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敛财人生[综]. > 正文 第363章 那个年月(92)二更
                      那个年月(92)

                      这个时候,男女表达感情的方式就是给对方干活。

                      在农村,小伙子帮着姑娘家挑水,挑粪。重活累活抢着干。姑娘家要是稀罕人家小伙子,就?#37027;?#30340;做一双鞋垫送过去。

                      尤其是订了婚的小伙子,最爱?#26408;?#26159;相互脱了鞋,比一比鞋里面的鞋垫,谁的花样更好,更的更精致。

                      所以,周平见张革新给何田帮忙干活,就不由的先往男女关系上想。

                      现在林雨桐看见云师傅给何田帮忙,心里也不由的想着,这两人是不是还有进一步的可能。

                      回去以后,林雨桐就学给四爷听,“难不成云师傅真的跟何田有?#35009;矗俊?

                      四爷眼皮都不带撩的,“云师?#30340;?#37324;不好?何田不也是嫁过人的?”

                      合着您还觉得云师傅委屈了?

                      “倒不是嫌弃何田嫁过人,关键是何田的性子……实在是不讨喜。”四爷又补充了一句。

                      经历过那么多灰暗的人,讨喜不起来的。

                      就怕心里留下?#35009;创?#20260;,将来真要在一起,也是云师傅受累。

                      ?#27604;?#20102;,这都是别人家的事,跟他们也不相干。云师傅再亲,也不会跟他们晚辈说特别私密的事。

                      这天,所里的大喇叭通知,晚上放电影——少林寺。

                      好?#19968;錚?#19977;个孩子一回家,包一扔就要去占座位。

                      “你们不是看过了吗?”林雨桐赶紧拉住他们,把羽绒服给套上。今年冬天,开?#21152;?#32701;绒服了,都是大红,大蓝,大黑的颜色。料子也有点硬,但是里面都是百分百鸭绒的,质量不错。深秋的晚上,山里的气温提别低。可不得把厚衣服给拿出来吗?

                      连脚上的鞋,也叫换成了皮靴子。

                      少林寺这电影,印昆带着他们看过了。而?#19968;?#19981;止一遍,这会子所里露天放映,怎么还这么激动。

                      “好看呗。”夜生还嘿哈了两声,跟四爷道,“爸爸,?#35009;?#26102;候咱们也去少林寺瞧瞧。”

                      少林寺在河南,哪里这功夫。

                      “以后吧。以后有机会带你们去看看。”四爷倒是不含糊。

                      “妈妈,你快点,一会人家把好位置都占了。”雨生挺着急,嫌弃林雨桐给他们把羽绒服后面的帽子都戴了起来。觉得?#20998;祝?#38590;受的厉害。

                      林雨桐顺势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行了,去吧。看着点道,别摔着了。”

                      “那爸?#33268;?#22920;也快点来。”震生也搬个小板凳,就往出走。

                      林雨桐不打算去的,但是人肯定多,放孩子过去,他们也不放心。于是换了衣服锁了门,也都往出走。

                      楼道里,一个挨着一个排着队往出挪。手里还都拿着高矮不等的?#39318;印?

                      电影屏?#36824;?#22312;研究所的门口刚好挡住大门。

                      这也是为了?#22870;?#21608;围的村民的。

                      所里的人在研究所里面看,是看屏幕的正面。村民在研究所外面看,是看反面的。

                      不过没多大的影响就是了。

                      外面的天已经慢慢的黑下来了,还起了风,吹到人身上的都是冷的。虽然有两盏大灯,但是在这人头攒动的地方,还是人不清楚谁是谁。

                      林雨桐找不见自己孩子,也跟其他人一样,敞着嗓子喊,“雨生……震生……夜生……”

                      喊了好?#24178;?#23376;,才听见前面的位置,有自家孩子的应答声。

                      四爷拉着林雨桐绕过去,果然看见三个并排坐在前面。

                      两人过去把三个板凳合在一起,坐了上去,把孩?#27704;?#22312;怀里。林雨桐揽着夜生,四爷揽着雨生和震生,叫他们面对面的坐在他的腿上。

                      所里面热闹,但外面人更多。附近听到消息的人都赶过来了。

                      边上一个孩子叫夜生和震生,“去买瓜子去。”

                      两人不一定爱吃,但很想去凑热闹。

                      四爷给了几毛钱,就看见兄弟俩跟着那孩子跟泥鳅似得在人群里溜来溜去,不见了踪影。又过了不大功夫,就拿了几包南瓜子回来。

                      林雨桐不爱吃这玩意,一吃就上头。她坐在这里剥皮给夜生吃。

                      夜生嫌麻烦,“最香?#26408;?#26159;嗑瓜子那味。”硬是要自己吃。

                      林雨桐心说,?#35009;?#20154;?#35009;?#31119;气。

                      弘昭他们?#27704;?#23601;不会自己嗑瓜子的。

                      坐了半个小时,电影才开始。一旦开始,多吵闹的的环境都静了下来。

                      林雨桐对这部电影的印象,很深刻。但对于电?#26263;那?#33410;,只记得是十三棍僧救唐王改编的。

                      电影一开场,她竟然也全神贯注的看进去了。

                      就连深秋里吹在脸上带着冰凉寒意的风,也好似能忽略掉一般。

                      等到看完电影,腿和脚都麻了。

                      四爷拉好孩子,扶着林雨桐起来,“慢点,站一会再走。”

                      原本想等着人都走的差不多的时候,他们再带着孩子走,省的拥挤。

                      谁知道大?#19968;?#37117;不动,一个劲嚷着再放一遍。

                      四爷这才道:“那咱们先走。”

                      “还想看一遍。”夜生?#34892;?#24651;恋不舍。

                      “以后吧。”林雨桐拉着他,拿了小板凳,“以后再看。你们明天还上学呢。今儿的作业都没做呢。”

                      “老师知道要放电影,就没布置作业。”震生回了一句。显然,他也想再看。

                      “回去吧。”四爷揉了两孩子的头,“爸爸给你们买个录像机。到时候想怎么看怎么看。现在太冷了,冻感冒了。”

                      于是,三个孩子的注意力全被录像机给转移了。

                      好奇那到底是?#35009;?#19996;西。

                      到家里,才发现肚子饿了,回来都没来得及吃饭。林雨桐一人给煮了一碗龙须面,带着汤,连同荷包蛋,暖暖的吃了一碗,才都洗洗睡下来了。

                      林雨桐和四爷进去给他们加了一层被子,震生突然道:“爸爸,我要是能和李世民一样当?#23454;?#23601;好了。”

                      四爷和林雨桐的手同时都顿住了。

                      这个话,可怎么接?

                      “睡吧。”四爷笑道:“家天下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再?#35009;?#26377;?#23454;?#20102;。”

                      “哦!”震生应了一声,往被窝里一钻。

                      夜生嘟囔了一句,“又不是光你想,我也想当?#23454;?#21602;。”

                      林雨桐心说,得亏你两没托生到你老子当?#23454;?#30340;时候。要不然还不?#20040;?#36215;来。

                      雨生就在隔间里咯咯地笑,“你们都想当?#23454;郟?#37027;要是爸爸是?#23454;郟?#32943;定不?#24515;?#20204;当太子,谁?#24515;?#20204;抢呢。到时候可轮到我当太子,不是,是太女了。”

                      ?#25226;就?#29255;子还想当?#23454;郟俊?#22812;生回了一句。

                      ?#25226;就?#29255;子怎么了?人家武则天还是女皇呢?#21487;?#30631;不起人。”雨生的声音?#25216;?#20102;。好像两个兄弟真跟她抢皇位一样。

                      “睡觉!”林雨桐直接镇压。都说的是?#35009;?#29609;意啊。看不见功夫厉害,反而羡慕起电影里的李世民。

                      脑回路也不知道怎么长的。

                      四爷回到屋里还在笑。

                      林雨桐催他睡觉,“快睡吧。不早了。你想?#24515;?#38394;女当女皇,?#35009;?#26377;位子传给她了。老实睡觉吧。说不定做?#25991;苊我?#22238;呢。”

                      林雨桐都快迷糊了,还听见四爷在翻身,好半天听见他喃喃的道,?#21834;?#37117;不合?#30465;?

                      还真胡思乱想了。这人,没治了。

                      这场电影,在研究所门口,一直放了三个晚上,每天晚上放三遍,还有很多人看。

                      呼啦啦一场大雪,冬天来的好像有点早。

                      这个周末,林雨桐和四爷不打算回去了。雪大路滑,又是山路,就怕不小心出了事?#30465;?

                      四爷给老爷子打了个电话,说了一声,别让家里等着,就行了。

                      难得的一家留在研究所了过周末。

                      早上,三个孩子跟别的孩子出去堆雪人,冻成冰猴子一样回来。

                      林雨桐叫三人洗了?#20154;?#28577;,又给灌了姜糖水,才又叫他们回屋里去玩。

                      “妈妈,想吃?#31454;?#34223;。”雨生在屋里喊。

                      这又不烧炭,上哪给弄?#31454;?#34223;去?

                      “给你们炸红薯丸子,吃不吃?”林雨桐想了想就?#23454;饋?

                      “吃……”一声三响。

                      先得把红薯蒸上,出锅后才能捣成泥,再加了糯米粉炸了才好吃。

                      林雨桐想了想,反正动一回油锅,干脆又洗了几个土豆放进锅里,顺便炸了土豆丸子。

                      蒸红薯土豆需要时间,林雨桐又?#24613;?#20102;豆腐丸子,萝卜丸子,肉丸子。

                      一上午的时间,净给孩子?#24613;?#21507;的了。

                      第一锅红薯丸子出来,夜生就跑出来吃了。焦黄的丸子上撒上白糖,也香的很。

                      四爷不爱吃红薯的,倒是豆腐丸子吃了一碗。又喝了一碗酸辣汤,连午饭都省了。

                      “以后周末不回?#25250;?#20102;,在家里好。”震生看着林雨桐道,“妈妈在家里做饭好。”

                      林雨桐心里一动,不是觉得饭菜好,而是孩子更?#19981;?#36825;样的家庭氛围。

                      家里有爸?#33268;?#22920;,只要妈妈在,厨房里就会飘出他们?#19981;?#30340;香味,然后就会心里变得踏实,安宁,幸福。

                      林雨桐鼻子一酸,看了四爷一眼。

                      四爷就笑道:“那咱们以后两三个周回去一次,好不好?”

                      三个孩子就抿嘴笑。

                      不管别人对他们再怎么好,孩子还是?#19981;?#23432;在?#25913;?#30340;身边吧。
                      (www.teux.icu = 易看小说)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拳皇命运第1集 江西快3走势图基本图 萨索洛与切沃足球比赛预测 幸运双星手机版下载 意甲亚特兰大对切沃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果 鬼屋电子游戏 守财奴巴尔扎克课文 西班牙人和塞尔塔 第戎葡萄酒 海南飞鱼开奖号码 森林之王闯关 拉齐奥前锋因莫比莱 大航海之路波斯波利斯遗址 百慕大三角投注 qq分分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