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敛财人生[综]. > 正文 第369章 那个年月(98)一更
                      那个年月(98)

                      车里女人压抑的哭声和男人低沉的安抚声,叫人无端觉得沉闷。

                      四爷暗自叹了一口气,这样的事,谁能想到呢?

                      搁在谁身上,都不好受。

                      等车驶进大院,后面就已经没有声音了。

                      印辰左右看看,才问四爷道:“爸爸如今都住在这边吗?”

                      四爷点头笑道:“是啊,大姐住四合院那边,二哥没有定性,哪边都住。我们平时也就是一个月能回来上一回。父亲这边又保姆还有小程在,也照?#35828;?#31639;是妥当。”

                      “雨生三个不陪着爸爸住?”印辰问道。

                      “老爷子如今?#35009;Γ?#26681;本管不过来。”四爷说了一声。此时车正转弯,四爷一抬头,见老爷子站在门外。他赶紧道:“大哥,父亲迎出来了。”

                      印辰跟胡枫都吓了一跳。车刚刚停下来,两人就开了车门往下走。

                      “爸爸,您怎么出来?”印辰赶紧上前,“外面多冷啊?”

                      胡枫跟在印辰的身后,?#34892;?#19981;知所措。

                      印长天一挥手,“我不是来迎接你的。”说着,就看向胡枫,“孩子,我得谢谢你啊。”

                      四爷心里一跳,老爷子果然知道。

                      他就说嘛,要真是大哥出了?#35009;?#20107;,父?#33258;?#20040;会不知道。

                      老爷子想知道印辰的消息,也不过是一个电话的事罢了。

                      平时看着不闻不问,但怎么可能不关注。那可是上战场啊。

                      再说,结婚这么大的事,印辰一直三缄其口,对女方的事闭口不谈。这绝对不正常。他估摸着,老爷子的案头,连胡枫的档?#29238;?#21360;件都有吧。

                      他一直?#35009;?#37117;不说,?#35009;?#37117;不问,就已经是态度了。

                      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些。

                      “孩子,能活着回来,你们就比那些牺牲的烈士幸?#35828;?#22810;。这一辈子就是赚回来的。还有?#35009;?#20540;得在乎的?”老爷子低声道。

                      胡枫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首长,您说的对。跟牺牲的?#25509;?#27604;,我们活着回来了。”

                      老爷子这才点点头,“回家,快回家。饭菜都好了,就等着你们了。”

                      印辰呐呐的叫了一声‘爸爸’,老爷子却瞪了一眼,一副回头再找你说话的架势。

                      林雨桐跟着印昆印薇郭永红,站在老爷子身后,听这话听得一头雾水。

                      但大家都能看的出来,老爷子对这位长?#20445;?#24456;看重。

                      饭桌上,林雨桐才?#27704;?#29239;子跟胡枫的对?#29240;?#21548;出了一些端倪。

                      胡枫是战地医院的医生,在战场上救了印辰。本来她是能安全撤下去的,但当时印辰虽然胸口中弹了,但人还活着。她就背着印辰转移,不想被流弹所伤,整个腹部中弹七片。

                      等救援的人赶到的时候,才发现胡枫紧紧的将印辰护在身后。

                      印辰手术后,修养了半年就恢复了。可胡枫整整躺了一年,至今,也不敢说身体就全好了。

                      腹部被打成筛子一样的外伤,就算养好了,可后遗症依旧不少。即便有机会怀孕,也不?#21307;?#22905;生。

                      印辰从出院,就一直照顾胡枫。太清楚这样的伤,意味着?#35009;礎?

                      是他坚持要结婚的。他希望照顾她一辈?#21360;?

                      老爷子点点头,“就该这样。就该这样。”他叹了一口气,“别听那些?#35009;?#26080;病□□?#37027;?#21834;爱啊,?#35009;?#26679;的感情比以性命相护还厚重。?#35009;?#26679;的感情比同生?#33756;?#36824;坚贞?没有了!”

                      林雨桐心里点头。上过战场,死过一回的人,那些所谓?#37027;?#29233;,用他们的眼光来衡量,都?#36710;?#30340;很。

                      是不是爱情有?#35009;?#20851;系,两人活着从战场上下来了,这比?#35009;?#37117;强。

                      就听老爷子骂印辰,?#21834;?#20320;早就应该跟家里说清楚,那般急匆匆的参加集体婚礼,到底是委屈了小枫了。”

                      印辰赶紧认错,“是,是儿子不好。儿子不是想瞒着,主要是年纪也不小了,想赶紧成个家。”

                      老爷子此时脸上的神情才柔和了一些,“这才像句?#21834;!?

                      胡枫整个人才放松了下来,扭头看向印薇和林雨桐的眼神就带着笑意。

                      林雨桐夹了酱肘子过去,“大嫂尝尝,用这个肘子的肉皮,蘸着?#23383;?#23376;吃,一点也不腻。”

                      “好。闻着就觉得香的很。”她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不是那种清亮的嗓音。长相上更不是娇弱的类型。浓眉大眼,很大气的长相。

                      其实她这样的长相,才算是这个年代,大家都?#25918;?#30340;美女形象。

                      像是林雨桐这样的,大概还是?#34892;?#23521;淡的吧。

                      吃了饭,印薇不让胡枫去帮忙,“?#28909;?#27463;着去,做了几天的火车了。?#28982;?#19968;缓。”

                      胡枫?#35009;?#26377;强求,就跟着印辰上楼了。

                      到了厨房里,印薇小声问林雨桐,“她那身体真的不嫩调养?”

                      林雨桐苦笑,“大嫂自己就是外科大夫。医术不好,也不会叫她去战场上。她更相信她自己的判断。而我……把了脉,要想调理好,没有十年的时间都不?#23567;?#36825;还是她?#21523;?#21512;?#37027;?#20917;下乐观的估计……”

                      印薇摇摇头,“可到那时,他们都过了四十了。年龄太大了。高龄产妇,还受过那样的外伤……算了。?#38498;?#21035;提这事了。能活着就好,能活着就好。”

                      说着又问林雨桐,“也不知道她们家是个?#35009;?#24773;况?”

                      这还真不知道。

                      但想来,条件应该不会差。要不然,那样的年月里,可成不了大夫的。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老爷?#28216;?#32993;枫,“你家里呢?你父亲?#35009;?#26102;候过来?家里?#38376;?#20154;去?#21360;!?

                      胡枫将牛奶咽下去,“明天应该能到。”

                      原来不是一起来的。

                      在厨房里?#24613;?#21320;饭的时候,胡枫才说起了她家里?#37027;?#20917;,?#21834;?#25105;爸爸复员?#38498;螅?#23601;转业回了老家,一直在省武?#23433;?#24037;作。我妈妈去世的早,我爸后来又成家了,跟继母还生了个弟弟,弟弟也成家了,孩子都两个了。说起来,跟雨生他们差不多大。”

                      这?#25237;?#20102;,没点家庭根基的人,在那个年代想进医院,想学医,可没那么容易。

                      “这?#21355;矗?#23601;叫家里人多玩几天。”印薇很热情,“叫印辰带着你们去。”

                      胡枫笑了笑,却没说?#21834;?

                      胡家的人都来了。幸亏之前跟招待所打好招呼了。

                      胡爸爸的官职还不小,是h省武?#23433;?#30340;?#36744;?#38271;。也算是高干了。

                      胡枫的继母,长的一副小家碧玉的样子,林雨桐觉得,胡枫对她的继母十分冷淡。

                      甚至跟她的弟弟都没有?#35009;?#20132;流。

                      胡弟弟很油滑,跟印昆和四爷在套近乎,说的都是怎么发财的生意经。

                      胡枫的弟媳妇,叫王岚,是他们当地歌舞团的演员。长得很漂亮,但瞧着也很高傲。

                      ?#25151;姑乐?#30473;跟印薇抱怨,“大嫂看着还行,她家里除了她爸爸,怎么都觉得这么别扭呢。”

                      这就是气场的问题了。

                      她扭脸问林雨桐,“你觉得呢?”

                      林雨桐小声笑道:“离咱们家这么远,十年八年的也见不上一面。就是大哥大嫂都不在家多呆。管他们呢。大嫂认谁,咱们就认谁。大嫂要是不?#24076;?#21681;们也犯不上当亲戚相处。”

                      毕竟,胡枫连面子情都不做。

                      本来娘家来人了,男人们在一处说话,她怎么着也?#20204;?#22899;眷到他们房间去说会?#21834;?#30456;互不干?#29275;?#36824;显得亲近。

                      但是胡枫却像是根本眼里没人一般,最多再一边倒点水,续杯茶,再没有多余的?#21834;?

                      ?#25151;?#32654;点点头,“也对。跟咱们关系不大。”

                      说着,又凑在一起问给新人?#24613;甘裁?#19996;西了。

                      林雨桐?#35009;?#30610;着,只说买了一对金戒指。

                      ?#25151;?#32654;丝?#25947;?#35265;外,?#26263;?#25105;们结婚的时候,你是不是也送金戒指。”

                      印?#26412;?#25512;她,“再没见过比你更厚脸皮的。这就张嘴要了。”

                      林雨桐倒是笑了,跟这样的人相处起来不累,她道:“你的工作性质,也带不了其他的东西。耳坠子,项链都不成。就戒指不打眼。”

                      “挑好看一点的。千万别弄那种特别重的,跟我妈手上戴着的祖传戒指一样,倒是够实在的,就是一点美感都没?#23567;!泵房?#32654;边剥葱,边提意见。

                      这边正说话,就听见外面孩子的哭声,印薇一下子就跑出去了,哭?#35828;?#26159;晓晓。

                      林雨桐也赶紧撵出去,她怕自家的小祖宗惹祸。

                      谁知道,到外边一看,雨生揽着晓晓在一边哄,震生和夜生将两人护在里面,对对面的俩小孩怒目而?#21360;?

                      那是胡家的孩?#21360;?#20004;个孩?#21448;?#30456;差一岁,闺女胡甜甜?#28909;?#32990;胎大一岁,小子胡承志跟三胞胎同岁。胡甜甜手里正拿着晓晓头上的绒花。

                      这是今儿早上,林雨桐给孩子梳头发,才戴上的。

                      小姑娘也知道爱美了。头发长的稀疏发黄,偏偏臭美的不?#23567;?#33041;袋上只能扎一个小揪揪,偏要带一个大绒球。孩子小,怎么作怪都觉得可爱。

                      晓晓跟雨生还不一样,性子又软又娇,哭起来一抽一抽的。很少有像是现在这样,尖着嗓子哭的。

                      “行了,别哭了,没出息。”雨生给晓晓擦眼泪,?#23433;?#23601;是绒花吗?咱们家有一大箱子,她想要就给她一个,哭?#35009;矗?#21448;不是?#35009;?#22909;东西……”
                      (www.teux.icu = 易看小说)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警察与土匪怎么玩 福建体育彩票官网 西甲赫罗纳对塞尔塔 cf手游官网体验服申请 北京快三开奖就是牛 烈焰钻石电子游戏 逆战光影世纪 巴塞罗那rakuten代表什么 宝石探秘4下载 英魂之刃官网手游 王牌和面孔闯关 牛牛外挂 比利亚雷亚尔vs瓦伦西亚 海底捞鱼游戏单机版 黄金翅膀怎么玩 安卓游戏麻将老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