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敛财人生[综]. > 正文 第654章 庶子高门(38)二更
                      庶子高门(38)

                      “怎么办?”林雨桐看向四爷,要不要下去,这是个问题。

                      四爷指了指油灯:“再下点药进去……”即便有人闯进来,?#35009;?#26377;大碍。

                      这就是想下去看看了。

                      林雨桐只得?#25351;?#28783;?#31454;?#28783;油里都下了药,又将门窗?#25216;?#26597;了一遍。这才拿出照明的小手电筒给四爷递过去。四爷将光线调到最暗,这才往下照去。从洞口往下,修着台阶。光线照到的地方,没?#35009;?#29305;别的,就是台阶。

                      四爷先一?#38454;?#19979;去,林雨桐紧跟在身后。沿着台阶轻手轻脚的往下走了二十几台,就是一个小小的平台,台阶从这里又转了个方向,继续朝下?#26377;?

                      如此转了几次,下了七八十个台阶,才发现一个甬道。顺着甬道走了十几步远,林雨桐觉得血腥味越来越重了。循着这个味道,又往前走了二三十米,眼前豁然开朗,这是个几十平米大的石室。

                      此时,鼻子充斥着血腥味,但是偏偏,地上并没有血迹。

                      林雨桐才说要看看这里有没有暗室,就觉得鼻尖上一凉,她用手?#24187;?#31896;稠腥臭。于是,忙将手电?#39184;?#19978;面照去。这一看,几乎吓的林雨桐没惊叫出来。

                      即便是见过大阵仗,也被眼前的情形给吓的失了方寸。

                      就见上面十多个吊着的人,这些人的胳?#39184;?#37117;被用铁索锁住,呈‘大’字状被悬空吊着。每个人的身下,还吊着一个木槽子,这些人身上的血,一点一滴的往下掉,掉进木槽子里。更叫林雨桐觉得头皮发麻的是,这些人都没有脸。

                      对!没错!就是没有脸。

                      因为他们的脸皮都被人揭下来来,整张脸都血肉模糊了。林雨桐还能隐约的闻见一股子药味,这是治疗外?#35828;?#30333;药味。

                      被用了酷刑,揭了面皮,还被人这么?#33125;?#30340;放血,但是又被人上药治伤。

                      那这么说,这些人都该是活着的。活着受酷刑,想死也死不了。

                      都说是将人削成人彘是?#33125;蹋?#32780;眼前的这样人,似乎也不比人彘好多少。

                      究竟是些?#35009;?#20154;?为?#35009;?#34987;皇上关在这里,受这样的折磨。

                      四爷左右看看,见一边?#34892;?#31354;的梯子,就道:“我上去看看……”

                      “还是我去吧。”林雨桐一把拉住四爷,“你上去?#35009;?#29992;。我看看这些人还有救没救。”

                      四爷朝上看看,又看向林雨桐:“小心点……”

                      林雨桐还没有答话,就听见若有若无的的脚步声传来。两人瞬间就关了手电筒,退了回来,贴着甬道的?#22870;?#31449;着,放缓?#32422;?#30340;呼吸。

                      紧跟着,脚步声就越来越清晰,但这只是一个人的脚步声。

                      不大功夫,隐隐的,从另一?#35828;?#29996;道上,传过来一点光亮。慢慢的,光线越来越亮。

                      来的是个弯腰驼背的人,他手里拿着一盏油灯,进来之后就挂在石壁的一块凸起来的石头上。看得出来,他对这里很熟悉。

                      “还是?#35009;?#37117;不说吗?”这人猛地说了这么一句。声音沙哑低沉,叫人听着就觉得嗓子里像是堵着?#35009;此?#24471;,跟着也觉得嗓子也不舒服起来。

                      他这么说话,肯定是知道上面的人是醒着的,是有知觉的。那么?#32422;?#36319;四爷刚才说话,岂不是被上面的人听见了。

                      这次真是大意了。

                      四爷轻轻的摇摇林雨桐的手,示意无事。

                      就听那男人兀自道:“你说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我也不忍心?#38405;?#19979;手。你将令?#24179;?#20986;来,我放你下来。给你将伤治好了,你也能隐?#31456;?#21517;,好好过几天人过的日子。也省的在这里,整天躲在山里,人不人鬼不鬼的……”

                      上面的人桀桀怪笑了两声:“令牌……想要令牌?罗锅,你告诉我,你的主子到底是谁,我就告诉你令牌在?#27169;俊?

                      “我的主子……”罗锅摇摇头,“你真是一个死心眼,给谁卖命不是卖,皇上如今年迈,眼看就要换主子了。你抱着?#29616;?#23376;不撒手,到底图?#35009;礎?

                      林雨桐心道:原来这是内讧了!有人将奸?#24178;?#36879;到暗卫里了。并不是皇上将人关在这里的。

                      “呸!”上面的人猛地朝下吐了一口,“不忠不孝的畜生!”

                      罗锅也不生气,拿着药瓶一边晃悠一边道:“金甲,你是第八代金甲了吧。别以为离了你,外面就不转了。我还不怕告诉你,只要顶着你那张脸的人在,其实有没有令牌暂时都不打紧。我可以跟你慢慢的耗着。这一回这药……可就不是那么容易能抗的过去的。吃下去,就跟被蚂蚁啃似得,浑身又疼又痒,那蚂蚁好似从你的骨头里往出钻一样。你四肢被绑,抓又抓不得,挠又挠不得……”

                      “畜生!”金甲先是惊怒,既而又不知道想到了?#35009;矗?#35805;风一转,似乎?#34892;?#24863;慨的道:“我这金甲令牌,必须传给我的?#29366;?#24351;子。可我如今才不到四十,还没有?#30415;?#23376;。不过……只要传出我的话,谁杀了你这罗锅,我就将令牌传给谁,到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急着取你的脑袋……”

                      林雨桐和四爷对视一眼,两人都觉得,这话根本就是对他们两人说的。因为这个金甲可能在?#32422;?#20004;人进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罗锅呵呵一笑:“你还真是糊涂了,这里早就被废弃了。除了我,没人知道你被关在这里……”

                      “是啊!是啊!”金甲嘿嘿冷笑,“我怎么忘了呢。不过,你不谨慎也不行啊,你除了会使毒,还会?#35009;矗?#23601;那三脚猫的功夫……”

                      “放屁!”罗锅顿时一怒,“这些年没有我,你们这些人的伤谁能治,一个个的早死八百回了。别人不说,就是你金甲,老子就救过你三回性命……”

                      林雨桐心道:这位金甲,说这话完全是给?#32422;?#21644;四爷交代这罗锅的底细呢。

                      想到这里,她就挠挠四爷的手?#27169;?#38382;他,是不是需要要出手。

                      四爷在林雨桐的手心里点了一下。

                      林雨桐就弹出一点粉末,应该是落在了罗锅的周围。黑灯瞎火的,怪石嶙峋的山洞里,只有一盏油灯,下面多点?#35009;矗?#21482;要味道不大,很难被发现。

                      这位是用|毒的高手,要不是借着这里面浓重的血腥味,还真不敢这样粗糙的下|毒。

                      金甲对罗锅说?#26408;?#21629;之恩,?#35009;?#26377;否认,只道:?#26263;比?#21681;们需要一个医术高明的人,这才找了你来……若不是你救过这么多人的性命,你又怎么会混到中枢来。救咱们,就是为了取信咱们,所以,你这救命之恩,我还真不会感恩戴德了。”

                      罗锅皱皱?#36857;?#20320;不要跟我来回的胡扯……”说着,就猛的捂住胸口,紧接着,他捏住鼻子,然后四下里看:“金?#20303;?#20320;安排人偷袭……不对!不是你安排的人……谁?出来……”

                      等罗锅的视线朝这边看过来的时候,四爷的袖箭一下子就射了出去,罗锅根本就来不及防备,一下子被射中肩膀。箭头上是有麻药的,罗锅的手刚取出药丸?#24613;?#35299;毒,人就往下倒去。

                      “小娃娃,好样的……”金甲在上面哈哈的大笑了起来。挣扎的铁链子一阵响动。

                      四爷要出去,林雨桐一把拉住了。她先是扔出去一个药丸,药丸碰到石壁,‘砰’一声就炸裂开来,五彩的粉末一下子全都洒在了罗锅的身上。四爷就见罗锅放在胸前的手变得僵硬了起来。

                      林雨桐这才松了一口气,擅于用|毒的人都有几分保命的本事,别看他晕了,谁知道他嘴里是不是含着别的化解毒|性的东西,只要他还有半分清醒,这靠近的人必然是要遭遇他拼尽全力的反扑。

                      “没事了!”林雨桐说着,就上前,用匕首将罗锅的衣服划开,然后挑着脱下来,只给他剩了一条内裤。又将衣服都拨到角落,撒上药粉,解了里面可能残存的药性。这才将油灯取下来将这衣物点?#36857;?#24443;底焚毁。

                      四爷此时,却盯着这罗锅看。怕看不清楚,更是将油灯提在手里,细细的看。

                      “怎么了?”林雨桐问四爷,“认识?还是见过?”

                      四爷摇摇头,轻笑一声:“没?#23567;?#21482;是看他是不是真?#24187;?#20498;了。”

                      林雨桐就不问了。四爷看的肯定不是这个,她的视线在罗锅的身上又瞄了一眼,没有?#35009;?#21457;现,就只接了四爷的话,“肯定晕了。没事!”四爷大概是发现了罗锅的身份,只是这里还有外人,他不?#22870;?#35828;罢了。

                      四爷这才直起身,抬头往上看,“前辈……我放你下来?”

                      金甲刚才一直看着两人的动作,但对这两人的身份,却越发的猜不透了。“你们是谁?如今会进入这里?”

                      四爷却不回答,林雨桐就顺着梯子上去,搭在这人的手腕上,把了脉,脸上的神色?#25512;?#24618;了起来。“手筋脚筋都被挑断了,神仙也难医。”即便治好了外伤,从此也是个只能?#34987;?#22312;床上的废人。而且,这人的身体里藏了一个东西,应该就是他所说的令牌。

                      林雨桐下来,对四爷暗示了一下。

                      四爷还没说话,上面的金甲说话了,“不管你们是谁,只要帮我和我这些老兄弟解脱了,我绝不会亏待两位。我脖子上有一个锁片,用锁片去天元票号,我这半生的积蓄都在那里……”

                      ?#30333;?#21460;……”四爷突然这么称呼了一声。

                      林雨桐愕然,金甲比林雨桐还愕然,“你……你是皇?#26131;?#20146;?”

                      四爷叹了一声:“金成安是我父?#20303;!?#37329;成安如今还是皇上的心腹,这?#25490;?#22312;这位对皇上忠心耿耿的金甲这里,还是很好使的。

                      “金成安?”金?#23383;迕迹?#37027;你如何会在这里?难不成你祖父?#21307;?#36825;里的事情讲给你们这些后辈……”

                      四爷心里一跳,难道他所说的祖父是上一代的金甲?他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道:“我不知道族叔这话是?#35009;?#24847;?#36857;?#25105;只知道,有人将我们掠劫,威逼我父?#20303;?#38543;后,这一伙人就被一群公公给迷倒了,我们就被带到了这里。我偶然找到了这里,顺着血腥味找了过来……”

                      “胡说!”金甲呵斥道:“别以为我关在这里?#35009;?#37117;不知道?一个国公府的少爷,如何会被人掠劫?”

                      “皇上身体不好,端亲王监国,这些,族叔可知道?”四爷抬头又问了一声。

                      “?#35009;矗俊?#37329;甲的声音透着惊愕,显然是不知道的。紧跟着,他就明白了这话的意思。皇上病了,病到?#35828;?#35201;亲王监国的程度了。那么,这些王爷有了别的心思不是很正常吗?他的呼吸慢慢?#26408;?#20419;起来,对着四爷叫道:“小子,你上来……如今这里执行的大概不是皇上的命令。你还是得想办法逃出去……”金成安对现在的皇上,太重要了。

                      四爷朝林雨桐点点头,这才沿着梯子走了上去。

                      林雨桐在下面看着,就见四爷跟那位金甲紧挨着,金甲小声的在四爷耳边说着?#35009;礎?#22905;心里就隐隐有了猜测。这暗卫的?#27785;歟?#24212;该是由宗室子弟担任的。代代往下传。若是金成安的父亲是上一代的金甲,那么,四爷的身份就很容易得到金甲的认可。

                      两人在上面嘀嘀?#31455;?#30340;,大约一个时?#38454;?#21491;。四爷这才下来,对林雨桐道:“拿点药,叫他们走的痛快点。”

                      林雨桐叹了一声,将一瓶药递给四爷。

                      她刚才已经看过了,那铁链子上带着钩子,直接锁在人的手腕脚腕上,如今早就长在一起了。要想去掉铁链子,即便?#32422;?#36825;里有削铁如泥的工具,可这手脚都得生生的再被折断一次。活着太痛苦了!

                      ?#20154;?#29239;再次下来,上面的人都已经没了气息。

                      林雨桐这才指着罗锅问四爷:“这人……不是端王的人,也不是恒王的人,应该是金成安的人,对吗?”

                      四爷点点头,?#21834;且?#37324;有这么一号人……二哥当年病的要不行了,父?#33258;?#32463;带回来一个神秘的大夫……原身这孩子那天好容易觉得身体好点,带着贵武趁着夜色从后角门出去逛夜市,回来的晚了。刚进门远远的听见脚步声,?#25237;?#20102;起来,就看见父?#29366;?#30528;一个穿着黑?#25918;?#30340;驼背的人出去了。当时他打着灯笼的手在?#19988;?#21147;始终都有,他指甲上闪了蓝光……”说着,他又指向罗锅的?#22870;?#32937;膀,“你看他身上的伤疤,左右肩膀各有一个梅花?#24043;?#30340;疤痕。这种疤痕,管家刘五身上有,世子身边的双寿身上也?#23567;?#36825;该是一个身份的象征。”

                      原来如此!

                      “如果金成安的父亲是上一代的金甲,那么这个人的心思大概是不纯吧。这暗卫的事情,他一定告诉过金成安。并且,在他的在任期间,只怕以权谋私为?#32422;夷被?#36807;不少事。只怕很多搜集来的消息,都被他截留了下来,成了为子孙?#22791;?#21033;的垫脚石了。”林雨桐叹了一声,“那么,金成安这野心怎么来的,又为?#35009;?#26377;这么大的胆子。这一切的底气,只怕都是因为对皇家暗卫的了解甚至于渗透……”说着,她就仰起头,“那个令牌……我上去取下来?”

                      “先把人放下来吧。”四爷摇摇头,“如今这里的暗卫,急需清理……”

                      林雨桐点点头,将一?#24310;杀?#24322;鸡爪做的匕首递给四爷,这玩意切铁器,就跟切豆腐似得。

                      将上面的人都放下来,一个个摆好,?#26263;?#20197;后……外面清理干净了,再好好的安葬他们。”

                      林雨桐却看向罗锅,“这人怎么办?他可能见了咱们的脸了。”

                      ?#21543;?#20102;吧!”四爷哼笑一声,“留着太危险了。”

                      林雨桐上去塞了一个药丸,直到他真的咽气了,才起身。

                      四爷已经将吊坠令牌和一个小小的羊皮从金甲的大腿里取了出来,林雨桐又起身将那伤口给缝合好。两人车才起身,赶紧往回走。

                      到了屋里,一切都没有变化。林雨桐将水?#23376;?#21407;原本本的放回原处。

                      两人这才赶紧烧水洗漱,将身上的血腥味和药味都去了。又将晚上穿的衣服放进空间里,见四下没有任何的不妥当的痕迹,这才收拾好了上炕。

                      四爷把玩着已经清理了血迹的令牌,不过一指长宽的小东西,乌黑发亮,上面用古篆体刻着‘金?#20303;?#20108;字。而那卷羊皮,则是这山里的所有密道的路线图。?#34892;?#26159;只有金甲才能知道的通道。?#20843;?#20204;在外面玩他们的。咱们将这暗卫先攥在手里,万事就都好办了。”

                      林雨桐却猛的才想起:“之前以后咱们是在皇上的手中,如今看来,其实还是在金成安的手里。那些被揭的脸皮,是不是被做成了面具,戴在别人的脸上了……”

                      四爷点点头:“没错,金甲及其十八卫被罗锅用毒|药给暗算了,所以才被人囚禁。”

                      “那……上一代金家是金成安的父亲,他暗地里有一层身份,是暗卫?#27785;臁?#21487;明面上依旧是国公爷,那么这一代的金?#20303;?#26126;里的身份又是?#35009;矗俊?#26519;雨桐对这一点十分不解,听罗锅的话,竟是在山里生活了半辈子。要是以后也要四爷这么过活,那这金甲令牌不要也罢。

                      四爷却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这金甲,本是皇上的庶长子,只是生来脸上有胎记,覆盖了半张脸……这才……”

                      林雨桐了然,胎记这东西,一直被人认为是上辈子缺?#35828;?#20102;,才被阎王爷留下印记。而皇家的孩子,印记长在脸上,还覆盖了半张脸,那还真就没法在外面立足了……
                      (www.teux.icu = 易看小说)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西班牙人vs维戈塞尔塔集锦 开心假期的英文怎么写 切尔西对拜仁慕尼黑 fifa手游新引擎 财富之都试玩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快三 传奇霸业2345论坛 魔兽世界cg 锁子甲制作方法1扣6 穆里尔 幸运飞艇杀三个号最稳的方法 逐鹿三国试玩 Ag电子游戏如何破解 双人主机游戏 勃艮第大学第戎 黄金足球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