这么道。

                      林雨桐想起大清的婚礼,总会?#24066;?#23064;子‘生不生’,他是遗憾这个吧。

                      林雨桐附在他耳边,轻声道:“生生生!”说完,看着他,“好不好?”

                      四爷一把将人搂在怀里,“才说了三个啊。”

                      三个不少了亲!

                      赶在计划生育以前,能生出三个来,咱们就算是了不起了。

                      四爷笑了,手?#29992;?#34915;里伸进去,特别熟练的解开里面的扣子,在她耳边道,?#21834;?#20063;想了吧。”

                      老夫老妻了,没?#35009;?#23475;羞的。林雨桐十分诚实的点头,?#21834;?#24555;点……”

                      崭新的身体,带来不一样的刺激和温情。最开始的不适应,让她觉得年轻一次真好。

                      年轻的身体,配上老?#20928;?#30340;技术,还有相互之前的默契,感觉棒棒哒。

                      搂在一起,听着寒风呼啸,风卷着雪打在窗棂上的声音,觉得安心极了。

                      ?#21834;?#23545;爷……失望吗?”四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林雨桐迷迷糊糊的摇摇头,“棒极了。”

                      紧接着,就听见四爷轻微的叹气声,然后是轻笑声。

                      过了好久,久到林雨桐觉得自己肯定睡着?#35828;?#26102;候,才?#33151;欢?#20102;四爷问这话的意思。

                      他是想问,如今的他,叫自己失望了吗?

                      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普通人,过着普通人的日子。不再是以前一言九鼎。不能再像是以前一样,一句话就能将自己喜欢的所有东西,叫人捧在自己的面?#21834;?

                      他在问,这样的一个普通的人,叫自己失望了吗?

                      林雨桐的心一揪一揪的疼。手臂缠在他的腰上,“爷没听过一句话吗?”

                      四爷‘嗯’了一声,带着几分询问的意思。

                      ?#26696;?#30528;当官的做娘子,跟着杀猪的翻肠子。”林雨桐轻声的笑,“这叫夫唱妇随。”

                      四爷将她往身上搂了搂,又轻轻的‘嗯’了一声,这一声,是带着几分笑意的平和。

                      林雨桐闭上眼睛,心里想着,这个‘夫唱妇随’大概?#19981;?#34987;人批判吧。觉?#38376;?#20154;依靠男人,完全没有现代女性该有的自立自强。

                      其实‘夫唱妇随’和‘妇唱夫随’都没?#35009;?#22826;大关系。男女结成夫妻,生了孩子,组成了一个小家。那么两个人?#33151;?#21516;?#25991;?#31569;巢的燕子一般,所有的辛苦,所有的劳累,都是为了这个小家。为了将日子过的漂亮。?#36824;?#26159;谁,都是为了这个家而忙碌和辛苦。过日子嘛,非要较劲比一?#20154;人?#24378;吗?家之所以温暖,是因为我们在家里,会因为爱而退让,会因为爱而包容,会因为爱选择牺牲与成全。

                      我们的家里,都有一个这样的母亲。而我们,也许会成为母亲那样为了孩子而坚守与牺牲的女人。

                      她想,哪怕如同这世间最普通最平凡的夫妻一样,她也?#25163;?#22914;饴。

                      这一觉睡的很沉,睁开眼睛时,窗帘已将拉开了一角了。有点寒气隔着窗户冲了进来。炉?#27704;?#30340;火烧的很旺,想必四爷起来添柴了。

                      “出不了门了,雪太大。”四爷靠在炕头,给林雨桐将被?#27704;?#30340;再严实一点。

                      原来时间还早,外面的亮光是雪?#29943;?#30340;光。

                      林雨桐瞬间就清醒了,“咱们这房子没事吧?”

                      “安心睡。”四爷按下要起身的她,“连耿叔那边的马棚子都结实的很。这里的冬天是?#35009;?#26679;,大家心里都有数。建房子的时候,都考虑进去了。再说了,这屋子都是没几年的新屋子。结实着呢?”

                      也是!

                      都说瑞雪兆丰年,这似乎真的是一个丰收的年份。没两天,四爷在连部里,接到了县城王叔的电?#21834;?#30005;话里,他小声跟四爷隐晦了提了一件事,那就是劳改农场那边有了消息,徐老爷子,可以在一定的范围内获得一定权限的自由。

                      虽然这个自由加了一长串叫人?#27426;?#30340;限制条件,但却是这些来,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天边似乎都露出了一线的曙光。

                      “这是个好消息。”四爷念叨了一声。

                      如果徐老爷子的问题有了进展,那么,印长天的问题,只是时间的问题。

                      连里的年轻人,围着录音机听新闻。时而在一起窃窃?#25509;錚?#26102;而相互激烈的探讨?#25856;裁礎?

                      四爷却将上次回?#26412;?#20174;林雨亭那里带回来的整套课本给翻了出来。

                      林雨桐?#34892;?#24778;悚,?#21834;?#36825;是……?”

                      “没听广播吗?”四爷敲了敲录音机,?#21834;?#25945;育工作也要整顿了……这就是一个希望的种子,一旦种下去,就会生根发芽……?#36824;?#32463;历怎样的艰难,也挡不住这个势头。人才?#21916;恪?#20877;加上,已经有一千万的知青转移到了农村……这就是一股强大的洪流,谁也抵挡不住……也许咱们回去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是的!很多有眼光的人,从这次d的复出中,嗅到了不一样的契机。

                      如一粒深埋泥土的种子,终于迎来了甘泉的浇灌,它在积蓄力量,终会有一天破土而出……
                      (www.teux.icu = 易看小说)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北京时时助赢软件下载 网上牛牛赢钱秘诀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5 香港最准九肖王网站 体彩31选7走势图 十三水游戏规则 海南七星彩规律图长条 北京赛pk10 时时彩超强缩水安卓 2016山东时时诈骗案 一分快三是不是官方彩票 2018买马??免费资料 老重庆时时彩下载手机版 重庆时时彩开奖数据 体育彩票七位数19086期 黑龙江11选5专家推荐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