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敛财人生[综]. > 正文 第461章 寒门贵子(15)三更
                      寒门贵子(15)

                      四爷兜鱼,卖了七八两银子的事,就像是一阵风一样刮了起来。

                      不光是河东,?#28216;?#20004;个村子知道,就是镇上?#25512;?#20182;的村里也都知道了。

                      七八两银子,一般的小户人家,一年?#35009;?#36825;么多收入。这半个上午一个人就挣了这么多,那还等?#35009;?#21834;?赶紧干吧。别说只是下雨,就是下冰雹,下刀子,头上顶上锅盖,那也有的是人去。

                      所以,整个下午,沿河到处都是人。

                      四爷看着河水,已经泛黄了,而且水位也确实是涨了。

                      他将自己逮到的鱼赶紧先拎回家,林雨桐已经将写好的白锦缎布条准备好了。

                      “放心,这锦缎,是以前存下的贡品缎子。绝对查不出产地。”林雨桐见四爷背着身子挡住外面才翻看着布条,就低声解释道。

                      四爷点点头,连写字用的墨水都是防水的。

                      只是怎么放进去,叫人?#34892;?#20026;难。

                      正想办法呢,就看见钱氏朝这边过来了。

                      两人说话,自然是开着门窗的。这才是最安全的办法。要是关着门,不是摆明了有事吗?

                      见是钱氏,两人都没有要避讳的意思。

                      钱氏一看两人的样子,还有四爷手里捏着的鱼头,?#25237;?#20102;。虽然她不知道儿子?#22791;?#36825;么做是为了?#35009;矗?#20294;还是?#35009;?#37117;不问,直接上手,用一个筷子,就轻松的将布条塞了进去。

                      等收拾好,四爷拉住钱氏,低声道:“娘!收拾东西吧。这地方住不成了。青阳河马上要涨水了。”

                      说完,就看了林雨桐一眼,转身出去了。

                      钱氏就皱眉看着林雨桐,往范氏那边指了指。在问,是不是从那边知道的消息。

                      林雨桐点头,“这事□□分真。我们不能看着这么多人枉死,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

                      钱氏点点头,竖了个大拇指。

                      林雨桐又低声道:“一会子该叫大哥大嫂回来了。一家人得守在一起才好。”

                      钱氏拍了拍林雨桐的手,表示知道了。

                      四爷提着鱼篓子,跟在往镇上去的众人身后。鱼多了,价格自然就下来了。

                      而且,酒楼开始收鱼,做熏鱼咸鱼了。这边收着,那边就有伙计给鱼去鳞,去脏器,然后上抹盐。

                      四爷手里的鱼,?#19981;?#27963;着。卖了以后,就顺势放在另一边的大木桶里。

                      一旦混进去,就再也分不清楚哪条鱼是谁的。

                      殷老二还等着四爷,见他也卖了,就道:“赶紧回去,看还能不能捞上来点?#35009;礎!?

                      四爷却记?#26131;?#37027;布条能不能被发现。他就道:“爹,你再想想,看家里还需要?#35009;矗?#19968;次性在镇上买了。下着大雨,再跑一趟挺麻烦的。”

                      “要买?#35009;矗俊?#27575;老二摇头,“你小子怎么是个攒不住钱的?以后?#24515;閬备?#24403;家。”

                      正说话呢,就听见?#23376;?#30340;那块一声惊呼之声。四爷的心一下子就放下了。

                      成了!

                      殷老二也跟着凑过去,就听见又那认识字的念道:“青阳河水涨,生灵涂炭。”

                      人群中嗡了一声,有议论的,有急忙离开报信的。

                      殷老二眼珠子一转,拉着四爷就道:“你回去,赶紧?#24515;?#23064;你?#22791;?#25910;拾东西。我去?#24515;?#22823;哥他们。咱们马上就走。”

                      四爷诧异的看向殷老二,“您信?”

                      “一半一半!”殷老二低声道,“光明正大的离开那个家,咱们父子在哪里挣不下一片家业来。守在家里也不过是干干活不拿事。放心,这些年,爹攒下了一些银钱。到城里买个小院子,做点小买卖的本钱咱还是有的。”说着,就拍了拍四爷的肩膀,“快去!”

                      四爷一路往回走,心里想着,只怕大多数都跟殷老二一样,只相信了一半。

                      可只要这一半,也就够了。有了防备,就有了逃生的机会。哪怕是跑到周围的山上,也能躲过?#24187;?#30340;。

                      他把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不是自己能掌控的了。

                      四爷回了家,找了林雨桐,“咱们?#28909;?#26519;家。?#26412;?#24597;林家也是半信半疑不肯动。

                      林雨桐赶紧换了鞋,披着旧?#36335;?#24102;着斗笠跟在四爷身后。

                      到了林家,门口停着七八辆马车,也不知道这是要干?#35009;礎?

                      “你大伯叫人拉粮食的,谁知道偏偏就赶上下雨了。”金氏跟林雨桐解释道。

                      林雨桐这才想起来,林济世在老家也是有不少地的。给老家置办产业,也算是留了一条后路。田地佃给别人种,秋收收了租子就拉回县城。嚼用开销就省了一大?#30465;?

                      而四爷则跟老丈人建议道;“要是可以,跟着运粮食的车一起走吧。顺便把家里的粮食也运走,东西也一并带到县城。”

                      林济仁?#31561;唬?#20320;信?”

                      四爷只淡淡的说了两个字,“*。”然后蘸着茶水写了一个‘范’字。“岳父岳母这边要带着老人呢,所以,更得宜早不?#39034;佟!?

                      林济仁想到殷家与?#37117;?#26159;姻亲,总?#34892;?#33258;己不知道的消息也不一定。他倒是也有决断,立马道:“我们今晚就收拾,天不亮或许就走了。妞妞……”

                      “岳父放心,我们也马上离开。咱们县城见。”四爷拱手道。

                      ?#20154;?#29239;和林雨桐离开,金氏才看向林济?#21097;?#30495;要走啊?”这房子田产都在这里呢。

                      “我能置办下现在这产业,就能再置办下一份这样的产业。只要人在,?#35009;?#25379;不来。”林济?#39318;?#19978;这么说,心里又怎么会不心疼。

                      金氏一咬牙,“那就走!当年我就是逃难,现在又逃难。我本来就?#35009;?#37117;没有,现在还有你跟孩子,我怕?#35009;礎!?#19981;过,论起逃难?#26408;?#39564;,金?#20808;?#27604;这一大家都足。

                      四爷和林雨桐回到殷家,就听见里面三郎的声音,“这怎么能相信呢?这不过是人在捣鬼罢了。”今儿一进镇子,就听到说?#35009;?#40060;腹中发现布条的事。这种东西竟然还有人信。他都怀疑这是有人想低价收购这一片的田地故意制造混乱了。

                      范氏本来提起的心,被三郎奇迹般的抚平了。

                      有三郎游说,相信爹一定不会觉得自己这边?#34892;?#28431;消息的嫌疑。

                      她赶紧道:“也不知道是?#35009;?#20154;造谣,我看这事还得跟我爹说一声。相公,咱们现在?#25512;?#31243;吧。这事耽搁不得。”

                      这事一露出来,只怕那边要提前了。再不走,可就真迟了。

                      三郎一听范氏的话,也觉得有道理。但叫他这么跟范氏走,他心里又放不下。

                      小何氏一听,范氏想跑,顿?#26412;?#24613;了,赶紧道:“相公,这?#19978;?#30528;雨呢。三弟和三弟妹都是金贵人,咱?#19988;?#19981;护送他们一程。”

                      二郎正想着跟他甜蜜了俩晚上的姑娘呢,这会子的心都在县城。于是马上就应了下来。“我跟着三弟走一趟吧。”

                      然后扭头对小何氏道:“你服侍娘,我这里不用你跟。”

                      小何氏面色一变,“你懂不懂礼,大伯子跟弟妹能挤一个马车吗?我去给弟妹作伴啊。”说着,就看向范氏,“三弟妹觉得呢。”

                      那五十两银子,婆婆可没有?#25351;?#33258;己。这会子自己再不把范氏贴紧了,谁知道扔下的人会不会是自己。

                      何氏这会子为了叫儿子?#22791;?#39034;利脱身,自然是?#35009;?#37117;不会说的。只等着儿子走了,她正好雇一辆马车,自己两口子和两个闺女连带?#19968;?#20107;,刚好。

                      范氏看明白了小何氏的威胁之意,就强笑着点点头,“二嫂愿意,我当然求之不得了。”

                      ?#21688;?#22826;就看着孙子进门一口茶都没喝,然后带着?#22791;?#23601;出门走了。

                      她心里顿时?#34892;?#19981;知道怎么办才好。

                      殷老二就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走吧!”他是真心劝老爷子?#21688;?#22826;的。

                      殷老大就道:“没听三郎说嘛!他去?#27663;?#23561;大人了。等有了消息,咱们再动不迟。”

                      白痴!

                      殷老二暗骂一声。等到有消息,黄花菜都凉了。

                      “你们不走,?#26131;擼 ?#27575;老二瞪眼,“大房的儿子和三房的儿子都跑了,留下我们父子在这里堵窟窿,我们堵得住吗?”他到底不忍心说更难听的话,却看向老爷子,“爹!这个时候了,您倒是拿个主意。”

                      老爷子抽了两口旱烟,吐出来的烟圈叫人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那?#35009;礎?#31561;三郎回来,咱们再商量。这房子,地都在这里。离了这里,一家子吃?#35009;春仁裁?#21435;。就算洪水来了,它也有?#35828;?#26102;候。不行就?#35828;?#23665;上。你们几个,把家里的粮食,先往山上搬一部分,扛过去,就好了。”

                      殷老二就不说话了。老爷子话不多,但是一旦拿定主意,那就死活都不改了。

                      “成!”殷老二应了一声,“我给您老在山上安顿好了。”

                      其实,他心里也不觉得一定会有大水。只不过,他更在意的是这个借口能叫他顺利的离开这个家。自己熬了一辈子,不希望两个儿子再给人当牛做马。

                      不过,要是这个家和睦,他大概?#19981;?#20542;向于老爷子这种想法的,守着?#20063;?

                      四爷和林雨桐对视一眼,这范氏还真是绝了,真把这一大家子扔下准备喂鱼啊。

                      整个下午,周围的人家都往山上搬运粮食和?#19968;?#20107;。殷老二找了个不大的洞穴,背着人将东西一点一点给挪进去。然后?#37027;?#30340;指给老爷子看。

                      “这地方,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漏给别人看。”殷老二叮咛了一句。饿的狠?#35828;?#20154;,比狼还可怕呢!
                      (www.teux.icu = 易看小说)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mg4355线路 5554448高手冰心论坛 一分赛车 北京pk赛车历史结果 极速赛车开奖统一吗 暴龙电玩城24小时客服 双色球大乐透彩票安装 江苏时时开奖走势 重庆时时是国家吗 五分赛计划 天津时时46分开奖结果 辣手浙江麻将安卓 天津快乐十分钟中 闲来宁夏麻将天天输 贵州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十一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