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敛财人生[综]. > 正文 第519章 寒门贵子(73)三更
                      寒门贵子(73)

                      林雨桐心里存着事,想找范先生商量吧,人家老夫老妻的见面,也有一肚子话要说。她只能将疑问压在心里,?#28909;?#25307;呼朱家的人。

                      吃饭的时候,林雨桐将朱家的人请到了内院。

                      “都不是外人,坐在一起热闹。”林雨桐请众人入席,笑道。

                      林济世也笑道:“表弟,坐吧。都是自家人。”

                      朱平江笑着起身:“在南边,其实还是有很多不习惯。回来就觉得浑身都舒坦了。。”

                      小朱氏拉着孟氏的手入座,“早知道去了南边又得返回来,当初就应该跟你爹娘他们一道来京城,这一趟给我折腾的。”

                      林雨桐就抿嘴笑:“是啊!谁能想到有今天呢。”

                      林济世就扭头问林雨桐,“姑爷?#35009;?#26102;候回来?”

                      “这还真说不准。”林雨桐是真的不知道,“如今该在长安修整。”

                      “长安?”朱平江愕然,“这么快就到长安了?”这岂不是占了三分天下?

                      林雨桐不知道他们想打听?#35009;矗?#23601;点头道:“是啊!沿途不过是些流寇,不成气候。”

                      她说着,就叫了?#23601;饭?#26469;布菜。

                      “这都?#35009;矗?#33021;吃吗?”

                      林雨桐?#25214;?#25197;头跟小朱氏说话,就听见一声不大的抱怨声。她愕然的朝对面看去,却是朱家的女儿朱贵仙对着猪蹄捂鼻子,

                      一桌子人?#24067;?#23601;静了下来,孟氏看了林雨桐的脸色,才呵斥女儿,“你看看你,大呼小叫,像个?#35009;?#26679;子?”

                      只说不该大呼小叫,却不说她不?#23391;?#24323;这饭食。

                      林雨桐被外面的事情缠的,一脑门子官司,哪有功夫跟他们在这里动心眼。

                      朱平江和她儿子朱贵山脸都青了。

                      林雨桐拿?#25490;?#23376;擦嘴,眼皮都没抬。?#30495;?#23351;就笑着上前,指了个小?#23601;罰?#23558;菜撤下去,赏你们了。这原是宫里贵主们爱吃的养容菜品,?#28909;还?#23064;不?#19981;叮?#25764;下去变罢了。”说着,又小声的吩咐了门边等着听差的?#23601;罰?#20877;叫厨房添两道菜。”

                      林雨桐自始?#26519;?#37117;没抬头,擦完嘴,就又亲自给林济仁和小朱氏布菜。

                      小朱氏看了看孟氏尴尬的脸,低声跟林雨桐道:“妞妞,你表妹就是?#36824;?#22351;了。”

                      林雨桐先是一愣,“大伯娘说?#35009;矗?#34920;妹怎么了?”她看了一眼孟氏,不好意思一笑,“表婶,你瞧我。这就走神了。天天忙的脚打后脑勺的……表妹……”她扫了一眼朱贵仙,“吃不惯北边的菜??#21069;?#21507;?#35009;?#21483;厨房做?#35009;?#23601;行了。府里的厨子有几个都是御膳房里当过差的,天南海北的,没有她们不会做的菜。别?#25512; ?

                      孟氏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吃得惯!吃得惯!”说完,就小心的瞄着朱平江的脸色。

                      一顿饭匆匆的吃完,林济仁和金氏就回来了。

                      林雨桐可算是解放了,这些人有这两人接待,就再好?#35009;?#26377;了。

                      看着林雨桐匆匆的出门,小朱氏就跟金氏道:“妞妞如今可是变的不敢认了。”坐在那里一声不响的样子,就足够叫人大气都不敢喘了。

                      金氏心疼闺女,一听这话眼泪?#24067;?#23601;下来了,?#21834;?#20309;止是变了一点,是跟变了一个人似得。”说杀人就杀人,?#25947;?#25163;软。

                      林济?#23454;?#20102;金氏一眼,“你行了!你没看她一天到晚累成?#35009;?#26679;了。前线多少人等着吃饭呢?都是她一手操持的。现在几十万的兵马,一天得耗费多少钱粮,这一分一厘都是从她手里过呢。”

                      朱平江就低声问林济仁,“你说,这将来就真的……”

                      林济?#24066;?#37324;一跳,这事他可不敢瞎说,只摇摇头,“谁说的准呢?”

                      林济世倒是很乐观,“我看着差不多了。如今都到了长安了,说句不好听的饿,朝廷只怕都没有差得远……”

                      林济仁赶紧打岔,“怎么现在也不管这些,横竖总有咱们一口饭吃。”

                      朱平江心说,你不急,那是你不用急。成了,你就是国丈。败了,脑袋就没了。

                      但是朱家呢?只是姻亲罢了。

                      他还想叫儿子借着这次机会,谋个官身,改换门庭呢。

                      金氏左右看看,就拉了小朱氏,“这府里进进出出的,没个消停的时候,咱们先回家吧。离府里不远。”

                      林栓柱就赶紧站起来,“?#20146;?#22909;了。在这里,下人实在太多,到哪都有人盯着一样,不自在的很。”

                      林雨桐知?#32769;?#24687;的时候,人?#20011;?#20986;府了。

                      她叹了一口气,以前的亲戚相处起来没那么多的算计心思。如今利益太大了,人心多少都有点变化了。

                      闹的她还真有点措手不?#21834;?

                      转眼这些琐事就被她扔到了?#38498;蟆?

                      紧跟着,就是各地的开始的运赈灾的粮食,免费发?#24085;?#39135;种子。鼓励百姓返乡。

                      就是忙成这样,很多地方的春耕还是晚了。

                      她真是?#24043;?#22235;爷快点回来,她觉得她真的快要坚持不住了。这处理政事,真的是一个特别要命的事,稍微一点疏忽,就可能导致一地的百姓生活受影响。

                      直到此时,她才深切的理解了四爷为?#35009;?#20570;?#35009;?#20107;情都是慎之又慎。这真的不是能大意的事情。

                      她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坐在房里,不懂?#26408;?#21435;请教先生。不光是范先生,就是其他的文先生,她也不放过。甚至时常将想不通处理不?#35828;?#38382;题拿出来,整理好,叫人给灵雾山的吕先生送去。吕先生是个特别认真的人,每封信都会亲自回复。

                      而北地的文官,林雨桐暂时都没有动。?#27809;滌帕櫻?#19981;是看折子能看明白的。

                      这样的日子,一直熬到了秋里,才接到四爷要回来的消息。

                      这天一早,?#30495;?#23351;就来禀报,“四爷离京城不足三十里了。”

                      林雨桐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对着镜子将脸上的妆容看了一遍又一遍,“有?#35009;?#19981;妥吗?”

                      ?#30495;?#23351;摇头,“夫人今儿真精神。”

                      不仅是精神,还很让人惊艳。黑色的衣裙,宽大的衣袖和裙摆,上面用银线绣着繁复的花纹。

                      庄重又不乏艳丽。

                      这样的衣服,年轻女子很少能压得住。

                      她又照了?#31449;?#23376;,将?#33539;?#30340;银冠正了正,才快步出了门。

                      林雨桐带人等着城外,骑在雪白的战马上像远处眺望。

                      直到看见远处的黑点,林雨桐脸上才扬起笑意。手就跟不受控制一般,扬起马鞭就打在马身上。

                      马儿如同离玄的箭,?#24187;?#30528;飞了出去。

                      秦毅要跟着护?#20572;?#34987;范先生一把拉住了,“小夫妻急着见面,你急着做?#35009;?#21435;?”

                      周围的人都不由的莞尔一笑,平时看着都是稳重老成的人,往往叫人忘记了他们的真?#30340;?#32426;。如今再瞧,才有点像是年轻人了。

                      四爷骑在马上,身边跟着的不再是铁头,而是何茂。

                      铁头却被留下来,驻守长安了。像是胡大李方这样的老将,都?#35805;?#25490;驻扎在各个紧要的城池。四爷身边,反倒多了些新面?#20303;?

                      何茂作为护卫,紧跟着四爷。另外,方长青,刘叔权,李季善,还包括了三郎,都离得不远。一路上是在行军,但?#32423;餐?#19979;来,或是慢行,陪着四爷谈天说地,谈?#24597;?#20170;。

                      三郎此时有点近相亲更怯了。毕竟,京城里有太多的故人。

                      四爷此刻是急着想快行,但是几个文弱的先生是真受不住了。

                      他不得不耐下性子,陪着他们往京城晃悠。

                      突的,远处一个小黑点快速的向前移动,何茂的?#35835;?#39532;就出鞘了。

                      四爷一把拦住,“别动……”

                      一眨眼功夫,就能大致看清楚人的模样了。

                      “爷……”?#23545;?#30340;,听见她的?#21543;?

                      四爷顿?#26412;?#31505;了,除了她还有谁?

                      近了,近了,更近了。她的眉眼都能看清楚了。

                      “是夫人!”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不少没见过林雨桐的人就不由的愕然。这骑马来的女子,浑身都是飒爽之气。这位就是叫四爷在城楼上发誓要陪伴一生的女子吗?

                      美吗?#23458;?#32654;的!美的叫人生不出半点不该有的心思。

                      “爷!”林雨桐喊了一声,在两匹马靠近的时候,果断的放开了缰绳,伸手拉住四爷的手,由他托着,将她放在他的身?#21834;?

                      四爷抱着她的腰,“怎么跑出来了?”他声音柔和,柔的叫人的心都跟着痒痒的起来。

                      林雨桐把手放在四爷的手上,这会子眼里根本谁也看不见,“我想你了。”

                      她就这么直白的说了出来。四爷就看着她笑,而周围的人面色却红了起来。

                      她的语气那么自然,那么理所当然,反?#22993;?#26377;人觉得那是一种轻浮。

                      四爷搂着她的腰紧了紧,“我也想你了。”他回应她的话,“?#38498;螅?#21035;跑出来,在原地等着,我去找你。”
                      (www.teux.icu = 易看小说)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大发快三往期开奖记录查询 首存2元送38元彩金 香港赛马会总站网 香港马会最快开奖现场直墦 乐透大厅吉林麻将下载 极速快三大小单双技巧 牛牛游戏平台 一分赛计划神器 北京快乐八开奖号码 快速时时 福彩快3害得我家破人亡 河北福彩2o选五走势图 山东时时玩法介绍 体彩11选五手机助手 烈火江西时时软件 新疆时时结果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