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敛财人生[综]. > 正文 第367章 那个年月(96)三更
                      那个年月(96)

                      云师傅的反应吓了云帆一跳,顿时?#34892;?#19981;知所措起来。

                      四爷安抚的拍了拍云帆,“师傅是既心疼你,又觉得欣慰。他是高?#35828;摹!?

                      高兴儿子虽?#24187;?#26377;他的管教,依然长成一个有良心的,有担当的大小伙子。

                      但更多的则是歉疚,觉得这样的儿子,应该给他最好的。

                      最好的教育,最好?#37027;?#31243;。

                      可是十年,耽搁的不是一点点。如今怎么弥补,都觉得晚了。

                      四爷看了云师傅的背影一眼,就笑道:“这段时间,你先熟悉环境。然后,有空了,就去城里转转。我给你找个能带你转转的人。不是外人,是你嫂子?#37027;?#24351;弟,跟你年岁差不多。我知道你也是在京城长到好几岁,但时间久了,估计你也记的不真了。叫他带?#25293;?#36716;转。他跟你是同?#20048;?#20154;,刚刚注册了私营的公司。钱倒是真没少赚。等你熟悉了以后,咱们找门面,办营业执照,还得装修。这也要花不少时间。关键是赶紧得把你的户口落回来。你这种情况,属于子女挂靠父母的户口,办起来容易。”

                      云师傅也调整好了情绪,他抹了一把脸,转过身来,“你师兄说的对。如今有打算了,倒是不着急了。冬天?#35009;?#21150;法动土,就算有地方,装修起来也费劲。咱们慢慢来,有了户口,?#25293;?#21150;营业执照。放心,钱不是问题。我一直给你攒?#25293;亍?#24590;么着?#34917;?#29992;的。”

                      不够就去借,就去财务上预支工资,总能够的。

                      四爷就安云师傅的心,“师傅,当初可是说好的。云帆的事情,我来安排。不管是营业的地方,还是资金,都有我呢。我这边您还不知道,?#35009;?#26102;候差过钱?”

                      云师傅摆摆手,“一码归一码,这京城里开饭馆,得跟多少部门打交道我心里有数。你给这些部门打招呼,就不是钱能办成的。这人情已经大了。”

                      四爷?#25512;?#36523;,“行了,您别跟我?#25512;?#36825;事就这么着了。叫云帆先在咱们所里熟悉两天,也习惯习惯,剩下的事情,有我呢?”

                      说着,就出了门,也不打搅人家父子说话。

                      林雨桐又给四爷下了一碗饺子,知道他肯定没吃够。

                      “挺好的孩子。”四爷是这么评价云帆的。

                      紧跟着,楼里的人也都是这么评价云帆的。

                      胖婶就跟林雨桐道:“你说小伙子就去?#31243;?#20080;个馒头,看见我们?#20381;?#26446;正忙,卷起袖子就干活。现在像是这个实在本分的孩子越来越少了。”

                      以前是四爷给云师傅送饭,现在改成三个孩子时不时的在云师傅那边蹭饭。

                      云帆的手艺不错。湘菜做的很地道。

                      要真开一家湘菜馆,生意差不了。

                      四爷借了所里的电话,打到了药厂。跟林大哥说了一声,叫林雨亭抽空过来一趟,有事找他。

                      第二天林雨亭就来了。不过不是坐车来的,而是骑着一辆屁驴子。

                      这个屁驴子,指的是摩托车。车后面绑着一个麻袋,想来是?#20381;?#32473;自己?#24613;?#30340;东西。

                      “日本原装进口车。”林雨亭嘚瑟的道。

                      林雨桐可不管它是不是进口的,不就是一辆破摩托车吗?

                      这大冷天从京城骑过来,两个小时,冻成冰棍了。再加上这路上滑,出个事可怎么办?

                      “快进屋子给我暖着去。”林雨桐拉着他进屋,“多大的人了,怎么没点定性。”

                      林雨亭也不反?#25285;?#23601;搬?#35828;首?#22352;在暖气片边上,“我说姐,这有暖气就是不一样。”

                      ?#20381;?#28903;炭,那个温度跟这个还是不一样的,温度不恒定。

                      “这不是废话吗?”林雨桐给他端了姜汤,“赶紧喝了。”

                      “其?#24471;?#37027;么冷,路上带着头盔呢?”林雨亭接过来,“我姐夫打电话叫我,这可是破天荒头一回。我不是着急吗?”

                      林雨桐知道四爷的意思。其实找印昆和林雨亭都成,但是印昆的出身,叫云帆肯定多少?#34892;?#19981;自在。再说了,认识的人圈子是不一样的。但是林雨亭就不一样了,两人肯定有?#39184;?#35821;言。

                      四爷回来的时候,把三个小屁孩也给拎回来了。

                      “外面可多人围着?#21496;说?#36710;看。”夜生还想出去,“我去看着,省的弄坏了。”

                      “坏不了。”林雨桐叫他们暖着去,“一会该吃饭了。”

                      现在谁能有一辆摩托?#25285;?#37027;可比后世拥有一?#31454;?#36710;还金贵。大家觉得稀罕,看看罢了。

                      那玩意应该叫轻骑才对。“多少钱啊?”林雨桐问道。

                      估计不会太便宜。

                      “三千八百多点。”林雨亭笑道,“这可是比自行车快多了,也省劲。这要是夏天骑上,那才叫一个舒服呢。”

                      可价钱叫人不舒服。现在这工资涨了一次,也才六七十块钱。那玩意花了三千八,也就是他舍得。

                      林雨桐哼了一声,“爸妈恨不能揍你吧。”

                      林雨亭嘿嘿一笑,“没事,?#20381;锏那?#21283;子不能离人,我一出门,他们一准就不撵了。”

                      “这玩意不安全,要买还是要买俩小车开。”四爷摇摇头,“在城里?#32423;?#39569;着那玩意可以,但是出门,还是不?#23567;?#20320;今晚别走了,路上不安全。明儿搭着送给养的卡车走吧。要不然,你姐肯定不放心。我一会去给厂里打个电话,叫人给?#20381;?#25422;句话就好。”

                      林雨亭点头应下了,心里?#34917;?#25720;着自家这三姐夫?#26131;?#24049;大概是真有事。

                      出了晚饭,四爷带着林雨亭去了云师傅那里,林雨桐等到十点还不见人回来,就自己上?#33756;?#20102;。沙发山已经铺上了被褥,林雨亭回来在客厅里也能歇一晚。

                      这一觉睡到不知道?#35009;?#26102;候,四爷才带着一身凉气回来,“雨亭留在那边跟云帆住了。那边住的开,你别操心。”

                      林雨桐应了一声,催着四爷洗了?#20154;?#28577;,才放他上来。

                      “干嘛去了?”林雨桐问他。在云师傅那年也不能冻成这样?

                      四爷含糊的应了一声,就拍着林雨桐睡了。

                      林雨桐脑?#27704;?#19968;闪,蹭一下坐起来,“你去骑摩托车了?”

                      四爷见瞒不过,就赶紧拉了她往被窝里塞,“骑了一会就回来了。”

                      胡说!一会能冻成这样?

                      ?#20843;?#30528;了怎么办?”林雨桐瞪眼道。

                      “我小心?#25293;亍!?#22235;爷赶紧安抚,“真没事,就去瞧瞧,肯定再不骑了。”

                      ?#25293;?#25165;有鬼。

                      “这东西很危险。”林雨桐苦口婆心。

                      “咱以后买安全?#38405;?#26368;好的车。用最稳当的?#20928;?#25105;绝对不碰车还不成?”四爷赶紧保证,“快别啰嗦起来就没完了。”

                      还嫌弃自己啰嗦了?怎么不说他自己一把年纪了好奇心还这么重。

                      林雨桐气的不理他,翻身睡了。

                      四爷就轻笑,“一大把年纪了,还闹上脾气了。”

                      说着,就钻到这边被窝了,抱林雨桐抱到怀里,“爷知道你担心,再不碰了还不成。都快冻僵了,快给我暖暖。”说着,手就往林雨桐的?#36335;?#37324;塞。

                      林雨桐叫他折腾的没脾气了。

                      第二天一早,送了林雨亭和云帆去京城。云帆拿这个提包,里面也就换洗的?#36335;?

                      林雨亭跟云师傅保证,“我们?#26131;?#24471;下,再说了,我姐夫那边的院子还空?#25293;亍?#24590;么住都?#23567;?#24744;别操心。一切都有我呢。过几天,我给您原模原样的把人送回来。”

                      “不许再骑车。”林雨桐叮嘱。

                      林雨亭赶紧应下,受不了这个没完没?#35828;?#21792;叨。

                      这天,下班稍微早点,红姐就拉着林雨桐出门,“你陪我去个地方,?#24515;?#20204;家那位带着孩子在我?#39029;裕?#25105;们家苏杭做?#35828;?#25163;艺还不错。”

                      “?#35009;?#20107;啊?”林雨桐不愿意出门,尤其是大晚上的。

                      “我还能卖了你啊?”红姐不由分说,“胖婶也去,我们都去,你不去不好吧。”

                      四爷点点头,“去吧。去玩吧。”

                      林雨桐还真以为红姐叫自己去是玩的。谁知道走了二里地,到了镇上才知道,来的地方是一?#20381;?#21457;店。

                      理发店里,三个不大的姑娘在。

                      就听红姐道:“就我们三个,开始吧。”

                      林雨桐捂住头,“不用!不用!我不用烫头。”开玩笑,自己精心养护的头发,可不?#21307;兴?#20204;这么折腾。

                      红姐豪爽的道,“今儿我请你还不行?#31354;?#36825;么抠门呢?”

                      胖婶也道:“人家是从南边回来过年的,要不是咱们提前说,还排不上?#25293;亍?#24555;别矫情了,赶紧的。”

                      林雨桐哭笑不得,这不是钱的事,也不是矫情不矫情的事,“你看我这头发,养的多顺溜。这烫坏了,太糟蹋头发了。”

                      ?#29240;?#28907;下面,不会伤了头发的根的。”一个小姑娘凑过来,二话不说就上手。

                      两个小时,又是烫,又是夹,林雨桐好像都能闻见头发被烫糊的味道。

                      等到整理好,林雨桐真想死一死了,连刘海也烫了,蓬?#20260;?#30340;堆起来是个?#35009;?#39740;?
                      (www.teux.icu = 易看小说)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北京pk10高手赌法 财富之都官网 黄金公主拉娜的性癖好 使命召唤ol官网道聚城 阿贾克斯对热刺阵容 北京pk10害了多少人 萨索洛对都灵比赛结果 魔术箱免费试玩 全天5分快3计划网 尤文图斯对弗罗西诺内比分预测 杜塞尔多夫和法兰克福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 天龙八部手游卡牌获得 山东鲁能vs庆南fc直播 四川快乐12计划群 春假时光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