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敛财人生[综]. > 正文 第329章 那个年月(58)一更
                      那个年月(58)

                      林雨桐一推开门,众人都看了过来。

                      简平正站在讲台上,手按着讲桌,手下就是信纸,应该是刚才念的那封信。只是,孟田芬的信,怎么会在简平的手上?

                      “林雨桐同学,大家都知道你受委屈了,快去坐着吧。”简平直接道。

                      林雨桐愣愣的坐回去,小声问一边的王慧,“怎么回事?换班长了?”

                      “不是,她不是支部‘’记吗?”王慧小声道。

                      林雨桐点点头,、记主抓思想,简平觉得班长在自己这件事上处理的不恰当,打算自己上手了。要开展思想教育工作。

                      她对这个没兴趣,,借了王慧的笔记,得赶紧把上午的笔记给补上。

                      就听孟田芬红着脸,“你怎么能读别人的私人信件?”

                      “这是放在我的桌子上的。我读出来,是为了证明我?#37027;?#30333;。再说了,我们每个人都应当是坦诚的,以前……”简平义正辞严。

                      柳燕出声道:“不要说?#35009;?#20197;前,我们应当放眼未来,思想还是要进步的。你们没看报纸吗?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而且是唯一的标准……”

                      “柳燕,注意你的言?#24688;!?#31616;平严肃的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还是唯一的。这未免太绝对。maozhuxi的话都是真理。难道也要经过检验才算吗?”

                      “我同意简平同学的话。”一个戴眼镜的男同学站起来,林雨桐记得他叫常红军。就听他道,“如果真理只有经过长时间的检验,才能被称之为真理。那么我们之前所信奉的又是?#35009;?#21602;?”

                      跟着,又有一个叫秦凯的站起来,“这话我赞同。按照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我们也可以说,只有经过漫长的时间去时间,才能证明这句话的真确?#38405;兀?#37027;么,它本事作为真理就是不真确的。”

                      “我不认同秦凯的话……”又有人出声了。

                      林雨桐已经不想知道说这话的人是谁了。她专注的写笔记。

                      老师已经来了,但是并没有打断大家。他一直在门外含笑听着。

                      结果门外的老师换了一拨又一拨,下午的课没有上,都在抒发自己的观点。

                      “林雨桐同学,一个下午,你都没说话。说说你的看法。”简平在上面点名了。

                      真是认真负责的好同志。

                      林雨桐无奈的放下笔,“叫我说,交给时间证明就好。时间会证明谁对谁错的。另外,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大家干点实事,比?#35009;?#37117;强。”

                      下课铃声响了,她收拾包,回屋去。

                      这天过后,那天的信件之事,就被更大的话题给占据了。谁?#35009;恍那?#20851;注她。如一朵小水花一样并没有翻出多大的浪花来。

                      但是对于孟田芬本人,却有相当大的影响。听说,她偷偷的拿了信件,找男同学的字迹,想对照出写这份信的人是谁。

                      而且,她本人的变化,也是巨大了。至少,更注意衣着和打扮了。一天?#39184;?#20599;的刷几次牙。

                      这一天,林雨桐和四爷吃完晚饭,在校园里散步。?#23545;?#30340;,看见拐角处的路灯下,有两个拿着的人坐在马路牙子上。

                      那个女的,不就是孟田芬吗?

                      林雨桐拉了四爷往回走,低声问道:“上?#25991;?#23553;信是不是你让人搞的鬼?”

                      四爷点点头,“但是那是校外人的笔迹,她根本不可能找到。不过,你瞧见了,那封信的效果出来了。”

                      “?#35009;?#24847;思?”林雨桐低声问道。

                      “她看见你看信,做出举报的事,最根本的东西,是出于嫉妒。”他的声音?#20599;?#30340;,“一封恶作剧的信,当时?#22812;?#21435;就算了。如果她心里没有?#26469;?#27442;动的种子,那么,这件事慢慢的,其实已经平息了。但是,她四处寻找写信的人,不就是心里不安分的种子发芽了吗?她在大学里,见了那么多优秀的男人,他们有思想,有学识,有风度。跟家里老实巴交的丈夫比起来,孰优孰劣?她不?#24066;?#20102;,所以……”他回头看了一眼,“她急需寻找一个心灵契合的伴侣。那个男的,是上届还没毕业的工农兵大学生,听说他父亲是当地geweihui的大头头,毕业回去,他?#37027;?#26223;可能并不被看好。而且,家里也是有家室的人。跟孟田芬是老乡。两人走在一起,只是时间的问题。”四爷拍了拍林雨桐的肩膀,“不用?#34892;?#37324;负担。她心里没有想头,谁逼?#35009;?#29992;。之后的事,可都是她自己?#39029;?#26469;的。”

                      “只是他们的另一半,挺无辜的。”林雨桐小声道。

                      四爷失笑道:“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34892;?#20107;上都是极为敏锐的。就像是我那天回来的稍晚一会,你立马就炸毛了。他们家里的人感觉不出来吗?等着看吧。不用插手。”

                      林雨桐?#35009;?#26102;间插手,天一热,也就意味着期末考试就要来了。

                      天很热,街上还没有穿裙子的姑娘。

                      一个个都是长袖的衬衫,然后将衬衫的袖子卷到手肘的上方,当短袖穿。

                      四爷最近迷上了打篮球,晚上的时候,跟他们宿舍的几个就在一处打上大半个小时的篮球。?#32423;?#36824;会把人带回来,?#22856;?#20010;人,一大?#21543;?#35013;的啤?#21860;?#28982;后林雨桐就给凉拌个黄瓜,炒了鸡蛋,弄盘花生米,听他们天南海北的胡侃。

                      其中有一个叫老钟的,给林雨桐的印象最深。他当初报考大学,是在当地改了出生年月的,他具体的年岁,别人怎么问,他都不说。只说?#20154;?#27605;业的的那一年,他的大儿子都该高考了。

                      这人特别实在,但凡见了小姑娘,就赶紧先告诉人家,妹子,你可别往老大哥身边凑。家里你嫂子那可是厉害的角色。这样的典故一时传位笑谈。

                      他是这么说的,“水灵的小姑娘谁不?#19981;叮?#19968;个个年轻,有知识,有文化,有思想。比我那乡下只知道喂猪的老婆好多了。可人得讲良心。尤其是像是咱们经历过苦和难的人,就更得讲。那些整天写诗的,爱不爱的。去球的!?#35009;?#26159;爱?只要我一想她要是知道我有外心了,肯定得伤心。我这心里就怪不是滋味的。一看见她难受,我就更难受。这不是爱是?#35009;矗俊?

                      放暑假的时候,林雨桐还真见到了老钟的媳妇,钟嫂子。看起来都有四十岁。黑?#24120;?#36319;漂亮完全不沾边。

                      老钟就笑道,“家有丑妻可以白头。”

                      暑假里,两人的任务就是陪孩子。

                      印昆给孩子弄了三辆?#30424;?#36710;来。小小的院子,已经不能满足他们了。

                      整天必须大人看着,在胡同里骑着?#30424;?#36710;来回的转?#21860;?

                      雨生大点了,似乎?#35009;?#37027;么霸道了。

                      早上玩了半早上,天热起来了,林雨桐就招呼三个孩子回家。

                      一个穿军装的姑娘,却停在了家门口。

                      “请问你找谁?”林雨桐问道。

                      那姑娘齐耳短发,五官瞧着特别英气。她上下打量了林雨桐,才问,“印昆的家是在这里吗?”

                      找印昆的?

                      林雨桐点点头,“是啊!是在这里。”这还是第一次有姑娘找来。她心里都?#34892;?#20843;卦。

                      就见那姑娘看了林雨桐,又看了三个长得一样的孩子,然后笑了一声,“算了,我……”她说着,就转身,“我先走了。”

                      林雨桐赶紧把人拉住,“二哥他正在家呢,快进屋。”

                      “二哥?”这姑娘看了一眼林雨桐,“印昆没有妹妹。”

                      “但是印昆有弟弟,弟弟也会娶媳妇。”林雨桐已经确定,这姑娘跟印昆,一定有特殊的关系。

                      这姑娘诧异的看了一眼林雨桐,“你是印臻的爱人?”

                      看来还是印家的故人。

                      林雨桐点头,对震生道,“去喊二伯去。”

                      雨声和夜生也跟着朝里面跑,满院子都是?#21834;?#20108;伯’的声音。

                      屋里传来印昆的声音,“二伯听见了,听见了。哎呦喂!小祖宗,一大早的,叫二伯干?#35009;?#21834;?说好了,不买雪糕啊!再给你们吃雪糕,你爷爷该拿?#23637;?#25171;二伯了。”

                      说着,人就?#28216;?#37324;出来了。先是把雨生抱起来,?#28909;?#34987;震生和夜生给抱住了。

                      他抬起头,笑意瞬间就僵硬在了脸上,愣了半天,才低声道:“你……你回来了……”

                      那姑娘眼圈就红了,?#33452;?#36319;着低下去了。

                      林雨桐一瞧,这是有故事啊。就赶紧将三个孩子带回屋里,“二哥,请人屋里坐。”

                      四爷在屋里看,门开着,院里?#37027;樾文?#30475;个大概。他带着孩子去里面的床上玩了,林雨桐才起身,去切了半个西瓜,给端了进去。

                      两人就那么一个站着,一个坐着,林雨桐不敢打搅人家,放下果盘就出来了。这两年,?#27704;?#37117;以为印昆一身的?#25512;?#36824;真没见他这么深沉过。

                      屋里,印昆靠在桌子边,脚无意识的搓着地面,他?#21507;?#30340;将风扇打开,呼呼的风声似乎在掩盖着?#35009;礎?

                      “这次回来,能呆几天?”印昆点了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眯着眼睛缓缓的吐了个烟圈。

                      “复员了。”那姑娘看了印昆一眼,“我说我复员了。”
                      (www.teux.icu = 易看小说)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时时计划 赛车看走势图技巧 山东时时是什么 怎么看懂十一选五走势图 秒速时时登陆平台 广西快三福利彩票 安徽时时劫介绍 84期双色球开奖结果 云南时时官方网 浙江飞鱼开奖哪里可以查询 四川时时官网平台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号码 星辉互动娱乐招聘 北京赛pk10稳赢神器 海南环岛自行车赛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