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敛财人生[综]. > 正文 第515章 寒门贵子(69)二更
                      寒门贵子(69)

                      出事了?

                      四爷抬起头,“出?#35009;?#20107;了?”

                      胡大平息了一下气息,“爷,西市发生暴动了。”

                      暴动?

                      四爷眉头一皱,“走!去看看。”这还真是一件新鲜的事了。到了最后一站了,反倒出事了。

                      远远的,就听见一个声音喊道:“这伙子不知道?#20040;酰?#32473;老子全宰了!”

                      四爷坐在马上,看着高声叫着杀人的人,脸都黑了。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殷家的族人。

                      这小子确实是有两下子,一路走来,先后砍杀八人,因此擢升了两级。如今大小是个校尉了。

                      ?#21834;?#30475;上秀才家的姑娘,带着人就抢……”胡大小声道。一直以来军法严明,要不是这是殷家的人,他自己就能处理。

                      四爷的嘴角就?#34892;?#20919;意,“该死!”

                      胡大心里一叹,“都是属下?#23561;?#19981;严。属下愿意一力承担……”

                      四爷冷哼一声,“不能以身作则,你以为你就没有罪责了?先别急,等着爷发落就是了。”

                      被围在中间的几十个壮丁,人人手里都拿着砍刀,?#30473;?#20010;身上还带着伤。

                      “杀啊!要?#26412;?#26432;!”领头的少年透着一股子桀骜之气,“昨儿你们自己还是可怜人,手里拿上刀,比那土匪还可恨……”

                      四爷看了胡大一眼,“将殷九给我绑了。今儿在场的都一样,先绑回去再说。”

                      胡大这才招手,三下五除二,就将这十几个人给捆了。

                      殷九立马就怒了,“胡大,你别蹬鼻子上脸,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四爷的叔叔,你好大的狗胆。”

                      胡大心里冷笑,你他妈哪根葱啊,这会子就摆起了?#26159;?#22269;戚的脸。老子是第一个投奔四爷的,要说功勋,你算个鸟。

                      他半点不含糊,“你还是?#40092;?#28857;的好,瞧瞧那是谁。”

                      殷九抬头,正好看到骑在马上一言不发的四爷,顿时腿肚子就软了。

                      再也不敢发一言。

                      四爷这才下马,往这所谓的‘暴民’面前走去。吴春来和李剑联手往前一挡,“爷,他们手里有武器。”

                      四爷低声道:“让开。”说着,就将两人推开,走了过去,抬手就鞠躬,“对不住了,各位。都是在下驭下不严的罪过。我必然会给大家一个交代。明儿辰时初刻,请到城楼下。烦请各位告知大家一声。”

                      说着,就再作揖,这才转身上马。

                      那少年看着一队人离开,这才收了手里的?#19969;?

                      后面有人问,“那人是谁?”

                      少年嘴角一撇,“能是谁?就是那位四爷。”

                      “叫咱们明儿辰时去城楼下,干嘛?报复咱?”有人嘀咕了一声。

                      那少年低声道:“不会!人家要咱们死,今儿就能要了咱的命。?#28909;?#19981;要命了,咱们就去看看,他想干?#35009;矗俊?

                      后面的一个壮汉道:“啊呸!这伙子强盗,能有?#35009;?#22909;事?家里值点钱的都被抢走了。叼到嘴里的肉骨头,还会再吐出来,假?#24066;剩 ?

                      却说,四爷回来,连问都不问,只找了铁头,“将这些进了城就忘乎所以的,都给我翻出来。?#36824;?#26159;殷家的,还是林家的,亦或者是跟着爷时间长的,有一个算一个。凡是致人死命的,列一张单子。其余的,也立马给我列一张出来。”说着,就扭头道,“去找方先生?#36879;?#23433;先生协助你。去!马上就去!晚上爷就要结果。”

                      铁头应了一声,转身就走。

                      这种事,只有铁头会?#25947;?#29369;豫的?#33905;小?#20687;是胡大,就?#34892;?#27833;滑。就拿白天的事来说,他本身就是能做主的,但就是因为有顾虑,又?#36335;?#32437;之后,将来翻出来就是事,这才报上来。说?#35009;礎?#26292;动’,纯属危言耸听,几十个人而已,也能算是暴动?

                      之前一路往西扩张,都不得清?#23567;?#22914;今到了长安了,算是暂时到了最后一站了。觉得天下占了三分了,就了不得了,一个成了骄兵?#26041;?#20102;。

                      不狠狠的杀一杀这股风气,这军就再也不成军了。

                      晚上,四爷等结果等到了子时,接到名单脸上就有了怒气。

                      ?#36824;?#26159;直接害死了人,还是间接的害死了人,但确实有十三条无辜的人命白白送掉了。

                      这些犯了事的,有六个是殷家的,两个是林家的。剩下的五个里面,有三个是最早跟着他的守着北门的?#20540;埽?#21097;下的两个一个是大嫂?#38382;?#30340;弟弟,一个是三婶?#38382;?#30340;哥哥。

                      全都算不上是外人。

                      四爷的手紧了紧,“传令下去,明儿辰时初刻,城楼集合。再将?#25250;?#30340;乡绅氏族都请来。不愿意来的,就都给爷抬上城楼。去办吧。”

                      铁头看了看四爷,“爷,凡是名单上的都被羁押起来了。还有那些抢人财物,霸占房产的,也都看守了起来,都说是愿意归还,再也不敢了。”

                      四爷点点头,“先关着吧。明儿爷自有处置。”

                      铁头这才转身出去了。

                      方青山在院子外面等着,?#38712;?#20040;样?爷怎么说?”

                      铁头摇摇头,“叫所有人明儿城楼集合,怎?#21019;?#32622;爷没说。”

                      方青山?#36879;?#23433;先生对视一眼,两人都咯噔一声,这是要开杀戒吧。可这杀的人都不是外人,回京城以后该怎么交代。

                      “这里面可有林家的人。”福安先生低声道:“都说夫人十分能干,这杀了林家的人……不好交代吧。”

                      方青山摇摇头,“夫人不是那样的人。要知道他们干的事,夫人会亲自上手剁了他们的。”

                      他看向铁头,“行了,铁帅去忙吧。”

                      第二天一早,城楼下就聚集了不少人。老百姓想不知道都不行,因为昨儿半夜,不少人家的家门都被敲响,被抢了东西的,除了物归原主之外,还按照被侵夺的东西,双倍的赔了银子。?#25250;?#28909;闹了一夜。

                      更是?#34892;?#22810;乡绅的门口,早早就停着轿子,一大早,?#36824;?#20048;意不乐意,都被请上了城楼。

                      此时,城门已经开了。城外也有不少百姓往?#25250;?#26469;。一头小毛炉夹杂在人群?#26657;?#24182;不起眼。毛驴上骑着一个面容干瘪的?#24515;?#25991;士。

                      他一身灰衣,显得风尘?#25512;汀?#30475;着?#25250;?#30340;百?#31449;?#26397;一个方向走,?#25237;?#21069;面牵着毛驴的忠厚青年道:“六子!六子!?#28909;?#30631;瞧有?#35009;?#28909;闹。”

                      “是!老爷。”六子憨憨的应了一声,牵着毛驴往人堆里挤。

                      那文?#30475;?#20102;个唉声。?#25353;?#26448;!蠢材!”他从毛驴上下来,“老爷我?#28909;?#30631;瞧,你牵着毛驴去找一家客栈去。寄存好了再来找老爷。”哪有牵着驴跟人凑做一堆的,这不是找打吗?

                      六子又挠挠头,不好意思的一笑:“是!老爷!”说着就走,走了又回身叮嘱,“您可别瞎跑,我再找不见老爷怎么办?”

                      “老爷我就在这,哪也不去。就等着你来找,还不行吗?”文士十分无奈的样子。

                      六子这才高?#35828;那?#30528;驴走了。

                      这一耽搁,人越发的多了起来。

                      城楼上,三郎站在比较显眼的位置,身边跟?#25490;?#30007;女装来看热闹的双儿和小昭。

                      “我早就说没?#35009;?#22909;看的,你们非要来。?#27604;杀?#24616;了一声,人山人海的,看毛线啊。

                      小昭抿嘴一笑:“这么多的人都等着,能不是大热闹吗?人越多越是得看看。”

                      三郎点?#35828;?#23567;昭的鼻子,“这话也算是有理。”

                      福安先生在一边就?#20154;?#20102;一声,提醒三郎?#20040;?#25910;敛点,今儿可不是?#35009;?#22909;事。

                      蓦地,号角声响起。

                      众人这才看到四爷从台阶上一步一步往城楼上而来。

                      今儿四爷一身铠甲,面色冷凝。

                      等号角声停歇了下来,下面就已经是静?#37027;?#30340;了。

                      四爷这才往前迈出一?#21073;?#20065;亲们,大家都很好奇,好奇我这么?#32824;?#21160;众的把大家都召集来干?#35009;矗?#25105;现在就来告诉大家。今儿,这里,就是法场。叫大家来,就是想叫大?#26131;?#20010;见证,见证我们对这些违反了军规军纪的人,都是怎?#21019;?#32622;的。”说完,就一挥手,“都押上来!”

                      四爷扭头看着下面,“今儿的第一个要惩戒的人,就是在下!殷镇!正是在下驭下不严,才发生了许多叫人遗?#38431;直?#30171;的事。所以,在下,当第一个受罚!”说着,就扭头问方长青,“驭下不严,该当?#24043;錚俊?

                      方长青嘴角动了动,最终还是道:“驭下不严,情节严重者,?#20154;?#21313;!”

                      四爷马上就解开身上的?#36335;?#23558;上衣脱了,然后?#23472;?#22478;下一跪,“行刑!”

                      ?#36824;?#26159;城楼上还是城楼下,瞬间就‘嗡’了一声,喧闹了起来。

                      三郎一哆嗦,“我靠!不会玩真的吧。”

                      铁头就朝方长青看去,方长青点点头,铁头才一摆手,马上就出来一个大汉,手里拿着黝黑的棍子。

                      “别做?#32602;?#21542;则回头就?#25991;?#19968;个玩忽职守,弄虚作假之罪。”四爷低声道。

                      那汉子一?#21486;?#26829;子狠狠的打在四爷的背上。瞬间一条青紫的伤痕就出来了。

                      “爷……”吴春来喊了一声,噗通一声就跪下了。

                      紧跟着,城楼上的人就都不敢站着了。除了行刑的人。

                      那文士眼里的亮光一闪,“城楼做法场,斩问天地间。好好好!好一个殷四郎。”
                      (www.teux.icu = 易看小说)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四川老时时 博远棋牌 手机腾讯麻将作弊器 时时彩对应码规律 意彩龙虎 江西时时今天开奖号码 重庆时时官网 中国福利彩票快3安徽开奖结果 北京pk计划助赢 预测双色球准确的专家 新时时做号软件 云南麻将玩法 为什么国家不打击私彩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结果 加微信电玩城 注册送分 欢乐麻将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