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敛财人生[综]. > 正文 第393章 那个年月(123)三更
                      那个年月(122)

                      雨生推开门进来,跳到床上,“妈,你快去看看。我爸摔瓶子了!”

                      啊?

                      林雨桐一愣,她还以为是别人呢。怎么四爷也变球迷了?

                      我的爷嗳!您这可真是好样的。连足球您都迷上了。

                      好像在哪您都能找到乐子。

                      林雨桐不仅没生气,还觉得四爷咋能这么可爱呢。

                      “二比一,香港队胜了。”雨生摇头,“又无缘世界杯。”

                      林雨桐心里笑,很多年以后也就去世界杯溜了一圈,再?#35009;?#36827;过世界杯。不提也罢。

                      因为这个,她一点都不想培养自己最足球的爱好。

                      直到躺到床上,四爷还愤愤的,“踢的都是?#35009;?#29609;意?”

                      林雨桐就给他顺气,“成了,当不得真的。”

                      第二天还听说,球迷不满意,闹事了。

                      林雨桐心说,这还真是一个叫人疯狂的游戏。

                      胖婶就道:“我们家两小子砸了家里的暖水瓶,心疼死了我的。你说说,二十多个小伙子追着一个球玩,到底有个?#35009;?#36259;?气死我了。”

                      等林雨桐忙完考研,孩子们也放了暑假了。

                      印辰打电话来,叫自家这三个去羊城过暑假。

                      林雨桐还?#34892;?#33293;不得,老爷子也舍不得。但是三个孩子乐意啊。

                      去了那边就不用没完没?#35828;?#23398;这个学那个了。

                      “妈,听说那边发展可快了。我想去看看。”震生拿着半根黄瓜边啃边跟林雨桐念叨,“江淮哥说那边到处都是高楼大厦。?#26412;?#34429;然也有,但是跟羊城比,感觉应该还是不一样的。”

                      四爷将报纸往茶?#24178;?#19968;放,“要不就叫去吧?大哥在那边,出不了岔子。见识一下也?#23567;!?

                      “咱们俩谁能请假去送?”林雨桐皱眉道,“就他们这皮实劲,我就怕大嫂管不住他们。大哥大嫂?#35009;Α!?

                      “妈,我看着弟弟。”雨生挤过来,“真没事。”

                      林雨桐看见她的样子就先皱眉,“你最娇气,还照看别人?”

                      夜生嘻嘻笑着从门外进来,“我爷爷说我们可以去。”

                      又去给老爷子打电话了。

                      四爷和林雨桐再担心,还是将孩子交给印辰和林雨亭,由着他们送去了羊城。

                      两人干脆给小芳放了假,叫她给她对象帮忙去。过一段时间二人世界。

                      今年夏天有空调,一点也不热。

                      林雨桐考完试了,没事了,两人也轻松了一点。电视台正好放四世同堂。

                      她也有时间陪着四爷看了。

                      四爷看的着迷,“这电视剧就这点不好,每天晚上就这一点。真是急死个人。”

                      两人下了班,?#32423;?#36824;会去附近的山里转转。四爷竟然用石子能打中野鸡了。还真是意外?#26408;?#21916;。虽然力道小,但是伤?#35828;?#37326;鸡,好捉着呢。

                      等暑假过了,空间里存下不少野鸡野兔。

                      孩子们八月底才回来的。回来?#36824;?#27809;瘦,一个个的还胖了一大圈。

                      “那边跟京城完全不一样。”雨生将一条裙子给林雨桐,“妈,你试试,这是给你买的。”

                      四爷把玩着孩子给的电动剃须刀,就笑道:“怎?#24202;?#19968;样?”

                      夜生哈哈的笑:“就是花钱的地方太多了。身上的五百块钱,我们暑假过了一半就花光了。?#36824;?#33285;舅?#25237;?#20271;都给了一千,大伯也给了我们不少。要不然真的不?#39029;?#38376;了。”

                      四爷和林雨桐都不是身在乎钱的,但这会子听到她们花了这么多还是吓了一跳,“怎么花的?”

                      “那边有很多好吃的。”震生掰着手指头,“早上从喝早茶开始算起,一直到晚上的海鲜烧烤。叫人管不住嘴,我们?#35009;?#37117;没买,吃饭就花了可多了。”

                      “那边的好酒店,还带着游泳池。我们想游泳,就去酒店开?#32771;洌?#28982;后就能游泳,可舒服了。那泳池跟大院?#26408;?#20048;部里的泳池可不一样。干净!”夜生的表情很陶醉,好似还在回味一样。

                      “人家都穿的可时髦了。像是妈这样的职业女性,都是穿着套装,化着妆,美着呢。”雨生又递给林雨桐一套化妆品,“光是这一套就花了六百多。说是法国进口的。”

                      林雨桐心道,自己的半年的工资,都?#36824;?#36825;一套化妆品的。怪不得人的心理慢慢的不平衡了。很多政府机关的人宁愿下海。她拿着手里的裙子,“这裙子多少钱?”

                      夜生拉了林雨桐去试,“花了三百多。妈,你也该?#24847;翏意?#20102;。”

                      加起来一千,怪不得钱?#36824;?#33457;。都是名牌呢。

                      “我跟你爸一年的工资加起来也就两千多一点,你们是真能败?#25671;!?#26519;雨桐顺?#24179;?#20102;卧?#19968;?#34915;服。这夏天都过去了,能穿几天?

                      就听雨生在外面笑道:“小舅?#35828;?#29983;意有咱们的股份,你当我们不知道?二姨在香港的药?#39277;?#21496;就是咱们家的。听说,二姨请了个洋人经理,如今生意都做起来了。我们都知道。”

                      四爷也不知道说了一句?#35009;矗?#38632;生就不吱声了。

                      林雨桐穿了一?#36861;?#33394;的套裙出来,雨生赶紧拿了一双白色的高跟鞋出来,放到林雨桐的脚边,“妈,快换上。您换上,肯定比那些模特还好看。”

                      模特?哟!如今都有模特了。

                      四爷扶了林雨桐换鞋。

                      两人都是哄着孩子玩呢,到底是孩子的一番心意。

                      “好看!”雨生围着林雨桐看,“我就说,我挑的衣服妈穿上肯定好看。”

                      夜生点点头,?#23433;还?#25105;还是觉得那件黑色的一步裙好看。你们非不买。”

                      “好看?#35009;?#21834;。”震生不赞成,“那就是舞厅的三、陪小、姐才穿的。”

                      雨生就跟林雨桐比划,?#21834;?#37027;裙子紧绷绷的,刚遮住屁股。我说那裙子妈肯定不会穿……”

                      夜生就插话,“在家里穿就行了。给爸爸看又?#36824;?#31995;……”

                      林雨桐哭笑不得,“都滚蛋吧。你妈我整天坐在办工桌后面,穿给谁看?”

                      四爷就招手,叫三哥孩子到跟前,“听这意思,你们去的地方不少。连三、陪小、姐都知道了。”

                      三人马上缩脖子。

                      四爷也不恼,“看来我得跟你们大伯打个电话了。”

                      “爸!”雨生赶紧凑过去,“大伯接到命令,下部队了。大伯母那边要进口?#35009;?#22269;外的医疗设备,忙得恨不能住到医院。家里一个警卫员,一个保姆在。”

                      所以,没人?#35828;?#19978;管,你们就野去了。

                      “带着我们的哥哥也不是外人,好像是徐爷爷的孙子。说是自己人。”震生小声道,“那位徐伯伯说两家是故交。”

                      何止故交。

                      四爷点点头,这简直都快成世交了。

                      “还去舞厅这些地方了?”林雨桐坐过去,问道。

                      夜生赶紧摇头,“没?#23567;?#25105;们吃夜宵回来,路边摊上坐了很多穿的少的……?#32982;?#36947;那是三、陪小、姐。”说着,就又问四爷,“三.陪,都是陪?#35009;矗?#20140;城有吗?”

                      林雨桐:?#21834;?#20809;?#35270;?#27745;秽共存。这就是代价啊。

                      “行了,钱也花了,世面也见了。该干?#35009;?#23601;得干?#35009;?#20102;。”林雨桐打岔,她起身收拾凌乱的东西,“赶紧收拾包,过两天就开学了。”

                      三个人的作业都没写。

                      就听见三人‘嗷’的一嗓子,撒丫子就往屋里跑。这两天可算是消停了,疯狂补作业?#23567;?

                      “妈,爷爷姑姑他们的礼物,我们都给了。给姥姥家的礼物,还没送呢。你看看那个红色的包,里面有一件蓝裙子,是给小芳姐的。”雨生在屋里喊了一声。

                      小芳从厨房,冒出头,“还有我的呢?”

                      林雨桐就笑着翻出来,递过去,“是连衣裙,今年怕是穿不了几天的,明年再穿。”

                      小芳美的不得了,“这得多少钱呐?”

                      听了孩子们说了南边?#37027;?#20917;,四爷又熬了几晚上,写文章。

                      之前断断续续的,有四五篇文章都发表了。甚至有两篇上了内、参。也算是小有名气了。现在即便没有张教授的推荐,也都能顺利发表。

                      而林雨桐进入了研究生阶段。每周上一次课,林雨桐安排在了周五的下午四点到六点。周末反正要回城里的。干脆周五就往回走。

                      周五上午,四爷就把一周的事情做完。孩子的时间也?#38376;?#21512;着来,请周五下午的假。然后一家人赶紧吃饭,一点准时往城里赶。

                      一般能在三点半将林雨桐送进教?#25671;?#28982;后四爷带着三个孩子去学校的图馆看。等林雨桐下课。

                      晚上带着孩子在外面吃完晚饭回?#25671;?

                      “你说,咱们的工资又少了二十块钱吧。”林雨桐问道。

                      四爷就笑,“横竖咱们不指望工资过日子。”

                      震生就?#24187;?#30333;,“请假扣工资?爸爸不是把活都干完了吗?”

                      林雨桐回头看了三个孩子,扭身趴在?#24043;?#30340;靠背上,“以前你爸读研究生,按规定工资降一级,就是少了十八块钱。也就去年,我跟你爸是满额的工资。今年妈妈又上研究生,又得少十八块钱。你爸请假,就算是有云师傅在,也得扣个几块钱。这还不算奖金。这两年估计是领不到奖金了。”

                      “这工资也太低了。”夜生撇嘴,“人家羊城酒店前台的服务员,一个月都不止这一点钱。你们这怎么也属于科研单?#35805;傘?#24046;距也太大了。”

                      雨生一叹,“要真靠着工资,我们就得跟我们班的同学一样了,能有两身换洗的衣服就不错了。很多都是衣服脏了一洗,赶紧晾干了再穿,连换洗的都没?#23567;!?

                      “那不是买不起,那是习惯了节省。”震生?#24202;?#20102;一句。
                      (www.teux.icu = 易看小说)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北京赛pk10统计 体彩排列三两码差过势图 如何判断老虎机在吐分 今日足球竞猜推荐 湖北快三综合走势 怎么破解腾讯在线人数 今日足球竞猜推荐 中国福利彩票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时时 河北麻将下载 app密码找回 足球胜负预测分析 nba篮球初盘看盘方法 福建15选5开走势图 一定牛11选五 彩乐汇利盈2分快3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