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易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敛财人生[综]. > 正文 第879章 奇爸怪妈(75)
                      奇爸怪妈(75)

                      “在没有相关部门的结论之前, 我无可奉告。”不等林雨桐说话,林博就肃着脸扔出这么一句话, 跟在身后的保镖早就等不耐烦,出面来回推搡着, 总算是豁出一条道来,林博一手拉着朱珠,另一只手?#21355;?#30340;将闺女的头摁在她的胸口带着走, 连个正脸都没给记者留。还不等记者跟保镖起冲突,医院的保安总算来了, 有了他们出面交涉, 才避免进一步的冲突。

                      电梯另一头,朱瑞和朱广斌父子急匆匆的过来,显然是听到这边的动静过来接了。顾不上说话, 朱瑞先把桐桐往怀里一拉,“叫舅舅看看怎么了?#20426;?#28385;脸的关切,却没给朱珠和林博好脸。见孩子确实没事,才朝这两口子哼了一声, 扔下一句:“这孩子在家里长了十七年都平平安安的!”然后拽着外甥女就走, 可怜见的,谁家的孩子都不多,外甥女还是个?#38405;?#30340;娃娃的时候就小心的养着, 知道是外甥女,可养了这么大跟亲闺女有啥不一样的。一出事可不就要了老命了。要不是老人住了医院叫人拿着一股?#26408;?#19981;敢倒下,家里那口子早就撂倒了。

                      朱瑞的这句话杀伤力不小, 朱珠和林博还真就理亏!是啊!孩子这么多年都平平安安的,没出过大折子,接到身边差点把小命搭上,这是谁的责任?当然是当爹当妈的了!

                      两人身上要是长叶子,这会子肯定全都蔫了。

                      朱广斌见林雨桐没大事,又觉得姑姑姑父多少有点委屈,自家这妹子现在是真厉害了,等闲了一般人可管不了。再说了,这也是在家里被爹妈宠的,要?#35009;?#32473;?#35009;矗?#35201;怎么就怎样才出的事。要搁在自家老妈身上,上学就是上学,瞎扑腾?#35009;矗?

                      果然,刚一进病房就听见自家老妈的声音,“你个死?#23601;?#23601;不能消停点。以后你老实在家里呆着,该上学上学,该实习实?#21834;?#23454;在不行你给我老实考研去!哪里都不如学校安全!”说完扭头看着耷拉着肩膀走进来的两口子,没搭话去继续对着林雨桐絮叨:“读完研究生?#25947;?#22763;,读完博士留校当老师。要是不想念书,找个中学小学教书去。家里又不缺你的钱,你之前赚的几辈子都花不了,钱这东西,多少是多?多少是少?安安生生的要紧。这段时间跟我回家,哪里也不许去!”说的疾言厉色,半点不容置疑,完了声音又低下来了,抬手摸了摸林雨桐的脸,“瞧小脸瘦的,颧骨都出来了。回家舅妈给你补补!”

                      前前后后,总共也就这几天功夫,能瘦到哪里去?

                      林雨桐嘿嘿的笑了两声,见朱珠要反驳,家里?#27493;?#20303;老宅了,?#30495;?#22899;士专门请了做药膳的大厨在家里等着呢。但这话现在能说吗?舅妈这炮筒子脾气不?#38376;?#22905;?

                      算了,住回去就住回去吧。打从回了林家,这几年?#35009;?#24590;么在朱家呆过。

                      一直在床上半闭着的眼睛不?#24613;?#25645;理女儿女婿的朱大力也睁开眼睛了,满血复活,“办出院手续,回?#19968;?#23478;!”

                      林雨桐没拦着,回去也好帮着调理。

                      剩下的人是死劝活劝,就是劝不听。

                      “在这里也消停不了,?#20999;?#35760;者闻着味了,迟早还得缠上来。”老爷子有的是理由,“不就是血压高吗?不着?#26412;?#19981;高了。有我孙女陪着,我心情好,?#39029;?#22043;嘛香。”

                      林博拽朱珠的手,孩子扔下回去怎么跟家里的老太后交代?

                      朱珠甩开他,你家里有老太后,我这里还有一个惹不起的太岁呢?咱们都自求多福吧。

                      朱家就算是搬到京城,房子也不小。不是独立的别墅,?#21254;?#26159;三百坪的复式结构,上下两层,二楼给林雨桐和朱珠都留着房间。?#35009;?#19996;西都不?#20040;?#20303;回来就?#23567;?

                      林博受了朱大力老大一顿?#20040;潁?#19981;用问回去还得受?#30495;?#22899;士的教训。

                      在两人走后,林雨桐到底不忍心,打电话回老宅,?#21834;?#35760;者的鼻子灵着呢,连我外公的病房都不放过。家里和老宅我要是回去估摸着还得被堵上,先在我舅舅这边住几天避避,晚上咱们视频也是一样的。您跟我爷爷说一声,过两天等我爸把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我就回家。您也别跟着着?#20445;?#20063;别训我爸,我爸这几天连个囫囵觉都没睡……嗯嗯嗯,知道呢……肯定乖乖听话……”

                      朱广斌端着汤碗在门口听见了,哧哧直笑。等这边挂?#35828;?#35805;,才敲门进去,“哄完这边哄那边,看把你能耐的!”

                      出来混的,诀窍可不就在于一个‘哄’字吗?

                      林雨桐不以为意,端过汤碗?#20855;斯具?#24178;掉了。

                      舅妈的汤永远都是羊肉汤,开羊肉馆人家的闺女,觉得只有羊肉养人。家里不管谁不舒服,只要饭跟药不相冲,那保?#32423;?#39039;有滋补的羊肉汤。谁喝几十年都腻了。也就是舅舅好耐心,吃饭的时候还是数十年如一日的夸赞,“这味道真是绝了,几天不喝就想的慌,出一趟远门,?#35009;?#37117;不想,就想你舅妈熬的这一口汤。真别说,在外面天南海北的,也在不少的好?#39057;?#23581;了,谁家都没你舅妈这么好的手艺,这么地道的味道。”

                      连赞美的话都是数十年如一日,翻不出新花样来。可这夸的起劲,另一个受的心花怒放。

                      等舅妈去厨?#32943;?#30871;了,朱广斌一边削水果一边嘀咕,“您说假话就罢了,?#20040;?#25442;个?#21097; ?

                      “臭小子!你懂?#35009;矗俊?#26417;瑞坐在沙发上还不忘抬脚去踹,“这才是赞美的哲学!是夫妻相处的法宝!好好学着点吧。”说完起身,临走还不忘鄙视一番,“难怪连桐桐都有对象了,你连个正经的女朋友都没?#23567;!?

                      说的林雨桐抱着削好的?#36824;?#36793;啃边乐,揭人不?#21494;?#30340;说。

                      见客厅没人,林雨桐用脚尖轻轻的踢了朱广斌一下,“苗苗那边怎么样了?#20426;?

                      朱广斌叹了一声,那真是一言?#20011;?#20102;。

                      正要说话,林雨桐的手机响了,还真巧,苗苗来电话了,?#21834;?#30475;新闻才知道你回京了,我说你不够意思啊!回来了不说告诉我一声。出了这么大的事不见见你到底怎样了,咱们也不放心啊!你现在在哪呢?你?#19968;?#26159;哪里?#20426;?

                      林雨桐看了朱广斌一眼,见他忙不迭的点头,就报了一个地址,“过来的时候小心尾?#20572;?#36825;群记者精明着呢。”

                      “忘了咱们是学?#35009;?#30340;。”苗苗在那边笑,“连这都应付不了还怎么混?#20426;?

                      学新闻的好些出来都是要做记者的,做记者的那点猫腻在学校早就听的多了。同行业嘛,知道他们的手?#24043;?#28982;就防得住。

                      “看来是我没学好,走哪都能被记者逮住。”林雨桐假装叹气,苗苗在那边就笑,“咱们是小人物,操作起来?#22870;恪?#35841;叫你这大小姐目标大呢。”

                      这边才挂?#35828;?#35805;,朱广斌就扔下水果刀往厨房去了,“妈,家里还有?#35009;?#38656;要买吗?要来客人。桐桐的同学要来……”

                      桐桐的同学要来你激动?#35009;矗?#30631;瞧!嗓门也大了,动作也迅速了,好像一瞬间浑身都发光了似得,“家里?#35009;?#37117;?#23567;?#26417;家就是做食品生意的,各类零食储物间多的事,“还要?#24613;甘裁矗俊?

                      “水果还有吗?#20426;?#26417;广斌?#39318;?#23601;转身,“没有我去买。”

                      “不用!”她顺手指了指厨房一脚,“?#34892;?#20154;多着呢,刚送来的,绝对新鲜。”

                      好大一个果?#28023;?

                      是四爷知道林雨桐要在朱?#26131;。?#21483;人特意送来的。随着果篮来的,还有山珍海味虫草等补品,说是给老爷子的。可最得舅妈?#19981;?#30340;,是一大束的鲜花,专门是送给舅妈的。

                      就这惠而不费的东西,叫舅妈在电话里对着朱珠夸了大半个小?#20445;?#21548;的朱珠都心里不是滋味起来,这正儿八经的岳母还没这待遇呢。

                      ?#23433;?#26377;吗?#20426;?#26417;广斌又问了一声,“晚上招待客人……”

                      “小江要来吃饭,?#35009;?#37117;?#24613;?#22909;了。”包美仪女士笑眯眯的,全程都在要招待女婿的喜悦当?#23567;?

                      这还叫我怎么说话?

                      林雨桐在客厅的沙发上歪着,听的直笑。

                      苗苗不光自己来了,文娟和葛函也跟着一起过来了。

                      “来就来吧,带?#35009;?#19996;西。”看见这么干干净净的三个小姑娘,舅妈保养得?#35828;?#33080;上马上笑出了褶子,她接过三人手里的果?#28023;?#21545;咐林雨桐,“带同学上楼去玩,要?#35009;?#21483;你哥跑腿……”

                      跑腿的朱广斌端着果盘,默默的跟在几个姑娘身后,求您能别说了吗?我的亲妈!我家庭地位不用当着外人就给?#33080;?#26469;吧。

                      “怎么过来的?#20426;?#31561;坐下了,林雨桐问三个人。

                      “开车!”苗苗比较嘚瑟。

                      文娟挤兑她,“那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开的是宝马。”其实就是价值五六万的宏光。

                      葛函跟着就笑,不过能自己买车,班里除了林雨桐,也就苗苗了。就是刘山,开的也是一辆二手的小面包。

                      苗苗倒是不以为意,“这车我这二把刀开起来就行,真要是刮了蹭了,半点都不?#22902;邸?#23601;是开上两三年当二手车处理,也能卖出两万往上的价,算下来比租车划算多了。家用商用都不算寒碜,空间大,还能拉拉货。”

                      林雨桐点头,她店里卖的都是工艺品,全店的货塞后面,估计也装的下。苗苗还真就是这么一个务实的人。

                      舅妈上来送点心,在门外听见苗苗的话,进来就夸。别人夸几句还罢了,偏偏是朱广斌的妈妈夸上了,等人走了,她低声问林雨桐,“你哥跟家里说了?#20426;?#26089;知道这样就不会这么贸然的上门了。很是懊恼的样子。

                      林雨桐对两人的关系没有深?#21097;?#21482;保证说绝对没?#23567;?

                      苗苗本就是个大大方方的人,也不在这事上纠缠,说起了其他的。主要还是追问这几天遇险的事。

                      对外人隐瞒的多,对他们隐瞒的少,但关键的东西还是不能说的。主要就是说些丛林里的事,这些都是她们没有见过经过的,转移了注意力,谁?#35009;?#36861;根究底的往下问。

                      几个人在房间吃?#38498;?#21917;的,又说起了班上的事。

                      葛函是打算考研的,压根就没实?#21834;?#25991;娟彻底是灭了要?#22812;?#20316;的心思,专职当起了网络作家,时间一充沛,收入马上上来了,一个月五位数这位显得很满足,?#21834;?#24930;慢来吧。有一万就有两万,有两万就有三万……”在京市有房子,有收入,普通人的日子还是能过的。“就是现在出去?#22812;?#20316;,实习期也就三五千的样子……”

                      “三五千?#20426;备?#20989;接话,“美的你!我听咱?#21069;?#36825;些实习的说,就算正式入职,?#35009;?#20116;险一金社保之类的一交,手里能落到三千的都是好工作了。说实话,这三千要是在外面租房子带生活,够干?#35009;?#30340;?住地下室啃面包,要是一个月应酬上两回,就真得吃土了。?#34892;?#20844;司包住,工?#23454;?#19968;些,都有的是人抢着去。”说着就看林雨桐,“海纳可是热门,咱?#21069;?#19981;少人都跟我打听呢,问海?#23665;?#24180;招人吗?要是招人,?#34892;?#32771;研的都不打算考了。”

                      海纳的条件是相当不错的,有独立的宿舍楼,独立的员工食堂,听说保洁工住的都是双人间?#26408;频?#24335;公寓,卫生间家用电器都是配套的,?#28909;?#20170;住的宿舍还舒服,“是不是真的?#20426;?

                      这倒是真的。

                      ?#32610;?#20154;肯定是要招的,具体的我没问过。”后门肯定是不能走的,海纳招人有它的一套流程,?#25226;?#31350;生的话可能性还会高一些,本科……悬!”

                      招聘的门槛是越来越高,“这叫人还怎么活?#20426;备?#20989;叹气,“如今是研究生干的高中生都能干的活,拿的外面清洁工的工资。等我读完研究生,还不定怎么着呢。”如今是不读研找不到工作。可读了研工资也就那么点,起步五千算是好的了!这是自己家在京市,不管穷也罢富也罢,没有房子压力,伙食费不用操心,横竖爹妈不会不管,赚了工资全是自己的。压力相对小一点,要不然真是没法活了。

                      “要么说好些大学生?#25954;?#33258;己创?#30340;亍!?#33495;苗算了一笔经济账,“就是在学校门口弄的小吃摊子,一个月的收入绝对在一两万。可要是在岗位上一步一步的熬着,没有个三五年是出不了头的。”

                      越说葛函越是丧气。林雨桐笑道:“你现在不能看能挣多少钱,而是得看看职业前?#21834;?#35201;是家里没有经济压力,读?#23567;?#35813;读还是要读的。”要不然,连一块获得好工作的敲门砖都没?#23567;?

                      说着说着,话题就歪了。不知道怎么就说起了《农乐》的事,苗苗对这个还是关注的,?#21834;?#21016;山如今也是把控不了大局了,下面?#34892;?#20154;不怎么听调派,也是一团乱麻。”

                      这是早就预料到的事。

                      刘山这两天打了好几个电话,林雨桐一个没接,一个?#35009;?#22238;。关佳佳说也给公司打?#35828;?#35805;,她都推搡了过去,估计这?#19968;?#32456;于回过神来了,知道要?#26131;?#24049;联合了。这档节目连着两期做的都不怎么理想,之前说的甄选一些新面孔,从其他各地普通的大专院校里选一些大学生,这事根本就没做,用的还是班里的那么几号人,不用问也知道,每个人都?#24052;悸读?#25152;得的那么三五千快钱。觉得肥水不流外人田,又不是没人用,自家的钱自?#26131;?#35841;?#35009;怀?#20111;。目光短浅,只盯着眼前的利益,能做好才算是怪事。不过按照刚才几人说法,如今的薪资待遇标准堪忧,出境一期能拿那么多钱对于还不算出校门,还从父母手里要钱花的他们算是一个不小的收入,能守住不动心的,还真是不多。即便有人觉得不妥?#20445;?#20294;大家?#25216;?#30528;?#27704;?#38754;捞钱,就自己坚持?#35009;?#25152;谓的原则,这就?#34892;?#19981;合时宜了。

                      管理混乱,人人都有?#21483;模?#22909;好的创业就被这么糟践了。

                      她现在抻着刘山,不是为了驯服他,而是想看看下一步他会怎么做,他值不值得自己进一步下本钱。

                      这些事是不能对人言的,林雨桐一笑而过,?#35009;?#35299;释。

                      苗苗几个也以为林雨桐不把这小节目看在眼里,对于海纳这种庞然大物来说,《农乐?#32933;裁匆?#31639;不上。真要林雨桐不顺心了,也不说如何,就只站在岸边看着它自生自灭,谁又能说?#35009;礎?#25910;视率下降,听说电视台?#20011;急?#35843;整播出时段了,由原来的周末晚上十点放在了十二点。班里?#20999;?#20154;急着联系林雨桐,想叫她?#21448;?#38388;?#26377;?#21487;人家凭?#35009;矗?

                      把这些事情说给林雨桐知道,就算是尽到朋友的本分了。嘻嘻哈哈的说起了其他事,都是一个八卦,?#35009;?#35841;跟谁?#24178;?#20102;,谁跟谁分了,谁插足谁和谁了,谁谁谁在实习的公司有了新的交往对象,是上?#20928;?#26159;老板的哪个哪个亲戚,回来就跟谁谁谁分手了。这些八卦林雨桐听的也是兴致盎然,不时?#26408;?#21628;一声,‘真的’‘不会吧’‘这也太那个了’。

                      舅妈上来送果汁在门外听了一耳朵又退回去了,心里?#24187;?#26494;了一口气。这才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姑娘该有的样子。之前那镇定的小模样,她真的有点怀疑是不是换人了。小姑娘就该有点小姑娘的样子。

                      晚饭很丰盛,除了舅妈的拿手菜,林博和四爷还都从?#39057;?#23450;了菜叫送了过去,家里的待客的餐桌本来就大,还差点摆不下。四爷本来说来的,可临出门了,金家的一个表弟还是表哥的来了找他有事,来不?#35828;木投?#20102;菜过来。全都是私房菜馆的招牌菜,而这三个又都是吃货,见了好东西那点腼腆早忘到爪哇国里了。朱广斌不时的给苗苗夹菜,还都是苗苗?#19981;?#21507;的,惹得舅妈不时的朝儿子看一眼。再回过头就总是暗暗的关注苗苗。

                      吃完饭要告辞的时候,舅舅不动声色的帮了他那笨儿子一把,“你去开车送?#20572;?#20960;个小姑娘大晚上的能放心吗?再叫记者缠上怎么办?你亲自送送吧。”

                      朱广斌不等苗苗拒绝,就伸手从她手里抢了车钥匙,“我试?#38405;?#36825;新车的?#38405;埽?#35201;是好给公?#20061;?#20960;辆这样的商务车。”

                      得!都这么说了,苗苗拒绝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热情的把人送走,林雨桐才想起朱广斌送苗苗回去开的是苗苗的车,“他回来怎么办?#20426;?

                      “打车回来。”别说现在坐车?#22870;悖?#22320;铁公交出租,多晚都不愁没?#24213;?#23601;是没车了,送人?#19968;?#21435;他再走回来都得去。想娶?#22791;?#19981;下点本钱怎么行?

                      看来都是眼明心亮的,不光是舅妈看出来了,这马大哈?#26408;?#33285;也看出来了。

                      回来舅妈就上拉着林雨桐问苗苗的事,这没?#35009;?#22909;隐瞒的。苗苗的家事也就那样了,她一五一十的说了。苗苗妈当初出轨,对别人这不能?#31119;?#20294;对舅妈她还是老实说了,舅妈不是不通情理的人。

                      可即便是这样,舅妈还是沉吟了一瞬,“闺女是好闺女,家里的条件不错,也不会?#24052;?#21681;们家?#35009;礎?#36319;你处的好,这人品性情上跟咱们这一家人就差不多处的来。父母离异,这现在多了去了,父母的过错怪不到孩子身上。那样的家庭出来,性子还大大方方,眼神清正没走了歪道,这也是稳得住自己的人。这一点最要紧,你哥那人,还就得个人这么把着他。就是她妈妈这事……都说闺女随妈,可这也……按你说的,她妈这些年过的不容易,?#35009;?#25214;前夫要这要那……人品上坏不了。感情这事,说不上来。”说着,就咬牙道:“咱们家不讲究那么些,只要闺女好,这有?#35009;匆?#32039;的。”这姑娘爹妈跟前都有儿子,她妈这边麻烦点,但这边的弟弟争气,本?#35835;?#35835;八年出来就是医学硕士,找个医院稳拿工?#21097;?#25302;累不了?#35009;礎?#26368;多就是供养弟弟读书,这是正经事,不说人?#22812;?#23064;能挣钱,就是挣不了那么些钱,家里多供养个大学生又不是?#35009;?#36127;担,压根就不是事。“人样长的……不能跟明星比,当然了?#35009;?#25105;家桐桐俊,但也是算是普通人里的漂亮人样了。这就行了!”唯一一点不是太满意?#26408;?#26159;个子不高,中等的个子。跟其他人比起来算是不矮,穿着高跟鞋当然也不显得矮。可谁叫自家都是大个子呢。自家小姑子那是?#24187;?#19971;二三了,桐桐如今长的还?#20154;?#22920;妈高一些,自己本就是?#24187;?#20845;九的身高,比的人家怎么看都矮。不过话说回来了,哪里有十全十美的事。她看的很开!

                      还真是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可八字真没一撇呢。

                      原本说在朱?#26131;?#19978;一周,谁知道这一留就是大半个月。整天也不能出门,真成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

                      连下了两场连阴雨,气温跟网络上关于林雨桐的话题一样,也都冷了下来了。她这才?#39029;?#38376;,第一站就去了京郊的训练基地,去看《山河情》剧组的情况。能撑到现在都没走的,不管是心志坚定还是态度诚恳,?#27704;?#30410;的角度出发,再要走人就?#34892;?#19981;划算了。因此情况比之之前还更加的稳定。请?#39057;?#30340;大厨过来在这边掌勺,请大?#39029;?#20102;一顿饭,又另外叫林博和四爷作陪,请?#35828;佳?#31561;相关?#26408;?#32452;人员在外面吃了一顿,商量了一下明年开春以后的筹备事宜,才算把一件大事给了了。

                      这段时间林博在公司,林雨桐压根就没去。抽空过去也露了一小脸,算是稳定人心了。其实该开会的时候,视频会议,电话会议,林雨桐?#27704;?#37117;没有缺席过。林博又没有收回权力的意思,林雨桐在公司的地位?#20219;?#30340;,人心算不得不稳,但多少?#34892;?#24037;作懈怠的人在林雨桐一露面之后,马上上紧了弦。

                      紧跟着又忙着跟美国那边的摄制团队扯皮,当初合同签了,可是节目却砸了。出了事其实海?#23665;?#20973;那点视频,就?#20011;?#25910;回成本来,赚是没赚,但亏?#35009;?#20111;。责任划分在合同上体现的很清楚,根本就没有争议的地方。真正需要扯皮的,是这些向来以公私?#32622;?#30340;美国佬开始把欠条的事放在一起谈。

                      林博能吃这样的亏吗?本来?#20260;?#25163;的事,这次就不能放手的那么利索。

                      谈了一轮,父女俩就把对方给仍在?#39057;?#23601;再没露面,林博说起了老六的事,?#21834;?#20320;六叔?#26377;?#37324;来说还是想回来的。到底根还在这里。不能大大方方的回来,说到底都是无根的浮萍。这几天我们电话里也说了这事,不过到底是电话里,说不清楚。这两天收拾收拾,一起去见见你六叔,把江枫?#27493;?#19978;。”

                      “去哪见?#20426;?#36319;四爷说的时候,他问了一声,“要提前订机票吗?#20426;?

                      “不用。”因为林博不好意思老?#21152;?#20182;哥的飞机,自己买了一架,“去哪我也不知道……”估计是老六的老?#30149;?

                      结果,飞机停在了一处私人的停机坪上,这里是坐落在西南某海的一处?#27827;歟?#23646;于私人所?#23567;?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www.teux.icu = 易看小说)
                  手机版助赢免费软件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1. <output id="jotjk"><ruby id="jotjk"></ruby></output>
                              2. <output id="jotjk"></output>

                                <thead id="jotjk"></thead>

                              3. <code id="jotjk"><ol id="jotjk"><dl id="jotjk"></dl></ol></code>
                              4. <blockquote id="jotjk"><ruby id="jotjk"></ruby></blockquote>
                              5. <dd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dd>
                              6. <label id="jotjk"><ruby id="jotjk"></ruby></label>
                                1. <blockquote id="jotjk"><sup id="jotjk"><rp id="jotjk"></rp></sup></blockquote>

                                    1. <big id="jotjk"><strong id="jotjk"></strong></big>

                                      <big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ark id="jotjk"></mark></menuitem></big>

                                      <meter id="jotjk"></meter>

                                    2. <acronym id="jotjk"></acronym><label id="jotjk"><b id="jotjk"></b></label>

                                    3. <acronym id="jotjk"></acronym>

                                      <big id="jotjk"></big>

                                      1. <thead id="jotjk"><sup id="jotjk"></sup></thead>
                                            <code id="jotjk"><menuitem id="jotjk"></menuitem></code>

                                              <output id="jotjk"></output>
                                              河南22选5选号秘籍 2019重庆时时20分钟 云南心悦麻将官方 福建体彩31选中奖规则 竞彩足球比分球计算器 江苏虚拟足球总进球走势图 秒速时时精准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福安徽时时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数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买体彩七位数的技巧 足彩竞彩新浪投注 山东时时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 广东快乐10分全天计划 幸运快乐8开奖走势 四川时时官网下载手机版